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不枉遇到你 > 第119章:颜面扫地

第119章:颜面扫地

青春不枉遇到你 | 作者:源轲| 更新时间:2019-09-02

这些人,大多都是大漠之中的亡命之徒,只要年轻,能骑马,即可。

他在哪里,都无所谓的,对于别人而言,这或许是吃苦头,对他而言,无所谓:“臣遵旨。”

而且,未来能不能向西开拓,是否成功,会不会遇到阻力,还是两说的事。

对他而言,眼前的这个皇帝,不过是瓮中之鳖,和自己相比,一根手指头都及不上。

平静的声音。

方继藩咽了咽口水,他突然想吃甘蔗了。

明明他说话,慢条斯理,之乎者也,却又犹如催命符咒。

王守仁见恩师快步登上了台阶,在自己身后,他没有回头,只是身躯微微一颤。

儿子长大了,或许能理解自己的心情了。

清晨。

于是带着这鞑靼人入宫觐见,到了傍晚时,才沮丧的回来。

“……”

看来……只要看住了这个泥猴子,才能让朕放心哪。

“小人,是来预警,此次,各部汇聚于大同城外,这牵涉的部族极多,小人听说,这各部之中,有人想要图谋不轨。”

方继藩却喜欢吊着朱厚照的胃口:“殿下可不成,殿下是什么身份哪,不可,不可。”

竟是一个时辰之后,一千多万股,便统统认筹了出去。

哪怕是大明国力鼎盛,可对于天下诸国,却也需保持着警惕之心,万万不可自以为自己是天朝上国,便傲慢的眼高于顶。

…………

可是如何装逼,他们却还太嫩了。

他脚步沉重的上了其中一辆马车,邓健笑嘻嘻的目送他离开,口里还大叫着:“老爷好走,赶车的放慢一些,别颠簸到了老爷。”

见四下无人了,邓健才笑吟吟的道:“我乃方家的家奴,这一次,是奉了我家少爷,也就是平西王之子,齐国公之命来改一改咱们大明的风气,因而改头换面,来贵府,教一教王老爷怎么摆脱穷酸样。”

王不仕觉得自己的脖子,勒得慌,有些透不过气,面上赤红。

呛着了。

这天一大清早,王不仕家来了不速之客。

可是没办法,自己答应了给齐国公送一份礼的。

因此,改变社会风气,鼓励商贾们敢于拿出银子,是重中之重。

可方继藩这家伙,信誓旦旦,说是有一人,可以办成这件事。

弘治皇帝看着方继藩,方继藩看着弘治皇帝的眼神。

邓健还是有些不明白:“可是小人觉得……”

陛下最近迷恋上了统计的数据。

弘治皇帝心里对此,倒是有数。

说到底,谨慎的巨富们,个个都借鉴了历史经验,选择了低调行事。

方继藩森森然的瞪着他,一字一句的顿道。

邓健便极麻溜的……滚了。

他觉得自己头痛的厉害。

弘治皇帝轻轻的敲击着案牍,是不是为了江山社稷,他心如明镜。

事情比想象中,要轻易的许多。

现在,几乎所有的商贾们,都疯了似得,开始计算王不仕的财富了。

人人都知道,投机暴富。

勇气……不是什么人都具备的。

众人都是羡慕呀,可是呢……

方继藩坐着,慢吞吞的呷了口茶,眼眸瞅了瞅王不仕,调侃着说道:“你别光顾着说,你倒是拜下来呀。”

.....

王不仕突然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有些承受不住呀。

他捏着信,揩干了眼里的泪,他就知道,少爷离不开自己的,少爷会想起自己的,少爷这几年比较忙,这是可以谅解的,而现在……他心里欢快起来,每一个骨头,仿佛都舒爽无比。

这么多人如此大批的购买,这肯定有利可图。

弘治皇帝,第一次……见识过这么个玩法,兴奋的一宿未睡,他发现,自己哪怕是拿着算盘珠子,都无法计算自己的财富了,因为自己的财富,随时都在变更。

“卿不这样认为,莫非是害怕方继藩?”

没有任何的捷径可走,也绝不是说,先制定一个漂亮的法典,而后,所有人都遵守这个法典,于是,就海晏河清,天下太平了。

刘瑾:“……”

刘瑾突然想起了什么来,呸的一下从口里吐出肉渣。

“刘伴伴不会死了吧?”朱厚照不禁道:“可是明明,我看他面相,不像是短寿的样子呀,天庭饱满,油光满面。”

方继藩汗颜道:“殿下,肥胖的人,都是天庭饱满,油光满面。”

朱厚照便懊恼起来:“那你方才为何不劝劝本宫?”

弘治皇帝深以为然的颔首点头:“那么,朕就照准了。”他敲了敲案牍:“朕迟早,要将佛朗机舰队,一网打尽,这造舰之事,万万不可贻误。”

贵人显然在海上的颠簸之中,生了一些寒热之症。

王不仕便下意识的看向葡萄牙的总督。

这里头,是三十个西班牙金元,嗯……不少了,至少值几百两银子。

保定距离西山并不远,尤其是现在修通了道路。

尤其是通州和保定府,不断的虹吸着附近州县的人口,这人口越来越多,人员往日来越密集,货物的往日,就更不必说了。

刘瑾本是坐着,在磕着瓜子,一见殿下和干爷进来,立即豁然而起,他身子越发胖了,吞咽下瓜子肉,才艰难的道:“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干爷。”

还能说什么呢?

“陛下……”刘焱痛哭流涕:“陛下啊……臣这就让侄儿,立即收回退婚之书,这便让侄儿,将梁神医娶回家门,还请陛下恕罪,臣……希望陛下容臣等,一个亡羊补牢的机会……”

梁储一直坚强的伫立着,他不能哭,也不能情绪激动,他得表现出,淡然处之的样子,尤其是在刘家人面前,可那刘家叔侄,被当做死狗一般拖走,他红了的眼圈里,才禁不住,泪水泊泊而出。

可这是方继藩……居然觉得没有违和感,方继藩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嘛,不这样的话,反而说明他……变了……

方继藩心头一热。

这……该怎么说,该怎么说?

刘文华面如死灰,几乎要疯了。

他捶胸跌足,想到,不知多少人要戳自己家的脊梁骨,心便凉透了。

西山医学院之所以厉害,其本质,就在于有足够的银子,可以供学生们折腾。

因而,大家发现一个可怕的问题,现在是骑虎难下,进又不得进,退又退不得,横竖他娘的都得背个锅啊。

萧敬今日却是气定神闲:“奴婢斗胆进言,窃以为……新津郡王,确实已经薨了?”

这是关爱智障的眼神。

“钦天监若是说,新津郡王死而复生,不利国家,是不是还要让新津郡王再死一次?”朱厚照想不明白,他可是西山书院力学祖师爷,信奉的是科学,怎么看得上这子虚乌有的事儿。

朱厚照便撇撇嘴:“别夸了,本宫知道本宫很聪明,还需你来夸?”见着那叫小环的女子,口对着口……

“回娘娘,小女子梁如莹。”

“太子殿下,齐国公,太皇太后已是转危为安,陛下有旨,这天,眼看着要亮了,还是待开了宫门,再入宫探望吧。”

他便拉了朱厚照一把,徐徐劝说道:“翻墙而入,毕竟不雅,现在既然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这是好事,我们在此等一等便是。”

刘家在岭南,算是地方豪族,可到了京里,却声名不显,现在好了,而今,子弟之中,若有人真能出人头地,足以光耀门楣。

于是,他四顾左右,郑重其事的道:“刘文华何在?”

“草民不才,名列第三。”

可是,到了他们这地步的人,涵养还是有的,于是默默起身,侧让。

可是……他你不下去了。

方继藩说到此处,顿了顿,叹息道:“哎,当然,陛下对母后,历来是宠爱有加,想来,并不是生了什么嫌隙吧。”

见了朱秀荣,张皇后高兴的不得了,却又道:“秀荣,你怎比前些日子清瘦了,是不是那方继藩欺负你了,你和母后说,母后给你做主。”

他吓了一跳,面如土色,再顾不得其他的,心急如焚道:“赶紧,赶紧,摆驾,摆驾去仁寿宫。”

父亲比之半年多前,苍老了许多,背也驼了,脸上没有太多的血色,双鬓之间,又增了不少的华发。

那梁储见到了骑马的方继藩。

车里的梁如莹,这时正待要喊着停车。

这刘氏,在朝中,也多有子弟为官,平时和梁家走动,都是极亲切的,可今日,这刘家的管家,却是一脸异色:“见过梁老爷……”

有时托着下巴,不禁询问方继藩:“老方,为何现在的女子,都不爱伟男子了?”

哼!

随侍便拿起御案上的票子,一看,眼睛都直了:“陛下,奴婢听说,这三比零,大发钢铁队若是胜了,可是一赔十七啊,陛下真是圣明,明察秋毫,竟是统统中了。要知道,此前,坊间都说,此次保育院队……必胜……”

方继藩道:“老子是郡王,做儿子的,岂有不高兴的?陛下,国朝以孝治天下啊。若是儿臣哭哭啼啼,岂不显得儿臣虚伪了?陛下明察秋毫,儿臣对陛下毫无隐瞒,自然是真情流露,绝不敢掩饰自己的情绪,蒙骗陛下。何况,父王从前就一直教诲儿臣,方家男儿,行的正、坐得直,对人要坦诚相待,尤其是陛下,万万不可藏着什么私念,需继承家风,以忠心信为本,童叟无欺,放才对得起,历代祖宗的言传身教。”

体育场里,今日一场的足球比赛,其实看客并不多,一方面,这只是一场预选赛,还不至于引起发球迷们的兴趣。

堂官却是要疯了:“要立即见驾,不,哪怕是急报传至太庙之内,诸公手里也可,不得了,不得了啊。”

他脑子懵了。

可李东阳却站不住了,他匆匆上前几步,轻轻的摇了摇被宦官搀扶着的刘健。

他似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朱厚照耷拉着脑袋。

这祭文,竟是念不下去了。

刘健忙是叩首:“天没塌下来……”

刘健忙是取出了羊皮卷儿,上前:“陛下请看,这是送黄金洲送来的快报。”

弘治皇帝面上轻松了一些:“看来……是这样的。”他反而松了口气:“可是……”

弘治皇帝道:“这里,你来善后,继续进行祭祀,只是祭祀的,你自己随便挑一个吧,爱祭祀谁就祭祀谁。”

大家有绷紧脸。

方继藩道:“这四舰被歼灭,一旦俘获他们,将他们带回了陆地,若是他们之中,有人传递出了消息呢?到了那时,西班牙人,便会知道,我大明有如此巨舰,定当会小心防范。”

唐寅此人,此前就有建立水师的经验,何况,他又是方继藩的门生,奉行的乃是新学,做事踏实可靠,这未来的舰队,交给他,倒是恰如其分。

英国公张懋亲自前来,拍了拍方继藩的肩,欲言又止,最后苦笑:“继藩啊,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这些老东西,若能马革裹尸,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归宿,你的父亲,是老夫的老兄弟,他先去了,也没什么不好……”

张懋道:“这等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庙堂里这么多礼官,为何陛下只信重老夫,一方面,固然是蒙陛下垂爱,另一方面,也是我晓得的规矩,比别人多,那些只晓得在书里摘章抄句的人,哪里晓得这些……”

跌跌撞撞的被方继藩拉了出去,方继藩才松口气:“什么事?”

方继藩道:“好的很,他们怎么出海?”

此次击溃了四艘西班牙舰。

萧敬便怒了,呵斥道:“好大的胆,你配叫王不仕吗?今天子亲巡,率百官于怒海与佛朗机人争锋,此王不仕,乃皇帝宝舰,受大明列祖列宗恩荫,得陛下之龙威,纵横四海,蛮夷战兢,莫敢匹敌,你也敢叫王不仕?”

安赫尔伯爵已经胆寒了。

所有的经验,以及航海的认知,还有海战的技巧,在这一刻,彻底的颠覆,因为……自己积攒的那些‘把戏’,在这巨舰面前,不堪一击,对方没有任何技巧可言,但是它更快,它的火炮更多,它更庞大!

他抬头看着蓝天,无数的水手和水兵们,这一刻,都已停止了动作。

他豁然而起。

巨大的船影,在正午的阳光之下,于海面上投下了巨大的阴影。

马文升急了:“以一敌四,此乃莽夫的行为,大丈夫临机而断,不可鲁莽,不可鲁莽,何况,陛下尚在船上,你方继藩………陛下……陛下若是出了什么岔子,你方继藩吃罪的起吗?”

安赫尔伯爵紧张的盯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不堪一击!

朱厚照兴奋的道:“不错,碾压他们。”

奇耻大辱啊。

他们好大的胆子。

这两处,可都是大明门户,一旦遇袭,天下震动。

海图取了来,直接铺在了甲板上:“西班牙人对于我大明的海域,所知不多,他们的航线,一定是从我大明这里刺探而来的。因而,只要我们顺着海图中天津卫至泉州的航线一路追击,若是我们的船够快,就一定能在半途,追上他们!”

所以,任何一条航线,都是开拓而出,当初徐经所干的事,就是如此。

因而,这条大明开辟出来的航线,就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

对呀。

不错,身为大明天子,或许……理应如此。

可是……哪怕是如此,这还是不合规矩啊。

哪怕是还没倒下的,也个个都是病怏怏的。

这一副老骨头,怕是要交代于此了。

“只是……”马文升咬咬牙:“陛下下旨出击,本意是要歼灭西班牙来犯之敌,可是……陛下,这怎么追的上?那西班牙的快船,宁波水师的快舰,尚且追之不及,何况,他们是登州出发,而臣等却是天津卫出发,这中途,相隔多远啊,老臣在出航时,本不敢说,只恐败坏了陛下的兴致,可是……到了如今,如鲠在喉,是不得不说了,陛下……佛朗机舰,是追不上了,齐国公要追,这是因为,他的父亲过世,满怀着国仇家恨,这才变得不理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可是……这于事无补,意义何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