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商后:第110章:同中之异

农门商后 作者: 不喝酒

这几年政商两界早就盛传,他已经低调多年,就是全国首富寿宴的邀约他也不去,他就闷在a市,低调得影子都快要找不见。

女人的轻喘在灯光昏暗的房间里面蔓延,映衬着墙上深缠而交叠的人影,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快乐得像要飞起来。抱紧了身上的男人,再侧过头去看他同自己一般情迷的眼神,她向来知道他喜欢什么,也从来都知道,她才是他身边的女人……

陆离看向乔榛朗的方向道:“朗少,朗少,眼睁睁瞧着这么多女的挤兑我一男的,你也不站出来帮帮我啊?你这算什么兄弟啊?”

夏芷柔仰起头来看裴淼心,“你给,我没钱。”“即使这个坚持根本不会有任何结果?”

这吻带着过于浓烈的火热,一路从他与她的唇齿向他们的心间蔓延,直到灼烫两个人的灵魂。

她说:“你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尤其是夏芷柔的,扬手又想打儿子,可心想着刚才,还是只有一把紧紧将他抱住,跟着他一起悄悄哭了起来。

木讷着没有任何表情的芽芽轻轻“嗯”一声后,将小脑袋靠在曲耀阳的肩上,就任他带自己离开。

她抗不住这沉默,微微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你是不是在找……一只茶色的件口袋?”

vivian首先上去排队,打了一辆出租车便回身招手,“小西,这边,快点!”

他笑着进来同她们打了一声招呼,“正好在这里碰上你们,不用我上去叫人,我有一朋友过来,你们要是没事,待会就跟我到四方街旁边的‘神话’坐坐去!”“你……”他明显紧张的情绪。

裴淼心按下车窗,正要为这险些酿成的车祸讨个说法时,那奔驰车后座的车窗也在这时候降了下来,露出曲母一张不冷不热的脸。

失控中的男人,显然已经愤恨到了极致,尤其是在看到她刺眼的双唇时,他额头的青筋暴跳心也跟着狠狠地疼。他头晕眼花他呼吸急促,他从看见她出现在客栈茶座里有被别的男人搂了腰开始,他的大脑就像被人丢了枚炸弹,瞬间头晕眼花得不行。

他扣着她的下巴揉着她的唇,那额头上的青筋,眼眸里的怒恨,显然已经拼命烧到了极点。

有举着照相机和拿着话筒的记者一涌而上,纷纷唤她“曲太太”。

沈俊豪有事要走,招待的任务就落到了阿坤哥的头上。裴淼心眼见着沈俊豪闪人离开,立时便向阿坤哥告了歉,说自己人不舒服,想先回客栈休息。

“这个款式太老了,你给我拿全店最好最新的。”想着想着,夏芷柔还是有些不太高兴。

只要她还愿意等,只要她和他还有机会,她想她会告诉给他知道,如果爱,请深爱,一生一世一个人。

他愿意在她的眼底跟前什么都不是,他愿意。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小手在墙沿抚过,顺利找到打开餐厅到厨房的廊灯,她刚走到厨房门口,就被里面正站在流理台前喝水的男人吓得轻叫了一声。

“这行怎么了?”她边吃东西边笑了起来,“我现在好吃好喝好玩,还有人拿钱给我花,跟以前总待在家里当寄生虫不是一样的么,只是名目不同!”

翟俊楠说:“陆离正好也在里头,吃完了午饭楼上还有牌局,要不你也一起来呗,正好待会他要想找各种理由不带你来,我就当场甩他耳刮子,让他脚踏两条船。”

“知道你不是他女朋友,可你又知不知道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还是‘宏科’的首席秘书,两人已经到谈婚论嫁的边缘了,你这样总跟他待在一块儿,不好。”

她说完了这句话便闭口不再说话,低着头,安静地等待吴曦媛将车开过来。

“我也不想明白,但实话跟你说吧,兄弟,现在你俩的情况若是换成我跟晴晴,我才不会管她是不是曾经嫁过人或生过孩子,只要她现在还是一个人,我就有资格同她一起。”

“……我跟她之间的误会很深。”

苏晓自是急得跳脚,自己的车还在这摆着,她也不可能不管它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坐在旁边跑车里的男人一阵轻笑,然后开车跟上,“喂,我说的就是你。我们见过,我以为你记得,没想到年纪轻轻记性这么不好,我开车载你你还发这么大的脾气。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天很快就要下雨了,你要是不上车的话,别说面试,待会成落汤鸡的可就是我们俩了!”

到达大门门口,来为裴淼心开门的人是陈妈,后者正站在门前犹豫的时候,裴淼心已经不由分说夺门进屋,快速奔到楼上曲耀阳的书房。

洛佳瞪大了眼睛僵在原地,裴淼心已经着急去唤:“快开车!”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裴母已经带着保姆和两个孩子上了飞机,久久等不来裴淼心的身影,裴母重又探了头出来,看着还站在候机厅里的裴淼心。

于是现在好了,以前的那些破事东窗事发,曲母第一个把所有罪状怪到她的头上。

曲耀阳再次低下头去,攫取了她甜美的双唇,舌尖在她完美的唇线上游移,勾勒出了她的唇形,而后越过她的贝齿,缠住她的舌头,相携起舞。

“对啊!我们认识五年,结婚三年,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吗?你知道我最讨厌吃什么吗?你不知道!你也从来都不想知道!你不喜欢吃外食,嫌弃外面的东西不干净不好吃,我就买了许许多多的菜谱,我天天变着花样的学做菜!”

裴淼心,若说从前自己对她这个儿媳妇还多少抱有些幻想,觉得她可以成为一个理想的儿媳妇,那这么多年以后,之前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浮云。

他以为,在她决定要他用心来交换这段感情的时候,她就已经不会再这样对他——好像他是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她永远是朵开在彼岸的花,可望而不可及。

只看一眼显示屏上的名字,她便脸色苍白。

“臭美,你要是芽芽我早抽你了,我女儿哪里会像你长得这么难看!”

“付珏婷?”玩味似的将这个名字在心中过了一遍,不过几秒,她立刻瞪大了眼睛,“那也就是说……”

曲耀阳本来阴郁的心情被她一逗,忍不住就笑起来道:“什么小乖乖,你也不嫌酸人。”

“我喜欢听啊!每次只要你一叫我小乖或者小乖乖,我就会有种你是老头子的感觉。”

裴淼心睁大了眼睛,半带试探性地问:“你遇见谁了?”

曲耀阳弯唇,“恩,所以?”

“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也不管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总之,这里是我家,该滚出去的人是你!还有,离我的女人和孩子远点,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曲耀阳说完话后揽过裴淼心便旋身进了屋,独留万晓柔一个人在走廊上站着。

万晓柔在门口冷笑,看来这么久没见,裴淼心那小女人已经变得不再简单,她甚至都学会了要在适当的时候表示弱势,这样她的男人才会在第一时间站出来捍卫她的权益。

曲三少爷曲子恒一听见这话题就撇了唇,“这不正准备着呢么!哥,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到是我的车……你能不能给换换啊?”

曲婉婉一声冷哼,“就算三哥你去考了,也肯定是考不上的。”

爷爷出声唤了一下,“婉婉,别这样说你三哥。子恒,你妹妹说的也不全错,不管是你爸还是你妈,他们的教育方式都有很大的问题,你不能成天就这么玩着,多学学你大哥跟二哥,不然真成了败家子,你说你对不对得起曲家的咧嘴列宗?”

他点头,“你去了那边,帮我照顾好臣羽,若他想回家了,提前跟我说一声,我一定会去接他。”

坐在副驾驶座里的芽芽,先前早就在他们的争吵声中挣开了眼睛。

曲耀阳有些怔忪,哽咽出声:“嗯?”

收拾完行李又收拾屋子,挂断了ailsa的电话,再去看曲耀阳当年送给她的这套房子,漂亮的大平层,号称空中别墅,客厅的阳台望出去就是a市著名的海,无论采光还是交通或是生活配套都是最好的,就像她曾经的他一样,是只消看一眼,你就会全心全意地爱上。

“我跟他早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大家或许只是欠缺一点时间冷静。”

二人应声回头,却见本来想要同他们一起离开的曲婉婉被曲母抓了个正着。

“行了啊!洛佳,有些话点到为止就行了,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你……”

裴淼心点头,“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你叫我什么都行。”

在客厅的酒柜里找到瓶之前没有喝完的伏特加,自顾自从冰箱里取了冰块过来,斟了一杯,正喝着酒时,半夜里,电话响了起来。

曲耀阳打开车门下来,伸手推开栅栏,路灯的昏黄便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直到他站定在这间房子的门外时还在犹豫,今晚是臣羽跟裴淼心的新婚夜,他到底该不该来。

周末曲婉婉是约了朋友骑马的。

她微眯了眼睛,睁眼就看着面前的男人大吼:“厉冥皓,我要你管!”

苏晓看到她醒了便轻声安慰,“桂姐回家为你煲汤,臣羽刚刚到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去了。”

曲母在电话里兴高采烈的声音,说是曲耀阳这孩子总算成熟,就在明晚会带新女朋友上门。

雨后的草地稀疏响起蟋蟀的叫声,轻轻吟吟的,安静得似乎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不是!”裴淼心臊红了小脸,就差急得跳脚,“总之你们别弄着他。”

她说:“那你过来!沙发上给你留了枕头被子,楼上的房间里也有你以前留下来的衣服,我一件都没有丢,明早我们一起出发,就从我这里走。”

“你肚子饿了?”她继续喝水。

端午节的清晨,洋洋洒洒的光线透过客厅半掩着的窗帘映射进来时,躺在沙发上的男人早就被摆在角几上的电话吵醒。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