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平台 > 第142章:良工心苦

白雪,你要冷静,你要忠诚。

给读者的话:

哼,她可是新鲜出炉的金棕奖影后,连老爷子那里都糊弄了过去,就不信糊弄不了这莫庭……

“莫放的忧郁症更严重了,他除了坐在这里发呆外,什么反应也没有,经常不肯吃不肯喝,要靠医生打营养针才勉强活下来……”莫庭解释道。

蓝弦微闭上眼,掩去眼底的情绪,再度睁开眼时,眼中已是一片清明,蓝弦轻轻的放下莫放的手,蓝弦起身对莫庭道:

论坛大战的事情,当天晚上除了白雪并没有其他人关注,当第二天众人打开电脑时,发现铺天盖地的全是与蓝弦相关的报道。

这一个笑对于两人来说都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底下的似乎看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众人不约而同的在心底暗道一句:

即使不是给集团代言,只是一个品牌但也足够有份量。

蓝弦一愣,墨云天这是什么意思?明知她和莫庭结婚的可能性很小,居然还……

虽说她习惯了时刻在演戏,可是演久了她也会累。

盛世皇庭,别人不知道,可是多次在那里办庆功宴的融柳很明白,盛世皇庭背后的主人是——r&m集团的莫庭……新人是没有迟到的权利的,赶直播的节目更是不能晚到半分,可是蓝弦的时间实在太紧,所以她这个女配是最后一个到的,相当的大牌。

“蓝弦,什么事?”白雪的语气很轻松,看样子今天有收获了。

她羡慕蓝弦,可以遇到莫庭那样的男人,她不怨别人,只怨自己遇人不淑。

“我不信……”

蓝弦心中怒火中烧,可脸上却是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双眼闪着满满的期待和信任,一副天真的样子道:“真的吗?我真的可以扬名国际吗?成为比融柳还要红的演员?”

扬名国际就凭你?莫大少不要的破鞋?

“别叫我风子。”精英秘书男立马忘了重点。爆怒的大叫一声。

蓝弦真的是特别的吗?

男人都经不起挑逗,哪怕是绅士如莫庭,本质上他也是一个男人……

墨云天现在渐渐的息影的想法,可做为他的经纪人总是希望他在入息影前名声更大。

这一部〈神之子〉十有八九是墨云天的收关之作了,为了这部戏墨云天推掉了国外那部大戏。

莫庭从躺着到坐直,看着别样风情的蓝弦,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

“我这不是不甘心吗,国际影后呀,这身价……”邵阳心中一阵肉痛呀,要陪养出一个像蓝弦这样的人容易吗,放眼整个圈子,也只有一个蓝弦呀。

可是看莫庭那坦然的样子又不像,莫庭只是单纯的让她去见莫放吗?

而且等到警方来,也晚了。

这段时间他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整个剧组的人都明白了。

这一个片断,将人的悲伤、无助、迷茫、压抑和期待通通都展现了出来,而这样的一个情节,只有一句台词,其他的全靠肢体语言来展视。

而就在众人以为蓝弦不过穿上华服的灰姑娘,就算穿上绽放为其亲自订制的礼服也无法变成真正的公主时,蓝弦又给了众人一个惊喜。

而她?在经历父母抛弃后,只会剩下伤感与坚强,同样是《融柳的爱》但她却用不同的心情在唱。

大哥,别以为穿着阿曼尼就是老大呀,那个位置是r&m集团老大坐的,你不能坐呀,会死人的……

“总,总,总裁?”平时伶牙俐齿的公关部经理,突然吃了螺丝,卡壳了。

这几个月来,与“融柳”的联系,莫放明白,网络的另一端,那人绝对是融柳,因为他们这间的事情,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就是他大哥也不知道……

好半响,莫放起身,将融柳给他的东西,全部小心的按原样放回盒子里。莫放打开了电脑,在电脑上打出一行字:

给读者的话:

艺人要耐得住寂寞,无论是成名前还是成名后。

在莫庭的心中没有追不到的女人,只有下的不本钱不够。

“蓝弦在换衣服,马上就出来了。”被称为吴导的人很客气道,提到蓝弦,眼里隐隐有着赞赏。

虽说事情过去了三个月之久,可是蓝弦却是没有忘记,而且她是故意的,这三个月来她没有在人前表现出一丝丝,失了奖而不高兴的样子,甚至是白雪也没有,因为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只要出一了点点问题,那牵连就不是一般的大……

后来墨云天在公开场合说他欣赏事业型的女性,融柳是他在这个圈子里最欣赏的女性,所以沐菲才会大砸猜砸钱的往娱乐圈冲。

“墨,墨天王,你叫我吗?”沐菲连忙上前,站在墨云天的面前。

这个圈子每一个都是人精,这几天蓝弦的势力无人可挡,他们当然不敢再欺负蓝弦了。

这本来是第二集的情节,可是导演却把她提前了,蓝弦有点莫名的其妙的看着导演与制片人。

“不用了,我们想先回去休息。”蓝弦淡淡一笑,语气温和,眉眼间有着淡淡的疲倦。

莫庭身手灵敏的一个翻身,在蓝弦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个弹起人就跃到了蓝弦的面前。

他就没有见过有哪个艺人如同蓝弦这样的,就是那些已经红起来的艺人听到公司说全力栽培也会激动呀,可是蓝弦呢????

刚一踏入莫宅,就有两个着军装的年轻士官上前,一个将蓝弦带走,一个将莫庭带走。

“蓝弦,我饿了……好饿,好饿。”说完,就埋首在蓝弦的身上,努力呼吸着,汲取对方身上让他迷恋的味道。

“记住了,明天呀。”

如果不是他跟来,他也不会发现蓝弦有如此脆弱的一面吧,他也会和其他一样认为蓝弦不怕这些虫子,认为蓝弦丝毫不受那些虫子的影响。

融柳是不会哭,融柳的眼泪是用来演戏的……一个小时后,蓝弦选了套裤装,白色衬衫配上米色长裤,看上去极度的简单,但却符合职场佳人的身份,长发放下化了一个淡装,飘逸不失干练。

同时心里默默的哀痛着,82年的总统之爱呀,好舍不得……

白雪对蓝弦相当的自信,蓝弦的演技这个圈子只有融柳才可以与她相提并论。

要知道有些事情一旦扯出来总是麻烦的,现在的女星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货色,一般没权势的不敢惹,毕竟谁也不知这女星背后是什么人……庆功宴,当然少不了吃吃喝喝了,答记者问结束就到了五点多了,星娱公司将记者们请了出去,在盛世皇庭侧间开了酒席请各位记者用餐,而这个圈子里真正的庆功宴也就开始了。

即使是在高的盛世皇庭,这样的情况也无法避免,在水晶灯下,道貌岸然的导演与制片人纷纷扯去了白日的面具。

但蓝弦却是执意要接这种的小片子。

花花公子的伎俩,蓝弦气的磨牙,可脸上却笑的灿烂。

嘴角扬起一抹冷冷的笑。

“我们蓝弦能有今天,还不是都是顾总您的提携吗,没有顾总您的慧眼识明珠,哪有我们蓝弦大放异彩的机会……”颜末不愧为是星娱的总监,一句话把双方都捧上了天。

“蓝弦,你真的要先从影视入手吗?依你现在的名气只能接一些小角色,要不要先发个专辑或者ep积攒人气,这样才好直接入大制作。”

看着手中的请柬,一些曾打压蓝弦的人深感不妙,尤其是x导演,他更是颇为担心呀。

找蓝弦是不现实的,因为蓝弦早早的就关机了,所以众人的电话只能打给白雪了,这就让白雪忙并快乐着……

当时,融柳的第一反应不是她要死了,而是在想这个莫放是神精病吧?不就是被拒绝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世间谁离谁不能活呀,求爱被拒就杀人,要是破了产呢?不得自杀……

踩着点推开经纪人叶灵的办公室门,蓝弦无视其他人的打量,客气的问好后,便挑了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三个剧本,一部电影、二部偶像剧,两个蓝弦粗粗的看了一下。

“出了点意外,不过蓝弦克服了。”导演指了另一台专门拍近镜头的摄像机,给墨云天看。

“你好。”

不过他们也不是没有料可以写呀,蓝弦拿到金棕奖影后,还有在颁奖现场的话,无不是话题呀。

至少有可以炒的点了。

蓝弦红了也忙了起来,上的通告都大牌了起来,通告上的问答都是白雪精心设计的,满足观众的爱好又能保持蓝弦的形象。

不然,光拿润笔费怎么活口呀,经纪公司当然也明白这一点,但对于这些无冕之王,他们也是不会轻易得罪的。

蓝弦站在白色人栅栏外,看着莫放,嘴角的扬起了一抹笑意,她知道莫放长得很好看,从来不知莫放既然会有这么有诱惑力的一面。

没有意外,《神之子》夺了好几个奖项,其中最佳配乐奖、最佳导演奖,都被《神之子》拿到了,不过很可惜最佳特效奖被星娱的一部科幻电影给夺走了……

这个叫蓝弦的女艺人成功的勾起了他的兴趣。

看样子,他这个当爷爷的要出马了……

“蓝弦,等伙如果有记者问起,你和大金的事情,你可以否认到底。”白雪急的嘴角起泡了,这几天他不知拜托了多少人,让他们出面给力挺一下蓝弦,可效果却是不大,这件事背后似乎有人在操控……

果然,墨天王与蓝弦绯闻是真的。

呜呜呜……好伤心呀。剧组小妹站在口看着墨云天,双眼里闪着爱慕的光芒,可惜墨天王根本没有看见。

颜末的消息是很灵通的,王亦诗背后的帮手,他隐隐也明白,如果莫庭肯帮蓝弦的话,还有可能,可惜莫庭人不知去哪了……

“蓝弦,你死定了,咱俩没完……”莫庭按掉通话键,在第十次没有打通后,莫庭起身抓起身后的外套,拿着车钥匙往外走去。

暗暗叹了口气,将心中的烦燥压下。

他看墨云天不爽,平时装的一副万花丛中过片面不沾身的清高,谁知骨子里是什么人呢。

“那你记一下,13919800620。”墨云天大方将自己私人号码报了出来。

蓝弦,她什么都知道……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在蓝弦心中莫庭是一个要离的远远的男人。

而直升机上的墨云天呢?

车子缓缓行驶在马路上,莫庭握着方向盘一个左转,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立马踩着刹车,拿出电话给莫老爷子的传令兵打了个电话。

老爷子要是认可了蓝弦,那么打蓝弦的脸,就是打莫家的脸,老爷子的政敌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莫家不怕,但是蓝弦在那个圈子却是不会好过……

蓝弦从头到尾从在那里不发一语,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男主持本想说,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哪知抽风的女主持人突然回过神来,听到蓝弦的话,一脸得意的道:“不会吗?很简单的,问好就是:哈有你西挖……(不知错了没,错了也不要鄙视我,不会日语。)”

融柳能代言r&m集团还是因为莫放,如果不是那个莫氏二公子力保,即使是融柳也不会有机会。

偷偷的用眼角看了一眼还在那看着账册的影,不知这样说,他会不会不生气了?恩,还好,脸没黑。

过几天,捧着个精致玉盒来到他面前。

幽韵琦硬是把这剑塞到影的怀里,神神秘秘的道:“现在用不上,并不代表将来用不上,你先收着,总有一天能用上的,放心。”

闭上眼睛,轻轻的摸着手中的剑,眼前这女子的用心他并不是不知,她待他的好,他也是知晓的,如果不是她去警告了宇家族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他哪能呆在这里好好养病,如此之久呢?宇夫人,他的娘,哪能轻闲到日日来看望他呢?他不说,并不表示他不记。

他该明白的,父皇一直都是喜欢皇兄多一些的,父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特别宠爱他的呢?对了,他知道了,是从那场刺杀过后,从那过后,父皇就暗示他将来一定能继承大统,他将来一定能当皇上,所以他才会得意忘形。

白痴

“母后她们一定是要从父皇那里下手,吴清”来不急和闻人靖暄说太多了,这么长的时间了,母后他们一定动手了,他必须尽力抢救。

一旁的太监立马递上雪白的布巾,轩辕晗接了过来,小心的替皇上擦着,记忆里,这是他第一次和父皇靠的如此之近。“父皇,你中毒了?”

吴清一边给自己治着伤,一边衣不解带的照料着轩辕晗,对知心,不闻不问,见到了也只是给个白眼,冷哼一声,知心,现在不值得她尊重了。

知心,不论如何,我都会把你从过去找回,那个吟诗浅笑,那个悠然自得的才是你,我真的不希望你像在青州那样噙着一抹自欺欺人的笑无欲无求的过着日子。

“无碍,闻人大人不过是来叙旧而已。”也只有影会如此想。

“不用去了”闻人靖暄的话突然冒了出来,身后没有大队的官兵,有的只是一个黑色的人影手中抓着一个人,那人,像是宇定南。

从黑暗中走过来的男子正是吴清,如他们所猜测,手中所抓这人就是定南,此时的定南一脸死灰,眼睛无神。

对,他就是故意的,这个宇敏之居然耍他。

几乎要耗尽他所有的精锐,还不能出这益州吗?

“你们是谁呀,一大清早的。”

“什么秦知心呀?”门房一边嘟嚷着,一边小心意意的又走上前。

三皇兄,你要干吗?才沉寂了三年,你就受不了吗?可是你再受不了又能如何,以你的身体,你以为你还有争的资本吗?你争到了又能如何?你以为轩辕王朝能接受你当皇帝吗?

司徒将军摇了摇头,“不是,那两个人,我的人马不认识。”

知心一个人坐在那天她醒来的小屋子里,焦急的等着,这几天晚上,轩辕晗每日都要出去打探消息以及收集资料,她坐在这里,真的很担心,虽然知道影以轩辕晗的名义出了这益州,益州的防守会减弱很多,但轩辕晗要做的事还是很危险。

“知儿,替我包扎一下伤口,我们即刻离开。”轩辕晗挣扎起身,他身上的东西太重要了,一旦得手了,就得撤,不然,他们走不了。

出城了,城门还有接应的人马,比这安全多了。知心觉得轩辕晗今天有些奇怪,但却没有多想,只是认为他对自己的双腿不满而已,为此,知心回到落霞院后,除了吃饭的时间就天天泡在医书里,并不停的拿着自己专用的银针对着自己试,希望能快些找出一个好的办法。

她真的很担心呀,今天查看的人来报,前段时间有个人在暗处盯了她很久,要不是自己府里的那些守护者武功高强,想必早就被那人发现了,那人走后没几天,突然出现一批高手隐在暗外保护那知心姑娘,据查探,那批人竟是太子府的人,也就是之前晗王府的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加上之前收集到的那些资料,那么那个叫知心的姑娘不就是前宰相之女、晗王府前王妃,秦知心吗?那个秦知心可是皇上下旨削去王妃称号发配边疆的犯人呀,当时据报是死在路上,可现在,照这样看来,恐怕很多事都不简单呀。

“恐怕已是深陷进去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暄儿他……

“如果暄儿真的执意要那知心姑娘,那暄儿他……”怎么护得了呀。闻人夫人还是担心,他们不能护暄儿一辈子呀,即使他们愿意倾尽所有,但也要暄儿自己能承担得起呀。

“靖暄,我没事,谢谢人的邀请,今年过年我另有事情。”今年过年,她只想一个人过,一个人舔着自己的伤痛,新年,多大的讽刺,一个合家团圆、欢乐的日子里,她知心只有一个人,孤孤单单。别人是欢庆祥和,而她只能独自悲伤。

知心看到了,也却没像往常一般的去安慰他,而是一个人静静的坐着,眼神看像不在名的前方,新年,勾起了,她藏起来的悲伤……

看到知心严肃而又认真的样子,轩辕晗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摆出一副委屈样,他那样子,害知心也不好继续骂下去,只好细细给他拆了绷带,清洗伤口,上好药,重新绑上绷带。

求助无门,郑怜心只能死死的看着地上,那样子像个疯子一般,她,她的人生毁了,彻底的毁了,她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不是了,不是郑国公府人人娇宠的小姐了,不是太子府深受宠爱的太子侧妃了,她是什么?她什么也不是了。

再不解,他们现在也问不到答案,一切,只能等他们进入黑族之后才有可能,三人紧握拳头,不论前面是什么危险,他们都要去闯。

“你去吧,记住,秦知心,她是秦府的女儿。”司徒大将军也不好逼轩辕晗太紧,只是,只是在轩辕晗踏从房门的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可是,你们才呆了一天就要走了吗?不能多留一下吗?”婉如也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对知心这么依赖,总之,就是舍不得她走。

轩辕晗轻轻的把头凑了过去,在知心的耳边说着“不配?一身粗衣,我也是那个迷倒知心的轩辕晗。”

秦刚的送货队伍很是庞大,为了知心,还特意多挑了几个长相不俗的丫鬟一同前往,一行人,男男女女加起来,近四十来人,当然,大部分都是护卫。

“你也可以找个女人来挡在你面前。”挑衅,绝对是挑衅,绝对是污辱。

幽韵琦毫不理会那杀猪似的声音,学着影拿着桌上的杯盖,“啪”的一声,随着杯盖落地的声音,可怜的欧阳长祺再次闷哼一声。“你们?”

“何苦呢,我原本就是个该死之人不是吗?”知心苦笑,不死也是发配边疆的人,有必要这要救他吗?今日就算他们活下来了,轩辕曦又启会放过她。

郑国公谋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眼红轩辕家江山的人太多了,难保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郑国公不会有这个心思。自古帝王总是多疑的,他们对自己屁骨下的位置看得比生命还重,你说,当有人告诉你,有人窥视你那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你即使不会相信,但也会起疑吧,再然,那个说的人还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的相信度又会提高一层吧。

身复皇命,轩辕晗有了足够的理由开始布局打击郑国府,也有了足够的理由与郑国公府往来从密而不担心皇上的怀疑了。

“本宫与郑国公在楼下等着你们”沉着一张脸的轩辕晗厉声的说着,周身的怒气以及那句“本宫”让世人皆明白这个尊贵的男子是谁了。

无人打扰的日子最是清闲,影白天便看书学习看账册,夜晚刚慢慢的修练自己的武功,虽然进步不大,但比起最初还是好一些的,某一夜,影如同平时一般,静坐练功,而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不同寻常的风声,灵魂深处的敏锐让影发现了这不寻常,门外,有人,但却没有杀气。“知儿,发生什么事了?”轩辕晗的话一出品,他就知道自己完了,那场游戏最大的赢家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