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不枉遇到你 > 第3章:狂龙天地

第3章:狂龙天地

青春不枉遇到你 | 作者:源轲| 更新时间:2019-09-02

“十五年前,大秦先太子之事。”虽然已经查到,当年的事和长生门有关,可秦寂言仍旧要问一句。

这一次,他们一定要把犯人带回去,不然死的就是他们!凤老将军一脸是血,可他却没有急着去包扎,而是扶着风遥的手道:“风遥,你是我凤家人,从今天起你就改名叫凤于遥,于字辈,与于谦一个辈分。于遥,记住,我凤家的男儿从出生,就以保家为国为己任,你切不可落了我凤家的名声。”

很快,就有一小队人马,杀上了城墙,将赵王安排在城墙上的兵力一一解决。

顾三叔在外当官,就凭他那六品小官,根本照拂不到顾家,顾家也没有办法沾他的光。

因查到与案宗上完全不同的东西,顾千城脸上的表情不免有凝重了几分,接下来的检查就更严谨了。

不疼,顾千城也就随秦寂言了……

武定剑眉拧紧,重重点头,“殿下一向守时,恐怕是遇到了麻烦。”

暗卫碍于顾千城的命令不敢上前,可也不敢掉以轻心,只得亦步亦趋的跟着……

顾千城反应比他们更快,不仅灵敏的避开了他们的攻击,反手还给了他们一击。

顾千城哭得像个小孩子,眼泪鼻涕齐流,糊了秦寂言一身,嘴里仍不断的低喊着,“你怎么才来,你怎么才来。”

贤惠这种词能用在男人身上吗?就在长生门的人,想着要如何才能阻止秦寂言和大军离开,保住北岭秘密时,秦寂言已有所行动了。

“区区一个长生门算什么?胆敢害我们殿下,别说一个长生门,就是十个长生门我们也敢抄。”凤于谦懒得与倪月废话,一挥手:“把人拿下!”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顾家人是守本分,可顾老夫人这位贵妃之母却是骄纵不可一世,做出刨媳妇坟的事。

紫衣女官皱眉,想也不想就道:“太后的意思就是皇上的意思。”

“终于要熟了。”秦寂言死死盯着火焰果,生怕一个错眼,火果就落在地上化为灰烬。

协议达成,术数师一行得以走到石门前,指着石门上的数字道:“按在13上面。”

“是。”小太监不懂秦寂言这话的意思,可秦寂言身边得用的大太监却明白,立刻上前应是,并把一头雾水的小太监带出去。

屋内,顾千城散着头发,抱着孩子紧紧搂在怀里,哭得泣不成声。

秦寂言无事人一般坐在床塌旁,端过太监递来的碗,很贴心的给太上皇喂汤,“皇爷爷,你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我自会处理好。”

顾千城站在一旁并没有闲着,她一直在找机会放冷箭,以有心算无心,还别说,真让两个武者吃了大亏,虽然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可也让他们实力减弱,减轻了暗卫他们的压力。

封似锦现在哪里有心情喝。

日后,承志才是国公府的继承人,才是国公府正儿八经的大少,他不过是一个五品小官的儿子。

至于她身边的下人?

秦寂言的属下是尽职的,他们不仅成功的,把顾千城的“礼物”送到了该收的人手里,还顺便把顾家一行人的反应做了实况转播。

“臭小子,死在临头还敢给老子嘴硬。放下火把?我们为什么要放下火把,我们现在要这船连你一起烧了。怎么?害怕了吧?害怕的话现在就下来,给你爷爷我磕头求饶,你爷爷我一高兴,说不定就会放你们一马。”猪头六看秦寂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只当他是装的。

“半壁江山虽然夸张了点可也差不多,我太外祖姓柴,当年柴家手握大秦三分之一的兵马,可谓是权倾朝野。皇爷爷能坐上皇位,和柴家的支持有莫大的关系,当年要没有柴家的支持,他根本坐不上皇位。”

秦寂言反应极快的抱起顾千城,“呆在马车里别动,我下去看看。”

和揪出奸细相比,其他的都不算什么。

“醒过来?”太上皇冷笑一声,“顾千城,朕一直都知道寂言器重你,朕今天到要看看,没有封老爷子帮你,你说你要怎么阻拦朕出宫。”

“必输的局,确实不用赌。来人……”太上皇信心满满的说道,而随着他的话落下,破窗声与破门声响起,一群身着禁军服侍的士兵,握着长枪大刀冲了进来,可就在此时……秦寂言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心里有万分不情愿,可却不得不打起精神,陪老皇帝下一局……

秦寂言一出皇宫,就知道老皇帝之前因何事不高兴,原来……

秦寂言是什么人,怎么会给一个小小的将领面子。

“放开你?你在开什么玩笑。”顾千城止不住冷笑,拖起跛脚男人就往洞壁上撞,就如同昨天跛脚男人扯着她的头发撞墙一样。

顾千城也没啥好心疼的,拿起匕首就去撬脚上的铁链。锁住顾千城的铁链,就是监狱里常用的链子,没有多久顾千城就撬开了,而且还没有破坏原锁。

锁芯刚刚被她挑坏了,顾千城直接扣死,正好让他无法解开。

“本宫退了兵,赵王叔就会放过他们吗?如果赵王叔同意放过全城无辜的百姓,本宫就是退兵又何妨。”今日退开,并不表示永远后退,赵王连这样的主意都用,可见他已经无路可走了。

他们落到今天这个境地,是老管家一手造成的。老管家真要让她过得舒心,就别把她丢在让人窒息的舱底。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问唐万斤,这一路上我们两个不知多可怜,我什么都不懂,唐万斤就更不用说,他比我知道的还少,我们两个一路磕磕绊绊,我成天念叨着你的名字,多希望你出现在我面前。”顾千城搂着秦寂言的脖子,整个人都埋在他的怀里。

“一年,万一本王不到一年就登基了呢?你要让本王登基的时候没有皇后?”秦寂言一脸别扭的说出这话,顾千城当即愣住了,傻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殿,殿下,你这是在求婚吗?”她居然在古代,听到一个男人跟她求婚,真得好感动。

“当然……”不是,我要娶妻,哪里还需要开口求婚!

他身边的人个个都了解他,这些人要是背叛了,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

要知道,现在可以没有计算机什么,长生门这些人完全是凭手算,这简直是要人命。

今晚的月亮还算圆,可这点月光却不够顾千城看路,顾千城削了一节树枝,然后在上面缠上布,做成简易的火把,举着这火把往回走……

“啊……”顾千城悲痛得大叫一句,心里又恨又悔。

“她自己有办法。”秦寂言冷酷的说道,转身上马时,正好看到顾千城正跌跌撞撞的,朝那匹拉车的马走去。

顾千城又上前两步,蹲在那马身边,伸手轻轻地抚着马头,那马刚开始还有些抵触,很快就乖得像狗崽子一样,哼哼唧唧,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是。”来人虽然觉得挺可惜,可不敢违背秦寂言的命令,拿着东西就往外走,走到一半,又听到秦寂言道:“给顾家介绍一个状师。”

顾千城哀怨的看着秦寂言,她高兴秦寂言为她出头,可这么不管不顾,真的不会被人说成祸国红颜吗?

双眼红红,声音哽咽,可确实是平静了下来。可是这样的顾千城,更让秦寂言担心。

“殿下,不是我不给你消息好不好?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传消息出去。”顾千城默默地挣开,后退两步,与秦寂言保持安全的距离。

“我……”自是不想的,尤其是这几年养尊处优的日子,更是让他们舍不得死。

锦衣卫首领不知老皇帝这是何意,但此举对顾千城和秦寂言有利,锦衣卫首领想也不想就应下。

秦寂言轻轻一带,将顾千城按在腿上——打屁股!

打她记事起,她从来没有被人打过屁股。他们一家子军人,犯了错直接丢进部队,再严重一点直接拿马鞭抽,从来不存在打屁股这种羞辱人的事。

“为了那个不把你当女儿的父亲,你不声不响的丢下我,你还说你没错吗?”秦寂言越想越生气,而最生气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发生这么大的事,你第一时间不是派人进宫告诉我,而是去找六扇门,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顾千城有没有把他,当成她的男人,她的依靠?

“还有下次?”啪……秦寂言又打了一巴掌,虽然隔着衣服,可那清脆的巴掌声,还是叫人讨厌。顾千城咬着唇,委屈的道:“能不能不打屁股?”

“圣上,龙体为重。”武将还要劝说,可是正前方的土丘已经到了秦寂言脚边,一边利剑从土里刺出来。

只是,西胡人居然天真的以为,只要毁了凤云霁的尸骨,就无法确定风遥是凤家子孙吗?

顾贵妃被禁足,他们连递个话进去都不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皇上一步步打压五皇子和顾家,看着顾家在朝堂上好友,一个个远离顾家。

老太爷忧心忡忡,可他年纪大了,精力有限,脑子也不像之前那般清明,怕自己做出错误的决定,便将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招来,打算问问两个儿子有什么法子。

暗卫摸清了地,便按原路下山,拿着秦王府的令牌去军营调了一千兵马。

“我操他大爷,我们中计了。”有精明的人立刻就明白了,昨晚皇帝老儿哪里是放过他们,皇帝老儿是要一锅端。

“你们继续找,我回去禀报娘娘。”领头之人果断做出决定,其他人忙分散开来,朝四面八方追去,务必要追到秦寂言的下落。

顾千城无奈的道:“没办法,承欢虽然有些天赋,可并不是天赋异禀的天才,他只比普通人强一些,我不能要求他每样都做到最好。”不是不想,而是人的精力有限,做不到。

顾千城嘴上说狠,可心里还是心疼他们的。要不心疼他们,根本不会在第一时间,上前给他们包扎,也不会等他们一起来吃饭。

“没事,姐姐不会有事的。姐姐敢一个人出门,肯定是有准备的,你和承欢是瞎担心。”顾千城揉了揉顾承意的脑袋:“以后遇到这样的事,你们要相信姐姐,姐姐不会让自己有事。”

“鲁莽无脑,难怪轻易就倒向北齐皇帝。”在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过早的站队并不是什么聪明的选择,尤其是呼延千霆的出身给他足够多选择的情况下。

太监念完折子,弓身退下,秦寂言看着满殿大臣,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静默片刻,给足这些人压力,才缓缓开口,“你们可有话要说?”

秦寂言当日传信,说了十天后回京,必会在十天人赶到,只是具体什么时候进京,以什么样的方式进京,那就不知道了。

有这句话,随行前来的人就安心了,一个个伸长脖子,就想看秦寂言回没有回城,可是……

“刀枪不入?那用火吧,这玩意儿水嘟嘟的,咱们把它烤干。”顾千城的话落下,暗卫就立刻把它丢地上,那白卵落地的瞬间弹了一下,又在地上滚了几圈。

“我随便说的,哪里知道就真成了。”顾千城发誓,她真的是随便说的,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私诏并没有当众念出来,可前有钦差到来,后有秦殿下宣布回京,军中上下都明白,秦殿下这次是真得回京了,而且都不会再回来了。

“当然记得,我们要走那条路吗?”在京城和西北之间画一条直线,以最野蛮的方式,横穿那条直线,遇山过山,遇河过河,那么艰难的路,顾千城怎么会忘记。

也幸得秦寂言手下留情,在踹人的时候还考虑了景炎的安全,虽说从火海中穿过,可速度快,景炎只是被火灼了一下,伤了头发与衣袍,本身并没有被烧伤。

“运气还没有差到极点。”景炎回头看了一眼,自我调侃道。

真不知,今晚的结果到底会是怎样?顾千城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可顾承欢依旧摇头不肯说,“姐姐,我的腿已经没事了,大夫不是说休养半年就能恢复正常吗?我们不提这事不行吗?”

顾承欢说得又快又急,好像在怕什么一样。

打架?除了腿和心口外,他其他地方都没有伤,他爹娘到底是有多瞎,才会认为他是真得打架受的伤?

程将军此会顾千城一点也不了解,与其花时间去查,她不如找秦寂言,反正秦寂言也知道这件事。

君亦安强压下心中的不安与担忧,在长生门特使的监督下,以药王女儿的名义发信信函,请求这些欠药王人情的人帮个忙,也算是还了药王的人情。

“记大功有什么好处?”顾千城侧过身,笑眯眯的索要好处。

“让祖父和父亲担心了,我没事了。”顾承欢嘴里的药丸早就咬碎吐了出来,此时脸色煞白,虚弱地躺在那里。

“老太爷是不是知道什么?”顾千城又问。

本想继续提起神女塔的案子,可秦寂言却先一步道:“对了,本王听说你要嫁人?”

前后两句话极度矛盾,可是……

“停,告诉他们,朕上门求见圣后。”先礼后兵,秦寂言并不想一上来,就与长生门打打杀杀的。

秦寂言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静静地站在殿中,任由长生门的仆人将椅子搬进来,然后……不坐!

边嚼着草顾千城边寻找药草,先把自己头上的伤处理一下,至于身上的伤顾千城倒是不在意,只是皮外伤,疼了两天就好了。

“有了这药引,我三天内就能制出解药。”药王早已配好药方,只是迟迟寻不到药引,现在药引拿到了,就没有什么好等的了。

“当然可以。这里的东西顾姑娘你都可以随意取用。不过有一点,那就是不能带出去。”虽说大秦银庄的银票,已经换了一个版本,可这些银票要是流露出去,那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其他人还好,虽然不舍可都明白,顾千城在战场上不安全,而且他们也会因为顾千城分心,顾千城现在回京最好不过。

帮忙打老鼠吗?能打几只呀?

如封似锦所说的那般,不过两天的时天,甚至登基大典上发生的事还没有查出一个结果,就有朝臣上书请秦寂言立后,采选嫔妃,充盈后宫。

得,封大人只得转身,随太监去御书房。

到不了江南,拿不到解药,会失去孩子。可要是她腹中的孩子,因为颠簸保不住,她跑去江南又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