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平台 > 第125章:老马恋栈

那个女人趁着那个侍卫微愣,一时间没有再拦她的时机,快速的向着府中走来,那个侍卫,回过神来时,她已经进了王府。

“你是谁?”那个冲进来的女人,看到上官云端微微的怔住,却随即怒气问道,倒像是她才是这儿的主人,上官云端是个外人。

若是平时的凤忆希在这种情况下,断然不会当众抵抗皇上,但是此刻,听到皇上的话,却突然怒声道,“难道凤月国与蓝城的关系已经沦落到了要靠我的婚姻来维持吗?”

“我知道,但是为了桐城的百姓,也为了你,我必须这么做,我不能让那些银子被他们那么运了出去,我也不想,你再为了去救百姓,而看皇上的脸色,被皇上为难。”上官云端的眸子直直地望向他,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

夜无痕突然闯入叶寒的房间,黑暗中,就那么直直地站在房间中,立在他的床前。一时间,并没有急着说话,只是他那全身所散发出的冰冷的寒气,却让床上的叶寒猛然的一惊,快速的坐了起来。

“云儿,你今天想吃点什么,母后让人去做,若是那些人做的你不喜欢,母后就亲自下厨给你做。”这边,凤忆希的话刚刚落下,那边,皇后也一脸亲切的笑道。

再细细想想他刚刚的反应,以及他的话,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停顿了片刻,蓝岚才突然的回过神来,只是神情间,却更多了几分难以置信的错愕,惊声问道,“皇兄是想要娶凤忆希望?”

而昨天凤阑绝更是把玲妃都找出来了,他的夫人也跟他说了上官云端的话,他便明白,凤阑绝什么都知道了。

上官云端的脸上不由的泛起一丝红晕,她虽然来自现代,但是对于这方面,却并不是那么的开放。

上官云端再次的愣住,今天晚上的凤阑绝真的好奇怪,先前的没有任何的反应,到后来的模棱两可,再到现在的怒吼?

有一种,天生高傲,太过自信与狂妄,那样的人,是经受不住失败的。

一个一脸的凝重,极为的专注,但是另一个却显的极为的轻松,随意。

会不会是凤阑绝的调虎离山之计呢?

毕竟,像凤阑绝这样的男子,可是每一个女人梦寐以求的想要嫁的男人,而她们身为凤月国的重臣之女,要条件有条件,要相貌有相貌,原本也都是有机会的。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了一下,再次说道,“我们就一招输赢,公平而直接。”“好。”上官云端这次没有再去过多的掩饰,微微的抬眸,极为简单的回道,她很清楚他只所以这么做,大多是因为她,毕竟以他的立场,没有这么针对丞相的必要。

一到将军府,她便快速的跃下了马车,都没有等凤阑绝,便快速的向着将军府走去。

三人转了几条街,在一个府院外停了下来。

那一次,南宫雪就是带着她从后门进来的。

只要除去了凤阑绝,他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只是,夜无忧没有想到的是,以后的日子里,他捉弄人的生涯,因为她,竟然完全的颠倒了。

“它真那么神?”凤阑绝听到他的话,脸上更多了几分欣喜,忍不住问道,“它能医好云端的病吗?”

而丞相能够拿出药来给她,便也证明,没有因为柳如絮的事情而怪皇上,相反的,应该正如她先前猜测的那样,丞相求的只是柳如絮一个痛快的死,所以,丞相才会在最后拿出这药送给她。

叶寒这才微微的抬起眸子,望向上官云端,唇角微微的动了一下,只是,却似乎仍就有些犹豫,并没有说什么。

“是,她的病已经完全好了,夜无痕马上就要离开了,她一定会跟着夜无痕一起回去。”叶寒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沉重,喃喃的低语道。

她是夜无痕的女人,他要怎么留下她,更何况,她的心中只有夜无痕。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竟然过了一年多。只是,皇兄两年前悔婚,今天又再次的来正式的提亲,这若是传了出去,还不知道别人会怎么说呢,更何况,前些日子,凤忆希还拒绝了皇兄呢。

听他这语气,她似乎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他是真心来提亲的,她就必须要答应吗?

她的掩饰可以骗的过其它的人,但是却骗不过他。

她这一个动作,不用说任何话,便堵住了所有人的嘴,特别是李贵妃的。

他的雪凝可是一直放在御书房,只有他才能拿到的地方,而皇后与李贵妃的只怕愈加会珍藏着,断然不会落在她的手中。

这一刻,她担心的不是她不能出去的后果,而是担心着,他不能识破上官凌雨的阴谋的后果。

“时辰到,请新娘上轿。”恰恰在此时,外面一人突然高声喊道。

“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前天,她是不是跟你说过什么?”夜无痕的眸子突然的转向秦思柔,那原本黯然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异样的光亮。

“她当时说,我是你的女人,可以陪在你的身边。”秦思柔微微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她提起我,就证明她的心中是在意的,在意我的存在,便是在意你,一个女人心中若是有一个男人,自然不希望他的身边有其它的女人。”

“是呀,她不是已经成过亲了吗?怎么还来呀?”某女人不屑却又不满,这种情况下,她们可都是恨的只有她们一个人出场。

上官凌雨倒是精明,此刻竟然走在她的前面,就算这事败露了,到时候,也不会怪到她的身上。

夜无痕的唇动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仍就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紧张与期待。

她终于慢慢的睁开了眸子,首先映入她的眸子的,便是那张一脸着急,一脸担心,而带着几分欣喜的微微放大的,完美的无懈可击的脸。

话一说完,没有再理会夜无痕,她快速的向前走去,在经过夜无痕的身边上,也没再望向夜无痕一眼。

他从雪山回来时,虽然皇上认了他,但是,刚开始地时候,所有的人都想要欺负他,都看不起他,就连皇上,对他也是爱理不理的。

秦思柔走出房间,恰恰看到夜无痕怔怔的站在外面,心中多了几分不舍与心疼。

他在府中的时候,一般都会在她的房间中,用此来证明着对她的不同,也是通过那些女的嘴来向外面说明,他对她的宠爱。

上官云端怔住,但是随即唇角的笑却是愈加的漫开,心中更多了几分感动。对,心灵相通,他听到了她心中的喊声,所以才找到了她。

而这个男人,若不是真心的爱着她,只怕也不会那么快就发现了上官凌雨是假的。

呃,上官云端再次的愕然,这个男人这醋意也实在是太大了点吧,她还没说什么呢,他的醋意就快要淹死人了。

难道他费尽心计得来的这一切就这么被凤阑绝夺走了吗?

从那以后,凤阑锐便极少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几乎天天待在王府中,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甚至有些人以为,他会不会已经……

“凤阑锐,你生性多疑,永远不会相信任何人,包括一直帮着你的人。”凤阑绝的唇角再次微微的扯出一丝冷讽。

夜无痕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脸色铁青,手也微微的收紧。

一个血气方刚的硬男子,用这般绝裂的方式,表明了,他绝对不会出卖那人的决心。

“啊。”

其它的女人,都是一脸的嫉妒,但是谁也不敢多言,也都跟着急急的离开了。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上官云端知道,此刻他的情绪已经完全的调起来了,而且是一副豁出去的表情,肯定是什么都会说的,却故意阻止着他。

“小晚,其实那天晚上,是我把老夫人的毒换了,他中的并不是那种毒,而只是一种简单的让人发热的毒,所以,后来,他进你的房间后,没过多久,便昏睡过去了。”那个男人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要不然呢,你还想怎么样?”上官傲天冷冷的望了她一眼,老夫人还想要逼死多少人,若是真的杀了二夫人,那么霜儿要怎么办,虽然霜儿不是他的亲生女人,但是毕竟养了那么多年,也是有感情的。

只是,他无法证明,那答案不是他告诉上官云端的,这件事就好办了。

“呵。”凤阑绝再次轻笑,只是这次的笑意中明显的更多了几分冷意,“本王可是清楚的听到丞相让本王证明,好,本王就证明给丞相看,只是,这后果,希望丞相能够承受的了。”

凤阑绝石化了,见过绝情的,没见过像她这般绝情,而且还是这般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绝情的。

“这么大的事情,他要是不赶回来,云端不怪他,我都不会放过他。”叶寒的唇角角微扯,微带不满地说道,那话语中听着似乎只是不满的抱怨,但是似乎更隐着几分深意。

“不是真怀孕,这是什么意思,这怀孕还有假的吗?”秦思柔一脸的不解,再次忍不住问道。

“哈,你直接说她傻不就得了,傻子也不见的就不会杀人,如今事实摆在眼前,可由不得你抵赖。”宰相大人再次冷声说道,在朝中,丞相与将军一直都是水火不容的,若是此刻丞相知道他那宝贝儿子是被上官云端废了的,只怕当场就把上官云端给撕了。

低沉的声音,一字一语中,都透着上官傲天对她的爱护。没有丝毫的犹豫与退缩,那怕,她只是一个傻女,那怕在众人的眼中,她是一无是处,专门丢脸,有还不如没有。

她亦是如此,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棋逢对手的较量才是真正的较量。

以前南宫雪可是没少欺负上官云端,而且还差点害死她,这次利用她一下,也不过分。

呵呵,小白兔!貌似是一只披着小白兔外衣的狐狸。

二夫人快速的转头回望。

刚刚的抗议声,也都消隐了下去。

站在她身边的侍卫,几乎是毫无犹豫,毫不迟疑的恭敬的应道,“是。”

上官云端微愣,她倒是没有想到凤阑绝会当众这般的威胁蓝岚,毕竟,她可是凤阑绝的师傅的女儿。

“不必了。”上官云端的眉头微微的轻蹙,望了那几个轿子一眼,低声回道,那几个大臣,都不是一品大臣,不是朝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而且,很显然,他们都是最迟得到消息的,所以这么晚了才急急的赶来。

“你先进去,本王再想其它的办法进去。”只是夜无痕却在此时微微靠近她的身边,低声说道,他怎么都不可能让她在这个时候一个人进宫。

“恩,那孩子的确不错。”皇后也不由的称赞道,看来,这三王爷的人缘还不错。

“放心吧,我有办法的。”上官云端再次的微微有些,低声的安慰着她。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媳妇也带回来了。”太上皇唇角的笑愈加的明显的几分,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动,从凤阑绝的脸上转向上官云端。

但是,她不可能什么?

上官云端惊滞,刚刚还好好的,不会是突然。

这一罪名可是不轻呀,而且那个人实在太过可恶了,太上皇明明就已经病重,刚刚太医也已经说过,太上皇可能撑不了多久了,经过刚刚的激烈的咳,若是真的去了,那也是正常的,她刚刚只不过就是为太上皇顺了顺气,怎么可能会是她杀了太上皇上。

“一派胡言。”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扫过他们,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那一身的寒气,似乎让这周围的空气都冰上了几分。

只是,她如今突然打断了皇上的命令,只怕。

“大胆妖女,这儿岂有你说话的份,而且皇上的命令,岂由的你来打断,真是反了你了。”李贵妃回过神后,再次狠声说道。这次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狠绝。

如今,他占了这皇位,凤阑绝不但不争,不怒,反而自动的让位,这似乎也太过奇怪了点。

丞相让人来请王爷,定然是为了这皇位的问题,丞相大人也不敢太过明显,不敢亲自来王府,但是王爷竟然就这么把丞相大人回绝了吗?

虽然她只见过丞相大人几次,但是却可以肯定,丞相大人绝对是一个十分精明的人,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来请凤阑绝呢?

尚书大人若再敢说个不字,只怕就真跟那规矩一样成了死的了。

上官云端再次的震撼,好吧,她终于意识,这位人兄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心中有些好笑,却也有一种想为他喝彩的冲动。

那尚书大人犹豫了再犹豫,思索了再思索,终究还是没有敢说出一个半字,只能在他的‘淫威’下妥协,“好吧,但是只能允许十人进入。”

凤阑绝用内力,在那丫头的身上一拍,上官云端便看到,从那个小点中冒出了一根很细很细的针。

那个人难道真的成了神不成,竟然能够在这几个侍卫的眼皮底下,从那窗口处杀了人,而且还能够快速的,完好的退离?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转,望向原先在密室中的那几个侍卫,能够清楚的撑握一切的,只有可能是在那密室之中的人,那么,会不会是这几个侍卫中的其中的一个?

“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用害怕,会有人保护你的。”上官云端再次有些不放心的嘱咐着,毕竟先前那个丫头,显然是经过特别的训练的,先前在厅中,在凤阑绝的面前,都敢说谎,诬陷蓝城的公主。

所以,上了床后,凤阑绝也只是紧紧的将她揽在怀里。

一切都准备妥当,易容成昨天下毒的那个丫头的秋菊被带上了大厅,虽然她的身子有些绷紧,但是神情间已经没有昨天晚上那般的害怕了,倒也没有太多的异样。

隐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此时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众女子也都想到这一点,纷纷露出或多或少的得意,然后幸灾乐祸的从上官云端的面前走过。

上官凌雨心下却是暗暗担心,脸上也多了几分紧张,她千方百计的不让上官云端出面,没有想到,她还是来了。

他慢慢的踏步走来,那淡淡的阳光映在他的背上,神彩风扬中更多了几分飘逸,那绝世的容貌,配着那淡淡的轻笑,瞬间便让世间万物黯然失色,偏偏那如仙的飘逸却丝毫都不影响他那天生的霸气。

其实,上官凌雨是可怜的,也是可悲的。

上官凌霜的身子却是微微向后退了几步,一脸恐惧的望着二夫人,似乎生怕二夫人也会杀了她似的。

而南宫雄的眸子却是望向凤阑绝,脸上微微的隐过一丝了然的轻笑。

没过了片刻,南宫雪与南宫燕便缓步走了。

“久闻南宫小姐琴艺出众,不知道本王今天有没有这个荣幸?”凤阑绝轻笑低语,随意的话语中听不出任何的异样。

上官傲天看到她脸上的伤疤时,再次的惊住,一双眸子中也隐过几分心疼,雨儿一直都是最爱美的,如今,这整张脸就这么被毁了。

她那声音也瞬间的变的弱弱的,带着几分胆怯。

而上官凌雨只所以能够伤到云端,就要因为,上官凌雨懂武功,所以,最重要的是要废去她的武功,他做事,向来都是直接而果断,一击便中要害。

更何况他也看的出此刻雨儿对云儿的仇恨,若是今天不废去雨儿的武功,雨儿肯定不会罢休,肯定还会伤害云儿。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众人急了,要说,他们今天是奉了皇上的命令来的,自然没有人敢拦他们,可是如今,王府大门紧闭,连个人影都没有,皇上的威力也吓不开这道紧闭的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