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不枉遇到你 > 第2章:刚神

第2章:刚神

青春不枉遇到你 | 作者:源轲| 更新时间:2019-09-02

听易峰如此问,矿山主事心中却是有点了然,他此时觉得,易峰师徒二人之所以一直留在这里,只怕就是想要从这里得到一个对提升魂力有奇效的宝贝。不然的话,二人在这里花掉那么多神晶却不肯离开,就不好解释了。矿山主事可不会相信易峰一开始说的这里风景优美之类的说辞。

大鸟再次鸣叫一声,浑身青光爆闪,震碎虚空,它竟带着一个空间黑洞,追向了易峰,速度奇快无比,竟让不断瞬移的易峰都难以摆脱。“那易峰是和你一起来的吧?”

不过,易峰在忍着剧痛的同时,很快就发现,虽然自己的肉身正在飞速崩溃,但却又在那灵参药力的滋养下飞速重组,而后复原。

“化身!”易峰失声说道。

既然是理想的,就不要过多的吹毛求疵,反正也不算委屈了自己。

“你的实力其实不比那身怀混沌剑灵的家伙差,只是你不能利用而已。若是你能全力驱使你体内那种比神灵之力还高级的能量,还愁拿不下这么几个人?”南宫老怪似乎真有办法,言语十分肯定。

原阳仙君方才也想过逃走了事,但他宗门的无数弟子恐怕就会因此受到牵连,仙帝的怒火,可不是那些弟子能够承受的。

易峰一头暴汗,暗道你都不知道我岂会知道。

欠下的章节,小飞会随后补上的。三更,求收藏、推荐……

跟着,易峰试图稳定自己的体内各种能量,未获成功,可他也没有焦急,而是开始稳定心绪,保持意识的清明。

星辉点点呈现,宛如一片九天星河正散发着光辉。当蟹婴兽冲过来时,星辉忽然一振,而后化成漫天流光,接连不断地、如雨点般密集地飞射而下。

五位全速前进的武门天尊,紧紧衔住易峰与魔化神婴,只求将易峰拦截下来,根本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可他们闷头前进之际,却不妨有一金色光团正在飞速靠近。

“易公子果然不凡,身怀逆天的十系神灵之力,不仅将之融合,还能让十系领域也融合,真是令人钦佩呀!”来人一直走到距离易峰十米之处方才停下,却是赞叹了一句。

所谓的孙猴子的故事,便是易峰将地球上电视剧《西游记》改版一下而成,在他的讲述下别提多么精彩多么惊心动魄了,韩烟儿只听一段便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哼!是哪位大人,也是你可以问的吗?你且看看这把长剑,我临行之前,大人说你们看过这把长剑后,就会明白我的身份。”易峰先貌似生气地怒斥一句,随后举着斩天剑对两位超级神兽如此道。弑天杖中的诅咒早已被破解,毕竟它已经完成了终极蜕变,诅咒自然不会存在。

鬼头强者的扑咬与血灵镜的剑光将冰霜巨龙带去了巨大的麻烦,它那虽未被击碎的龙鳞,却是不能消敛它身体中的翻涌,一道道清晰的痛感从身体各处传来,让它怒吼连连却又无计可施。

翻滚的黑雾缭绕于易峰周身,似乎想要将这个妄图破解诅咒的人撕裂,而易峰岿然不动,双手的十指间不断掐动着,他全身存留的功力被调动起来,一组组印诀被打出,由高级无比的星辰之力、空间之力、剑元力组成的天咒印诀,不断与黑雾交锋,还真是渐渐削弱着黑雾的实力。

“给我破!”

“呃……笑萱师妹自从下界一趟后,就闭了死关,还专门警告过我们不要打扰,想来是有所悟才对。”那位看着极其稳重的弟子稍稍顿了顿后回道。

“回师尊,前些日子,下界似乎出了奇才,竟然将一条星系瞬间毁灭,当时恰好小师妹在回轮山,便下界了一趟。不过,回来时却不是从回轮山的两界通道,据小师妹说,她是被一位超级高手直接从仙界瞬移回神界的。”年轻弟子似乎知道的不少。

“不死令在幽冥死城中是无效的,在幽冥死域里虽然不死生物不会攻击你,但来到这里的高手就未必会对你客气。”

阴风阵阵,魔气汹涌,虽然依旧黑暗,但再也不安静了。

这个宣泄口实在不小,神婴的需要也很庞大,只要是进入丹田的魔化魂力,神婴几乎是来者不拒,有多少就吸收多少,完全是一副不会停止的架势。

没有丝毫顾忌,易峰直接向妖族纵深前进,虽然妖族区域外围有不少妖族高手守候着,以防人类修士突然发难,但这些看似实力高强的妖族修士,根本无法阻止易峰的前进,甚至于根本不能发现易峰来过。

而在另外一边,那把战刀似乎受到了剑意的渲染,竟有带着呜咽的刀鸣,裹着无数神魔幻象而来,与那道剑芒交相生辉。

其他青年强者此时方才回神,纷纷出手相救,但在易峰的领域之中,他们的行动能力极大受限,而他们的攻击却是被易峰另外一只手臂打出的镇天诀挡住。

一阵女子的悲泣声,震响在四下,阴风卷着落叶翻飞不止。

不用斩天提醒,易峰便已是躲得远远的。前世今生,他都没有见过所谓的妖魔鬼怪,甫一遭遇,而且还是有着元婴期实力的厉害角色,易峰只能避开点。人们对那些未知深浅的事物,总是怀着畏惧的心理,一般都是避得越远越觉得安心。

没有犹豫,易峰直接催发本来就在半空悬浮着的天火玉净瓶,一道蓝红相间的火龙凶猛地扑向了那四劫散仙,紧紧锁定目标,速度奇快无比。

还好的是,这里距离魔道势力范围颇近,以南宫雪琪的本事,应该能够逃出去。四更送到,求收藏、推荐……

神君对挥舞斩天剑的易峰轻喝一声,跟着双手竟是同时掐动,显然是要发动神通法术了。

四颗魂珠个个都不凡,可无奈之下,班德大主神将之舍弃了,而这四个能量中枢,他是真的不想也舍弃了。

当那暴龙一样的不死强者感受到危险逼近时,已经失去了转身逃遁的机会,来自于四颗魂珠的领域之威将它死死定在地面上,一动也不能动。

那四劫散仙其中心中也是一片焦急,毕竟他肩负看护魔尊之女的任务,此时易峰攻击如此猛烈,他只能期望其他三位散仙赶紧回来救援。

那位受伤了还发动天赋神通的巨猿分身,直接被暗黑祖神的化身打得形神溃散,若不是易峰将之快速收起,只怕是直接就崩溃了。

然而,易峰如此消耗下去,想要破开这个禁制,斩天说是可能性很小。除非易峰能够一直在反击中坚持不倒,而且攻击可以持续几个时辰。可这种情况对易峰而言实在是太难太难,毕竟他不是神王。

“你还会害羞?”

当然,之所以九魅狐妖还如此客气,也完全是因为易峰似乎和这里的雪人有点关系,不然的话,以九魅狐妖的脾气,绝对不会与小芙多说什么。

南宫雪琪见易峰打定主意要坐在这里,倒也不会再与之斗嘴,毕竟自己身份高贵,如此与易峰这般见识,恐怕会惹人非议。而她也知道易峰根本不在乎这些,到最后吃亏的只能是自己,何必与之计较呢?

“没什么,只是听着这名字想起了两个人。”易峰旋即回神,笑着说道。

而那龙龟的庞大身躯,也缓缓地向河水中沉落下去。

四下里并没有其他修士存在,主宰级的连日大战,将方面数千里的大地都打得一片狼藉,地面上满是纵横着的沟壑,大山化为平地,草木全部成粉。

至于功力会渐渐流逝,则是一种变相的时间限制,也就是进入这里的强者必须在一定时间内将时空法则修炼到一定程度,而这个时间的长短,则要看修士的实力。

那三重封杀式也不弱,直接穿透了凤凰虚影,迎着凤凰羽翎狠狠斩去,可却是又分出了两把长剑,霎时便摆脱了凤凰羽翎,向小黑所在位置而去。

那魔化神婴一旦爆开,许多年来小莲恢复记忆后的第一个朋友,就要无奈爆体了。

要知道,祖神修炼了多少岁月,还得了宇宙初成时的鸿蒙灵力,才有如此实力,而一位修士一步步修炼上来,那需要什么样的天分、毅力、悟性、资质……

天机老者冷哼一声,应该是动怒了,这句话后,一道苍劲霸道的气势冲天而起,以雷霆之势席卷四周,霎时就将暗黑祖神的魔气扫荡一空,就连空间的禁锢也被溃散。

仰望半空,天机老者正握着一根歪脖子木杖,一脸冷峻地看着对面不远处的暗黑祖神,虽然身材矮小,却宛如一座万丈神山一般,岿然不动的身姿,令人敬佩之极。

佝偻老者生生承受了暗黑祖神一拳,虽然没有后退半步,却是口中鲜血狂涌,脸色顿时萎靡下去,本来就白发苍苍的他,此时更显得那般老迈。

云空天尊则是有点无语,这两位祖神级高手大战,居然用互相砸拳的方式,看来力量达到一定程度,已经不需要花哨的攻击方式了。

那植物说是青色,其实更像碧色,通体几乎透明。怪异的是,在那植物上空悬浮着一颗透明的如核桃般大小的珠子。

“停吧,我信了!”易峰连忙出声,让东辰天尊停下来。

而又飞行了几年后,眼看就要离开延州地界了,易峰也再没有遇到天尊级高手的截杀,平静得有点诡异,但易峰也没有去多费心思。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九魅狐妖所知道的天妖诀与这本书册里记载的天妖诀,原本就有出入,或者根本就是两种有着不同结果的天妖诀。

落到星球表面上,确实是一片冰天雪地,和之前遇到九魅狐妖的寒枫星一样。

召唤法师用简单的法术将易峰接住,移动到了祭台上,脸色并没有太过失望。

但斩天剑毕竟是实体,那金色只是能量构成,飞退之后,斩天剑并未丝毫折损,可那金色小剑明显受到了重创。

而就在此时,天空之中蓦然出现一道霞光,一位神情淡漠的修士就在霞光之中。

那修士说完之后,包裹着易峰的霞光顿时跃出老远,跟着霞光便轰然爆炸开来。

一轮对星辰之力的吸收并炼化,却是又让易峰的筋脉更加粗壮,据斩天说,这是因为星辰之力对筋脉也有撕裂作用,但却没有太强大的表现出来,也比较容易被修复,所以才会让易峰的筋脉有着些许进步。

易峰心思急转,上品仙剑却是依然破空而来,没有任何犹豫,易峰直接甩出斩天剑迎上。两把飞剑当空碰撞,一道震天炸响在一阵光华爆闪后激荡开来。

而在这一年里,易峰欣喜地发现,那月牙玉依然不断作用在自己的灵魂之内,自己的三颗魂珠在不断地缓慢地进步着,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到神王初期的地步。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易峰失去了作弊器,失去了向导。

片刻之后,一股子浩荡无匹的剑意肆虐开来,伴随着长空中的罡风席卷阵阵风云。

循着那股子剑意,易峰凝目望去,但见远方有一道虹光由远及近渐渐靠来。

不看还好,这一看斩天就轻松地对易峰说道:“小子,这沙鼠妖情况也不乐观呀,他现在撑着如没事儿一般,实际上已经是外强中干,肉身的伤势虽然不比你沉重,但是几条主要的筋脉也都已经断裂,其实力估计能够发挥三成就不错了。其他修士也都差不多,甚至还不如沙鼠妖。现在我估计,他们谁都不敢动手了。”

沙鼠妖明显犹豫了下,但转而就答应道:“你先与你那长剑解除认主关系,而后将那法术神通刻录到玉简之中,我检查过后就依你之言放掉一人!”

她轻轻走到易峰身边,缓缓俯下身子,将易峰揽入怀里。

飘荡在密室中的黑色毒雾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全部向易峰的四颗魂珠围拢而来,疯狂地冲击着四个魂珠表面的防御。

南宫雪琪脸色顿时显得十分难看,因为她忽然醒悟,鬼灵之所以被杀掉,应该是这些九劫高手都出手了,不然以刘一川与那位剑域高手的实力,鬼灵即便是不敌,也能逃走。这就意味着,正道在得知魔尊已经去了上界后,公然撕破原来的约定,悍然出动了本来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的八、九劫高手。

易峰与这位高大的人形不死强者一道来到了死山山腰,他闭上眼眸,将自己化虚的魂力全力透出,细细感受那股子奇怪的气息波动。

于是,思量一番后,易峰决定应该将那巫妖引出来战斗,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将三女护持在身后,易可儿也可以如先前那般伺机而动。

也正是如此,易峰才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到了树林的外围,也是靠近那个中央区域的位置。而只寻觅了一盏茶工夫,易峰就见到了一个门户,应该就是通往中央区域的。

当然,还有一些准备自己冒险或对自己实力极其自信的修士,并没有组队前进,而是独自飞走。

易峰看着眼前的情形,心中一阵惊讶。地上并未有别人的尸体,证明对手是以绝对优势将一万实力强劲的魔修杀掉,甚至于连一个损失都没有。

易峰又问:“若是他不顾人质而逃走,又当如何?”

易峰先是一惊,而后就反应过来:师傅之所以要将自己逐出师门,乃是想让自己脱离这个虎狼之窝,走得越远越好。

说着,为了表示诚意,易峰当即就将盛装两朵黑暗圣莲的玉瓶取了出来。

确实,自己体内的筋脉都是刚刚被修复,一旦自己乱动,很有可能让孱弱的筋脉再次断裂,那种撕心裂肺的苦楚,他是实在不想再去尝试了。

星芒剑诀虽然已经是可以发出来,但也经常发动失败,易峰对此还未完全掌控和熟悉。为此,易峰不得不天天练习不辍,而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他与斩天剑、与星辰之力的沟通过程,只要完全相通,或者默契的程度提高,自然就能随心所欲地发动剑诀。

而应灵子则是悄然走到应成子耳边,轻声耳语道:“我说三师弟啊,你还是别执着了,小心你的红胡子被那小丫头给拔光了!”

经过许多年的修炼,易峰在星芒剑诀上已经到了后期。本来,在一个阶段的剑诀,初、中、后期没有什么瓶颈可言,只要努力锻炼,在斩天的指导下,易峰突破起来并不算难。可惜的是,从星芒剑诀到星云剑诀,却不是那么容易就突破的。

这件如龙舟一般的飞行法宝,刻录了许多加持速度的阵法,一旦全力飞驰,速度堪比易峰驱使斩天剑飞行。但驱使斩天剑飞行毕竟既耗心神也耗能量,宇宙星空如此广阔,若是易峰以斩天剑飞行,估计没有到最近的星球上,就要被活活累死。

此番又一直没有遇到有传送阵的星球,易峰索性停下来,在星空之中练习星辉剑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