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平台 > 第71章:酗酒滋事

“原来是藏锋宗师。”谢芳华恍然,“我一个小女子,即便学了些本事,自然也不及宗师您的本事大。”顿了顿,她看着罩住她的网道,“不过这是什么材质的网?我手中拿的可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却不能砍动这网丝毫?”

“只要你识时务,你爷爷便可以不死。”藏锋阴测测地看着她,“否则,本座就要让你知道你不识时务的下场。”

落在谢芳华的身上,极力地压制住情绪,他的妹妹本该这样的穿戴居住在忠勇侯府的海棠苑,可是如今却在英亲王府的落梅居给人做婢女,虽然她看着安好,不曾受气,但他心中依然难受自责,她受了八年的苦回京,他和爷爷久居京城,却不能帮助她脱困回家。

柳氏本来就对李猛有着知遇之恩,所以,此番柳氏要出手,他虽然有些许犹豫,但还是以咬牙,配合地出了手。

卢雪莹更是笑了,“爷说笑呢,既然是我的陪嫁丫头,哪里会让她们干粗使的活是让他们在屋里侍候的。”

卢雪莹大惊,“你要干什么”

这一日,秦浩足足折腾了半日,才意犹未尽地散了场。

卢雪莹闻言露出惊异的神色。

“老侯爷坐吧!众位爱卿也坐吧!谢世子、芳华丫头,都坐吧!”皇帝坐回上首,和蔼地招呼众人一番,才对忠勇侯解释道,“让林太医来给芳华丫头看看病症,他前些年医术也许不怎么样,这些年一直苦心钻研,医术比以前长进多了。”

“英亲王,你们父子,今日不给我个交代!我就去掀翻了你的英亲王府!”忠勇侯一阵掌风扫向英亲王和被他拖在身后的秦铮。

皇上一袭明黄的龙袍坐在主位,英亲王一身朝服坐在下首。秦浩坐在距离二人有些远的位置,果然正在禀告剿匪情况。

真的死了?

郑孝扬从来没体会过这种,一直知道魅族之人逆天生长,魅术天生,血脉永固,却从没看过动用这般魅术之人,不由得睁大眼睛。

云水顿时恼怒,“你脑子锈了?为什么不与秦钰合作?”

秦钰眯起眼睛,“同为堂兄弟,既然遇到,便不能不管。”

两名仵作摇摇头。

听英亲王妃的话音,他应该也是有双亲的,当时他的双亲还不同意,是被硬要过来的。

“她是准备议亲待嫁的姑娘,自然不宜再出来见你。”刘侧妃道。

“睡醒了?”秦铮问。

秦铮看了他一眼,“记得!”

“是吗?”燕亭怀疑地看着他。

听言闻声立即出来挑开门帘。

秦铮对她面色端详半响,才纳闷道,“容貌的确很一般啊,为何外面的人都将你传得跟天仙似的呢?”

谢芳华洗好手,秦铮已经将火点燃了,她在锅里放了油,熟练地往里面放肉葱花菜调料……

想必紫荆苑几乎翻塌了天,落梅居甚是安宁静谧。

“回来了?”秦铮抬头看她。

秦浩有些讶异,似乎没想到这么快卢雪莹就怀上了,但他转而又想起了什么,嗤笑了一声,不以为许。

“秦倾,既然是江湖纷争,我看算了。江湖上的纷争,向来是打打杀杀,朝廷概来不管。我们今日玩耍的高兴。理会这些做什么么!”程铭拍拍秦铮的肩膀,“放他们走吧!”

“给我拦住他们!”秦倾一挥手。

本来回京不必经过小镇,但是众人都没用早饭,所以,刻意多走了三里地,前往小镇用饭。

大长公主想了想,后怕地说,“我们幸好早一步下了山,这若是我们也在山顶上?会有什么后果你们两个可想过?都先坐下。”

r />

半个时辰后,小泉子气喘吁吁地带着李沐清和郑孝扬进了皇宫。

那名将士看到了随后下车的李沐清,张了张嘴,说,“太子殿下只请了小王爷和小王妃,这李公子……”

秦钰伸手摸了摸,“的确。”

“这个问题就出在你手里这根金针上了。”谢芳华道,“因为,金针太细,被武功极高极好的人突然灌注内力刺入的话,韩大人是个不懂武功之人,被这么细如牛毛的金针刺入,可能在他的感觉就是一瞬间后背心疼了那么一小下。疼痛之后,还是能照常做一些事情,那么,关上窗子,再走回床前躺下,完全能做到。”

春花、秋月虽然今日见过这小童无数表情,但是也没有此时让二人觉得有一种骇然之感。二人对看一眼,想不明白,只能连忙跟上谢云澜和谢芳华。

谢云澜点点头,“是!”

谢芳华闻言知道这回他是态度坚决了。没想到半日以来他一直由着她,可是到了这里却死活不同意了。她垮下脸,“那我要住在这里几日,没事儿的时候,我能不能进你的院子找你?”

谢云澜闻言笑了,“自然能!但是只能白天来。”

谢芳华睁着眼睛躺在床上,脸上的纯真天真孩子气等等情绪已经消失不见。脸上尽是沉思的表情。似乎有什么看不透,有什么不解,有什么又觉得不太对。

谢芳华不置可否,“无名山八年的活死人地狱我都爬回来了,活僵尸都见过,还怕真正的活人?”话落,她摆摆手,“你二人且跟着我安心地住着,没有我的吩咐,不准出这个院子,以免出了事情我反而是护不住你们。”

春花和秋月走了下去,为她关好了房门。

还有皇上

谢芳华更是头疼,就知道被秦钰识破了,谢伊毕竟还是年幼,虽然当时临危不乱,说出那番话,把很多人都蒙蔽了,但是蒙蔽不了秦钰。凭谢伊,若是没有她出主意,谢伊自然不敢,也想不到去做。

“你别告诉我你没发现”谢芳华没好气地看着他。

谢芳华压低声音,将这内衫的秘密说了。

秦钰摇摇头,“就算如今我脱下来给你,你还要”

“我家小王爷和小王妃。”车夫道。

秦铮看着他,“把那辆车搬来,给爷看看。”

秦铮挑眉,不客气不给面子地说,“荥阳郑氏没人了吗怎么一把年纪了还来京操劳”

春兰脸色发白地看向谢芳华,好半响,才能平息下惊骇,“您是说那盆金玉兰”

侍卫们也吓了一跳,齐齐地摇摇头。

南秦京城三百年来,在不叨扰百姓的情况下,京中第一次大清洗和大整顿。

秦钰脸色顿时绷紧,“又出了什么事情”

“我送你到平阳城,你安全到达之后,见到李沐清,我再连夜折返回来,耽搁不到明日的事情。”秦钰想了想道,“更何况,我也要见见月落,将受了重伤的他带回来。”

“是,小王妃,奴才一定乖乖的听您和小王爷的话。”小橙子立即激灵地表态。

秦铮见她情绪改变,虽然心情明显不好,但还是顾及着他,心下一松,也跟着柔声道,“那好吧,我送你回府,顺便也和舅舅叙叙话,娘亲舅大,我得在他面前多晃悠,让他知道我的好,才能在你跟前给我说好话。”

谢芳华看了一眼,伸手拿起一个翡翠的凤凰奔月簪环,看了片刻,跟着金燕手里的对比一番,对她道,“你手里的这只和我手里的这只雕工相似,但我到觉得这个更好些。凤凰奔月,华而不奢。”

谢芳华摇摇头,笑着将簪子放在她手里,“这个你戴着最是合适,凤凰奔月不适合我。”

金燕选了一支手镯和一对绢花头饰。

    谢芳华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似乎被惊到了。

    谢芳华看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样的场景让她想起了那日秦钰对她下同心咒时的情形。当时她只看到一根线冲进她的体内,极其的快速。后来被秦铮割破手腕,用力及时拦截吸进了他身体。

    谢芳华的心在一瞬间也跟着头一样地崩裂地疼起来。她想拼命压制下,却怎么也压制不住。半响后,遂放弃,顺着门框,慢慢地缓缓地跌坐到了地上。

谢芳华揉揉额头,孙太医的药里没有睡觉的药份,她也不明白自己怎么睡着了。

“还没睡醒?那你继续回去睡,明日正式学课,你就不能这样了。”秦铮丢下一句话,向外走去,两步之后又道,“你今日省了一顿午饭,晚饭和听言一起吃吧。”

谢芳华站在冷风中,梅花落在她头上身上,她轻轻打了寒颤,驱散了几分莫有的情绪。

来到英亲王府大门口,秦钰、郑轶、郑诚、郑孝纯、英亲王妃、大长公主、金燕等人都在。

郑轶、郑诚、郑孝纯三人骑在马上,人人面色又是紧张又是凝重,似乎也没料到郑孝扬会悄悄跟在他们三人后面进京,更没料到他进京后就闯了祸,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英亲王妃顿时蹙眉,隐着怒气说,“你这是在做什么华丫头是皇上请来给李小姐诊治的,你要是赶她出去,谁来给你的女儿诊治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失了理智痛心也不该逮住谁就咬。毕竟冤有头债有主。”

郑孝纯站起身,对右相和夫人谦然地拱手,“舍弟纨绔,是父亲与我这个做长兄的管教不严,才酿成此大祸。”顿了顿,他跪在地上,“孝纯愿意顶替舍弟,任右相府杀剐打罚。”

秦钰怒道,“来人,去请太医!”

谢芳华看她片刻,低声感慨,“秦钰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谢芳华抬步走了进去,便见金燕立在正中央的位置,低垂着头,脸色一片平静,而秦钰站在窗前,侧着身子,即便只是看到一张侧脸,但也极其明显地看出其脸色阴沉,心情极差。

谢芳华沉默。

金燕看着他,依旧平静,“我没有作践自己,只是在做我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

“什么是值得”秦钰更是大怒,“你知道不知道,荥阳郑氏,我不会准许它留着。也就是说,荥阳郑氏定然会片瓦无存。”

“那我也愿意!”金燕道。

谢林溪有些焦急,“那怎么办难道芳华妹妹真要进宫待嫁这进去容易,出来呢”

“他能谋什么无非是让我不能大婚而已,总不能杀了我。”谢芳华冷笑一声,“换人易容成为我进宫,在外人的眼里,那也是我进了宫。那个代替我之人若是不能在皇宫里制衡秦钰,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那么,无论他筹谋什么,也许就真的成了。”

“既然如此,我也陪你进宫。”谢林溪道。

谢云澜、谢林溪、言宸三人随后跟着她也进了荣福堂。

兄妹二人说笑两句,总算使得心情轻松了几分。

秦铮嘴角一勾,愉悦地道,“今日狩猎,碰到了左相府的卢小姐。”

英亲王妃面色有些不善,听别人说秦浩聪明多才有前途也就罢了,如今听得自己儿子夸他,便忍不住胸闷,压不住怒意地道,“他能有什么气候?有气候也只能是这王府的庶长子?大得过皇子去!”

谢芳华知道大长公主膝下一子两女,一子被封了仁

“仁郡王和王妃大婚已经两年,大长公主日盼夜盼,总算盼来了喜讯。当即就欢喜得跟什么是的。仁郡王妃身边的嬷嬷却说年前时,永康侯夫人提议仁郡王妃去观音庙拜拜。观音庙里的妙音师姑对于求子甚是有办法。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没想到回来之后这才没多少时日就真怀上了,这有一半的功劳。大长公主一听,连忙派人备了一份厚礼亲自去了永康侯府重谢。”林七道。

谢芳华没睡着,听到声音,自然是坐起来了,见秦铮还睡着,且睡得熟,她撤出手,他却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她见他依然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抓着她的手也是本能。她揉揉额头,无奈地出手点了他的睡穴,才算是让他松开了手。

秦铮“嗯”了一声,含糊地说,“看情况吧”

帷幔落下,帐内只剩下她一人,谢芳华松了一口气,又忽然觉得有些怅然若失,拥着被子看他简单披上衣服,走到门口,对外面喊了一声,“来人。”

秦铮走回床前,将帷幔的缝隙遮了遮,对里面的谢芳华低声道,“你先盖着被子躺一会儿。”

春兰笑呵呵地问,“是奴婢侍候您沐浴换衣?还是让侍画侍墨等人进来,她们都在外面候着呢。”

刚收回视线,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又立即抬头去看,只见秦铮露在桶外的肌肤呈粉红色,尤其是耳根脖颈的部分。

秦铮走出了屏风后。

秦铮点点头,披好衣服,打开房门,果然见侍画侍墨等人站在门口,见他出来,都齐齐见礼,他扫了几人一眼,重复了一遍谢芳华的话。

秦铮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眉笔,伸手拽她,谢芳华顺从着站起身,微仰着脸等着他笔落下。

“你会吗?”谢芳华看着他。

秦铮似乎笑了一下,点头,拿过她的水粉胭脂,轻轻地给她涂抹。

---

谢芳华揉揉眉心,小声说,“你怎么就知道我的记忆没你呢。”

“爷的地盘,想如何就如何。”秦铮说着,但还是将谢芳华抱起,向屋里走去。

谢芳华直到累得手指头都抬不起来时,秦铮才放过她,拥着她睡去。

谢芳华再度醒来,已经第二日的日上三竿,她睁开眼睛,伸手触摸身

谢芳华点头,“怪不得秦钰急匆匆去治水了,粮草兵马,农业收成,直接影响今年的国力。”

“是吴公公来传的话,没说。”喜顺看了她一眼,“老奴早得了王妃的吩咐,说只要是小王妃这边的事情,都先去她那里回禀一声。刚刚王妃说,让老奴帮您推了,就说您身体不适。可是小王爷今早出门时又吩咐老奴了,说若是任何人寻你的事儿,都不要瞒着您,让您自己做主。老奴只能来了。”

真的怀孕了!

她张了张嘴角,想要出声,声音却哽在喉里。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秦铮,他如今这是在做什么?

秦钰忽然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冷冷地看着二人,并没出声阻止。

许多人看着掀开盖头的谢芳华都惊艳得说不出话来,觉得什么李如碧和金燕是南秦两大美人,可是今日一见,谁也不及这位芳华小姐。

秦铮在一片赞扬和道贺声中勾了勾嘴角,拦腰抱起谢芳华,声音清冽,“既然众位都觉得好,那今日就多喝几杯。”话落,他抱着谢芳华大踏步离开了喜堂。

“哥,还不快带着嫂子进新房?还傻站着干什么?”秦怜见秦铮站在门口半响不动,笑着瞪了他一眼催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