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不枉遇到你 > 第49章:过甚其辞

第49章:过甚其辞

青春不枉遇到你 | 作者:源轲| 更新时间:2019-09-02

可现在,躺在莫庭的怀里,蓝弦却是舍不得起身,这个怀抱太温暖了,也太安全感了,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要依靠……

“你们去准备一下,还有三十分钟记者招待会就要开始了,把给你们准备好的话都记好,不要在记者会上给我出什么问题。”

现场直播的摄像头,一一扫向获得提名的女艺人,那几个没有获奖的女艺,虽然极力克制,但脸上依旧有着浓浓的失望。

“在这里吃?吃什么?”莫庭不解的反问着。

人这生只能拿一次新人奖……

叩叩叩……

蓝弦笑了笑,的确,这个情况下,对方可是骑虎难下呀……

欣赏?那种蹩脚的演技也好意思在她蓝弦的面前秀。

“蓝弦,你给我站住。”邵阳的脸色变得想当的难看,一把拉住往外走的蓝弦,这蓝弦居然是玩真的。

对方明显是来找茬的,她蓝弦当然也没有必要客气了,没有等karl,蓝弦一个人朝舞台前方走去,特意放缓脚步,让身后的karl一行可以跟上……

星娱不能确定,所以他们只能等了,给蓝弦一个喘息的时间,毕竟蓝弦的演技的确不是盖的,放眼娱乐圈没有几个人能超越的了她。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心,那些对着记者哭诉融柳生前多好,多么照顾他们之类的报道通通没有见报。

“好。”蓝弦将报纸折好,放在桌上,起身。

嗷……某些人真相了,原来颜总监也有被人潜的时候。

这个圈子最可怕的就是,你得罪一个人就等于得罪整个圈子,演艺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部分的资源总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

这份合约关系她今后的路,她只信自己。

“蓝弦,我们靠自己一步一步也可以走的很好。”白雪再次道。

“呜呜呜……蓝弦呀,我们怎么办呀,我们打了这几个人,麻烦就不断了…”白雪佯装的强悍没有了,想着地上几个人的身份,一时间头都大了。

在〈神之子〉连续三天票房长红,蓝弦也连续出席了三天相关活动后,莫庭终于受不了,直接找上星娱,把蓝弦给支走了……

蓝弦正搭乘飞机,前往法国给绽放拍下一季度的宣传照,还有顺便参加绽放在法国的服装秀。

同时公开声明交莫放交给刑事机关,他们不会去追究莫放的刑事责任,因为以融柳的善良一定能原谅莫放,毕竟莫放也是因为精神失常失手造成融柳的死,什么死者以逝呀他们不想再让另一个爱融柳的人受伤呀……”

不接受演艺圈的潜规则,这是融柳的坚持也是蓝弦的坚持,但是蓝弦明白不给白雪一个理由,白雪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是蓝弦呀……”两人的语调那叫一个怪异,第三声不说,还转折加转折的。

“白雪,去查查看,是不是有人在暗中操控媒体。”蓝弦的脸色也极为不好,这些报道很明显的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有人想把她排挤出这个圈子……

“真的是这样的吗?如果真的你所言,那么为什么是你,莫庭先生与墨云天先生同时对你刮目相看。”

电视前,观众只看到蓝弦的好脾气与温柔,一点也没有炒绯闻的意思,反倒不着痕迹的宣传自己新接拍的电影。

“那是您的事情,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蓝弦提醒道。

极致的红给人的感觉不是妖艳而是气势十足,微扬的头有着不需要用言词来说明的骄傲,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女王气场,更让人明白这个女人有着掌控一切的实力。

昨天晚上,两人算是不欢而散了。除了莫放的事情,还有回国的事情……

每拨弄一根琴弦,那痛苦就加深了一倍,那迷茫与挣扎,还有那份不知如何面对未来的人生……

如果真的想红的话,为什么才红起来就毁了自己,而且你真的不怀念之前被粉丝和记者追捧的情景吗?

可即使模特们不敢乱来,但整个身体却是柔和了起来,眉眼间荡漾着脉脉深情……

而沐菲的背后团队对于这种炒作相当精通,他们不会冲破莫家的底线。

“一点红肿而已,去药店买个药擦一下就好了。”蓝弦用力的甩开莫庭的手,融柳的身体也对昆虫过敏,她相当有经验的好不好。

记者的相机不停的对着蓝弦猛拍,各种角度都不放过,星娱不希望旗下艺人蔑视融柳的消息传上出太多,但这为融柳悲伤的消息则不会嫌少的,与星娱乐交好的几家报纸都开始想着用蓝弦来消弥红颜与紫心带来的负面影响。

蓝弦在红地毯上,是莫庭一手准备的,在此之前蓝弦也是不知道的,当打开那件礼服时,蓝弦第一时间震惊了,衣服好看是其次,重要的是莫庭为她花的心思。

融柳?

蓝弦看着粉丝自己建的论坛上,那些支持者对自己的关心,脸上有着淡淡的笑。

难道老天爷让她融柳重生就是为了被莫庭吃掉?偶像剧这种东西,前期宣传到位,一般第一集的收视率都会不错,不过再好偶像剧终究是偶像剧,有百分之三到五的收视率剧组就要偷笑了。

听到蓝弦的回答,莫庭的嘴角上扬,可现在要处理的不是这个,而是……

因为除了绽放的代言,其他的代言,蓝弦签的都是在合约到期前的……

莫庭?

可演员的试镜基本上没有公平可言,前后的顺序相差很大,前面出场的只要不太差,一般都会给导演留下极好的印象,而后面出场的,除非压得过前面的,不然的话你根本无法在对方心中留下印象……

这些东西是多年前,她无意间在网络上拦截到的,一直也没有打算动过。

明天,又是一场狂风暴雨吧。

“既然如此,我去先回去了。”蓝弦后退一步,剩下的戏都与她无关了。

不过和那导演打好关系算值得了,没有那一瓶总统之爱,蓝弦除了一出场有一个镜头外,其余的全是坐在嘉宾席上,摄像师连个镜头都不会给,这样上节目不如不上。

毕竟昨天后台发生的事情,沐菲可是功不可没,没有她去找蓝弦麻烦,蓝弦也不会引起墨云天的注意……当蓝弦转身时,就看到莫庭脸上那狐狸般的笑,再看莫庭站的位置,刚刚好卡在进出浴室门的中间,这……

对于莫放的情况,蓝弦比任何人都任何人都清楚,因为无论蓝弦多么忙,晚上一定会回莫放的邮件,有时候还与莫放在msn上小聊一伙,说着只有融柳与莫放知道的事情,这样莫放就会更加的相信融柳活着……

明明不怎么待见他,还要表现现惶恐与喜悦,这个艺人的演技好的没话说,如果不是无意中捕捉到她眼中的神色。他墨云天也会被人给骗人。

墨云天一点也不认为自己的邀请很唐突,再次道:“你没听错,怎么?没有兴趣吗?”

“她。”墨云天无视经纪人痛苦的表情,指了指蓝弦。

而墨大神的经纪人却不理会了,指了指后面的化妆台:“大神,你快去做准备,我和白,白雪先生去找导演与主持人。”

“哈哈哈,好你个颜末呀,你是想祝蓝弦大红吧。”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相信《神之子》的票房,无人能敌,毕竟这是墨云天……

公寓不大,一室一厅的布置,不过这公寓的安防做的很好,住护的隐私能够得到保证。

在蓝弦与墨云天身上扫过,发现蓝弦的视线在莫庭一出现时,就落在莫庭的身上,简大经纪无法偏颇墨云天,同情的看了墨云天一眼:大神,你还没恋就失……

墨大神去演还差不多,蓝弦怎么演呀?

“蓝弦早……”

……

白雪起身给蓝弦倒了杯水,又将手中三个剧本递了过来:“蓝弦,颜总监让我去挑剧本,我看了一下这三个比较适合你,你看看想出演那个。”

蓝弦,或者说此时的小七躺在地上任百虫缠身,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用悲伤与无助的情绪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应该怕吧,哪女不怕虫子的女孩子,蓝弦很敬业。”导演解释着,他清楚的看到蓝弦开拍前眼中的恐惧,他是导演他不会看错……

蓝弦看了一眼便摇了摇头,潜规则无处不在,但是蓝弦很确定天皇娱乐那几个女艺人,勾搭的那几个外国人绝对没有说话的份量,身份气质一看是精英,但这也说明他们就只是一个打工的罢了……

就这样,蓝弦在日本闹的万分嚣张,又同样高调的离开了日本。

“总裁你真没事吧?”风子颇为担心看着莫庭,他很少看到莫庭这么消沉的样子,隐隐有几分不安。

他心情不好,很不好,当他发现蓝弦的秘密时,他想和那个女人就此各走各的,以后都不要再见,可是两个月没见,他该死的发现自己想她。

可惜,造成这娱乐圈大混乱的蓝弦,却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照就演自己的戏,只不过如果细心的话,大家会发现,蓝弦对上一任那,金鸡千花奖最佳女主角得奖的女艺人相当的提携……

而在这个部长双规后,金鸡千花奖也被取消了,以后在国内就没有这个奖项了……

不过,干记者这行的就是润笔费要收,新闻照写……

比耐心吗?

台上,主持人妙语连珠,气氛很是活跃,两个主持人一搭一唱,很懂得控制节奏,把台下的艺人逗的笑声连连、掌声不断……

不过,凡事不能看表面吗,蓝弦不知如何应对,只好微笑。

快要完结,不是说……就这样的完结!在绝对的权势面前,所谓的实力、算计通通都是浮云,我早就明白,可为何依旧会心痛——蓝弦

当然,这件事情蓝弦也是知晓的,毕竟两人日夜相处,莫庭要瞒蓝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莫庭根本没有隐瞒蓝弦打算,当初蓝弦失了最佳新人奖,伤心难过的样子,莫庭一辈子都不会忘。

“蓝弦,换衣服,我们出去吃饭。”莫庭直接命令道,说话的同时亦起身。

“boss收回你的眼珠了,人都走了,看不到了。”摄影师一脸不客气说着,嘴巴里嘟囔着什么,莫庭没有听清在,他也没有听的打算……

“侨恩,绽放的宣传照都拍完了吧。”莫庭这话问的无意,可却让侨思警觉了起来,想也不想就摇头:

“没有,没有,还要再拍一天,再拍一天,有几组拍的不好,我要求么重拍……”

“那你记一下,13919800620。”墨云天大方将自己私人号码报了出来。

“我是莫庭。”莫庭坐在车内,点起一枝烟。

语气很客气,但双眼却透着高高在上,不容亵渎的高贵。

蓝弦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女持人,蓝弦的眼睛向来温柔似水,这还是她第一次用这么冰冷的眼神,而这个眼神被大屏幕给捕捉到了……

“代言?这个时候还有人找我代言?”蓝弦嘲弄的一笑,什么公司这么有眼光,知道做长远的打算。

哈哈,他明白了,明白了,当年那场刺杀,父皇早就知道他是真正的幕后主使人,所以才会在皇兄一站起来时,就开始布局杀他,他真蠢,自以为天衣无缝,却忘了那人是皇帝,原来早在那时他就埋下了死亡的种子。

皇上的眼里,闪过一丝阴沉:皇儿想必知道是谁吧,昨晚皇儿调了那么多人进来,可惜还是让她得成了。

儿臣无用,护驾无功,肯定父皇恕罪。跪了下来,语气里是请罪的惶恐,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一点也不担心,父皇如果真要治他的罪,启会让他进宫见到他这个样子,而且,依父皇的样子,定是没法救了,如果能有救,父皇定不会如此示弱,当年遭刺,被埋雪山时,他就知道,他的父皇,能活下来,定不在意牺牲一切。婉如轻轻的抱着知心,在知心的耳边说着

“姐姐,秦府的事早已与你无关了,不要将他们背负在自己的身上,而且一切都是我,如果不是我任性的抢婚,那么你就是曦王妃,而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的,所有的事都是我的任性与妒嫉造成你的,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别再自责了。还有,大娘是轩辕曦杀的,与太子无关。”

“轩辕晗,我们也许可以回到原点。”知心说完这话,转身就外宫殿外走去,只留下轩辕晗一个人呆呆站在那里,想着知心刚刚这话的意思。

宇定北欲上前,却被影挡住了:“闻人大人,去而复返,为何?”

“宇当家的要和本官谈什么呢?”他的确没想过直接把宇府弄垮了,要知道弄垮一个宇府可得瘫了轩辕王朝一半的经济,到时候还得扶持别一个宇府出来。

说完,还真的大声叫着管家。

那些隐在暗处一直不停的寻找轩辕晗等人的护卫也立马出现,涌至城墙处,东西一丢失,他们就隐在这附近,那偷东西的人,一定急着出城。

“伤口又裂开了。”这个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

“婉如,快帮我们准备一间房间,备好热水与伤药。”

“继续盯着,随时汇报动向。”

“恩,他们密谋的书信,我拿到了,所以触动了他们的防卫,和那群人打了一架,他们人多,所以才受了点伤。”

日子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着,一眨眼过了三个月了,寒冷的冬天都快过去了,院子里碧绿的花草提示着春天的脚步就要来了,而轩辕晗的腿还没有什么进步,只不过这个冬天,寒毒最易发作的季节,在秦知心的控制在只发做了一次,而且很快很快,那痛就过去。

“告诉我什么?”轩辕晗真的做了什么?

“呀”一声痛苦的惨叫声,传进了大厅,知心心一震,轩辕晗寒毒发作了?

“恳请皇上立即派太医前往。”众大臣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给皇上好感的机会。

“靖暄,你不觉得奇怪吗?益州真的是发瘟疫了吗?”眼神,直直的看向闻人靖暄,不容他躲避。

“住嘴,本宫现在不想听到你的声音。”轩辕晗厉声的打断,语气中的气愤与怒气怎么也掩饰不了。

轩辕晗一个健步上前,这一次的分离比上一次更甚,上一次以为知心死了,伤心欲绝,而这一次却整日担心知心的安危,恍恍不可以终日,像是耗尽全身力气一般,闻人靖暄站一旁,落寞的后退了一步,看着眼前这画面,实在刺眼致极。

“闭嘴,你有什么说话的权利,要不是你,知儿怎么会被人绑走。”边说还不忘别看看四周的黑族人。

“你,什么意思?”

“你无耻,居然说出这种话来,你还是不是男人?”

“啊”对面客栈突然传来了小二的大叫声,以及路人的尖叫声。轩辕晗与郑国公刚出来就被这叫声给吸引了过去,对面的客栈二楼有一间客房的墙面突然整个被掀开了,客房里的情景整个都被围观的人看着了。

“快,少爷饿了,还不快去把那鹿茸熬的小米粥给少爷端来。”听到影或者说敏之要吃东西,妇人的眼里再次流出泪水,敏之,他好久都没说想吃东西了。

“知儿,我……”轩辕晗绷紧的情绪有些放松,好在,好在知儿只知道这一件事情,没有知道其他的,那就好了,现在,现在自己明白了自己对知儿的心意,那么,以前的种种就要摸杀掉,让知儿再也不会发现,反正以知儿不问事世的态度,只要没有人向她透露,她是不会察觉的。

语气里有着伤感,燕子楼和这竹屋一样,对他来说,是有意义的,可是自己的孙女没有继承的心,他又能如何。

“去吧。”挥挥手,幽冥手的语气里满是笑意,丝毫没有离别的伤感,他高兴,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觉得如此高兴。不仅仅是韵琦找到了一个好相公,更重要的这个孙女婿对他的味,经过今日一谈,他已把这个年轻人视为忘年之交了。

午时了,两个人才只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吴清还好,秦知心已是又渴又累,看着初春就满是汗水,步伐开始零乱的秦知心,吴清提醒道:

秦知心看了看身边身轻气爽,连脸色都没变的吴清,再看看自己,发丝零乱,满脸汗水,脚步虚浮,一脸尘土的样子,知道吴清是为她好,便不多说,随地坐了下了,垂了垂自己酸痛的双腿,接过吴清递来的水和食物,便小口小口的吃着,水是知心午间让加了些盐的淡盐水,干粮就是普通的牛肉干,虽然没什么味道很难吃,但很能充饥与恢复体力。

“你对得起知心吗?你对得起为救知心而死的影吗?”

听到闻人靖暄的话,“吴清,扶他起来。”

刚起身的闻人靖暄看到轩辕晗的样子,得意的笑着“你这辈子都妄想知心嫁给你。”

“你们总算回来了”黑言舒看到眼前这四人,立马上前。

轩辕晗听到后,什么都没说,一把放下吴管家,就往太子府走去,那步伐虽还能称之为走,但却比常人快了不知多少倍。

“没事,太久没有见到知儿,很想知儿了。”原本想说的话,突然改口,看知心的样子,她应该是明白的。

“如果我和你一样之前是个傻子,我娘才不会管我死活。”泪已控制不住从婉如的眼角滑落,她想起当年一个人被丢在落院,被丫鬟欺负的情景。

“你知道我有后悔吗?原本以为嫁给他会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可不想嫁给他才是我不幸人生的开始。”

“曦王爷待你不是挺好的吗?”知心想着,她们回门的那一日,她还记得曦王对婉如的细心与体贴呢。

“清,去查查看,今晚有没有人潜入溢州。”烧城池,这种不伤根不伤本,但却会添乱的事,绝对是为了趁乱而入才做的。

“知儿,我”轩辕晗也察觉到了自己刚刚所说的话有错,但却又不知如何解释,只是用充满柔情的眼,看着知心。

彻夜长谈,彻夜布暑,这一晚命令如同雪片一般从太子府纷飞到轩辕王朝各处,两个人在轩辕王朝都是抵得了半边天的人物,他们要出京可不是想走就能走得了的。

一群人在黑言舒安排的人带领下,慢悠悠的在黑族的树林里逛着。

“哦,是吗?”皇上继续摸着扳指,光明正大的看着这四人,焦急的轩辕曦,紧张的秦婉如,淡定的知心,还有那老神在在的轩辕晗。皇帝在心里摇摇头,难怪曦儿斗不过晗儿的,看看晗儿的冷静,再看看曦儿的鲁莽,晗儿在局势丕变时,依然能够波澜不动,让对手找不到一丝破绽,再看持曦儿,摇了摇头,难怪当天,即使拿着自己的手喻也无法从太子府带出人来。

闻人靖暄的管家,拉着大夫匆匆赶来,大夫想上前,可去被闻人靖暄给挡住,管家不得不提醒。“大人,你快松手呀,大夫来了。”

回答他的,只有知心苍白的脸色,与无血色尽失的双唇。

“少爷,先让大夫看吧”

老大夫也是京城有名的治外伤的,立马进入状况。“把热水和纱布拿来。”

“她怎么了?”

“他没有野心吗?可我觉得他那人怪怪的,一脸凶恶,又手握大权的,怎么会没呢?如果他没有,那谁有呀?”宇北定北,那人就长了一副坏人相,人家不是说相由心生吗?她对那人没什么好感,可是影说他没有,好吧,她就信他没吧。

闭上眼,却了无睡意了,幽韵琦的话,让他想起了他不去面对的事实,为什么?为什么如此积极的去争宇家的权势呢?

“皇上英明,怎么会是暴君呢。”故做慌恐的一跪,他认了,他就是个奸臣,他不怕背一世骂名,反正他身后有皇上挡着,一时半伙死不了。

用完就丢,哦,不是,是还没用完就丢,有这样的人吗?

轩辕晗一个健步上前,这一次的分离比上一次更甚,上一次以为知心死了,伤心欲绝,而这一次却整日担心知心的安危,恍恍不可以终日,像是耗尽全身力气一般,闻人靖暄站一旁,落寞的后退了一步,看着眼前这画面,实在刺眼致极。

“知儿,你还好吧。”终于,轩辕晗一改之前的疲备,精神十足的打量着知心。还好还好,没有瘦,有没有受伤之类的,还好,还好,看知心面色红润,想必这黑族的生活不错。

知心这才打量着轩辕晗与闻人靖暄、吴清三人,看三人除了神色有些倦之外,其他的倒还好,没有受伤。“看到你们平安,就好了”

“好了,晗,与靖暄无关”拉了拉轩辕晗的衣服,随即看看围观的人群“晗、靖暄,我们进去再说。”

“轩辕晗,你不知,并不代表那些事物不存在地,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你看到了吗?”终于摆脱了知心是因他才被绑的阴影,闻人靖暄整个人声音都大了起来。

“敏之决定就好。”坐在主位上的长老代众人回答,唉,他们现在有决策的权力吗,他们现在就希望敏之能有个度,别把宇家给弄垮了,不然,他们可就没脸见宇家的先辈们了。

“既然对于此事,大家都没有意见的话,那么月银一事就这么定了。敏之还有其他的事要与众位长老相商,就不留众位叔伯了。”

“大家放心,我宇定非定会为大家讨回公道,不能让掌权人如此儿戏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