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不枉遇到你 > 第89章:千言万语

第89章:千言万语

青春不枉遇到你 | 作者:源轲| 更新时间:2019-09-02

话音刚落,掌控者三千双眸子突然开阖,一道道恐怖的光芒洞穿而出,击穿了时间源头,瞬间打在了林逸等四人身上。

回到绝王府后,凤阑绝望向上官云端,略带疑惑的问道,“我怎么感觉你跟太上皇之间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要你住口……”上官傲天的双手不断的收紧,收紧,很显然是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而双眸中,更多了几分无法控制的沉痛,自己心爱的女人,扑人这般的诬蔑,而且那个人偏偏又是自己的娘亲,他。

“绝王说了,他会娶我的,会给我一个正正当当的名份,而且,绝对不会是妾。”那个女人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再次怒声说道。她说话间,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很显然是想要查看上官云端的表情。

“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吧,孩子是无辜的。”那个女人可能是真的急了,眼泪都出来了,害怕中,也多了几分伤痛。

夜无痕微愣了一下,眉头下意识的微微的蹙起,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叶寒,脸上似乎微微的隐过一丝异样,唇角微抿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终却并没有说出来。

他此刻的声音中,是满满的沉痛,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管发生什么事,在本王的心中,你永远是你,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本王这一辈子,爱的人,只有你。”

想到此处,凤忆希的唇角不由的微微的抽了一下,既然早就知道了,刚刚还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皇嫂真够狡猾的。

像这般敢爱,敢恨,又敢言的女人,他们还都是第一次见到。

这件事似乎真的有些。

“父皇,我刚刚说的没错了吧,这可都是皇嫂的功夫,你都不知道皇嫂刚刚有多威风,让那些百姓们全部都自愿的而且是争先抢后的上台捐款,要不然,怎么可能会捐到这么多。”凤忆希的此刻的脸上却更多了几分骄傲,极为的炫耀着上官云端的功劳。

所以,她事先便让南宫府从府外找来一个人,假装成她的大哥,带她回去。

“王妃,既然王爷他们进了皇宫,已经没事了,那么臣妾便放心了,臣妾一个女人这会进宫也不合适,还是回府中等老爷回来吧。”丞相夫人微微的隐去了脸上的惊愕与慌乱,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才再次低声说道。

果然,没过了多久,便看到丞相夫人又略带慌张的转了回来,走到府门外时,有些担心的四下张望了一下,没有发现其它的人,才快速的走进了府中。

不过,就算她真的会弹,她也没有那个兴趣跟这个女人比试。

皇后的眸子微闪,突然望向凤阑绝轻声笑道,一脸带笑,一脸的亲切,似乎是完全关心上官云端的样子。

“云儿,你的意思呢?”凤阑绝岂能不明白他们的心思,唇角微扯,仍就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再次的望向上官云端,低声问道。

说话间,便想要将夜如梦的手移开。

“本王今天来,还有一件事,本王想请神医出手,医治。”夜无痕转向叶寒,再次沉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望向秦思柔,“医治她。”

只是,他的手搭上她的手腕时,脸色却慢慢的变得凝重,还带着几分微微的疑惑。

皇上的命令,谁敢违抗,只不过三两下,王府的大门便被撞开了。

“啪。”突兀而响亮的声音响起,二夫人尖锐的骂声也愈加的嚣张,“你一个奴婢竟然敢顶撞主子,好大的胆子,今天我就替那傻子好好的教训你。”

飞赢的手,紧紧的扣着那侍卫的手,阻止了他的自杀。

“皇后,你怎么说?”皇上听到李贵妃的话,双眸微转,望向皇后,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情意,也是一脸的冰冷。

这样一来,这个女人就明白他的心意了,他此刻的心中,倒是有着几分欣喜与期待。

“我只告诉她,我不是你的女人,其它的都没有说,不过我相信她,就算她知道了真相,也不会告诉其它人的。”秦思柔的脸色微沉,隐隐的有着几分无奈。

秦思柔微微轻笑,“我要你的命做什么,到时候就算你陪一条命给我,我也活不过来了呀。”

凤阑绝抱起她时,身子似乎微顿了一下,双眸也似乎再次的闪了一下,脸上的轻笑也微微的隐去,唇角多了几分冷意。那跪在地上的五个黑衣人,正是他派出去的五个人,竟然都被抓了,他原本就是依靠对皇宫的熟悉,把那几个人早就悄悄的带进皇宫,吩咐他们,等凤阑绝成亲之时,暗中行动,他原本以为,那个时候是最松懈的时候,以为自己的万无一失,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的人竟然全部被抓,没有一个逃出去的。

“哼。”太上皇微微冷哼,“若只是一些好财的亡命之徒,若想发财,京城中有钱的人家多的是,需要进宫冒这个险吗?而且,他们若只是江湖中人,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国库所在?”

二皇子看到他们的样子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被他吓住了。

“你们还在这儿做什么吗?还不快点入宫?”恰恰在此时,一声略带苍老的,却是十分严厉的声音突然的传来。

相对的上官凌雨便沉稳的多了,只是进宫时,惊愕了一下,然后便垂下眸子,慢慢的跟在宫女的后面,标准的大家闺秀的样子。

夜无痕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微微的松开了抓着他衣领的手,却再次忍不住问道,“她到底怎么样了?”

他毕竟不懂的医术,所有的一切,都要听叶寒的。

“她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她现在已经是绝王的王妃,不是你的女人了,你有那份心思还是多关心一下你自己的女人吧。”虽然夜无痕松开了他,但是叶寒的眸子中的怒火不但没有半点的消减,反而更加的升腾,语气也更冲了,似乎还带着那么几分异样的情绪。

叶寒看到她望着夜无痕的样子,双眸似乎微微的闪了一下,脸色似乎隐隐的有些难看,只是,此刻,只怕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本王不需要同情,滚。”夜无痕很显然感觉到了她的存在,似乎也知道了是她,他突然怒声吼道,只是他的一双眸子却仍就望着前方,并没有转过身,望向她。

秦思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与心痛。

他若是现在进宫,再将太上皇控制了,就算那些大臣都帮着凤阑绝,也不敢违抗太上皇的命令呀。

“呵呵。”凤阑绝轻笑出声,双眸快速的扫了他一眼,却并没有说话,只是双眸再次的望向了太上皇,低声道,“皇爷爷,你刚刚不是说,有事要向大家公布吗?”

凤阑锐那僵滞的身子似乎微微的放松了些许,望向玲妃的眸子中,似乎微微的隐过了一丝欣慰。

一是,有可能是夜无痕自导自演的这出戏。

所谓的墙头草两边倒,只怕就是他这个样子的,刚刚还一心向着丞相,如今夜无痕来的,便立刻倒向夜无痕了,毕竟丞相再大也大不过王爷。

“好,好,很好。”

“云端儿,竟然别人不相信我们,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的证明一下呢?”凤阑绝并没有理会皇上,甚至都没有看皇上一眼,而是再次的转向上官云端,轻声说道……

既然如此,那她就好好的配合一下他吧,那怕被人发现她不傻了,不是还有他吗?

夜似乎越来越深,那月光慢慢的落下,一切都陷入了那无边的黑暗中。

凤阑绝的身子微僵,愣了一下,唇角也慢慢的绽开淡淡的轻笑,灿烂中,也是满满的幸福,他寻找了二十几年,终于找到了她,找到一个唯一能够让他心动的女子,所以不管发生任何人,他都会守在她的身边,保护她,爱惜她。

他今天若是放走了她,只怕很难再找到她了。

“那我还是直接用踹的吧。”上官云端微愣,唇角忍不住狠狠的抽了一下,还以身相许。

只是,上官云端却没有继续追问,甚至没有去看他的脸色,而是卷起了第一张画像,展开第二张,第二张是三天前被害的女子的画像。

“李公子确定这些画像上的女人,一个都不认识吗?”上官云端慢慢的收起了最后一幅画像,这次开始追问道。

“什么……这人也实在是太狠了,竟然想出这样的法子。”秦思柔的身子微微的僵滞,脸色也微微变的有些惨白,是被吓到了,也是为上官云端担心,“绝王若是没有碰过云端,云端却怀孕了,那样的误会,可是会。”

这个狠毒的女人,竟然对一个傻子下狠手,哼,今天,她就当替以前的上官云端出口气。

但是此刻,根本不知道人家想做什么,她能怎么办?

以前南宫雪可是没少欺负上官云端,而且还差点害死她,这次利用她一下,也不过分。

两个丫头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面面相觑,但是却纷纷的应着,快速的出了门,直接向府外走去。

凤阑绝的唇角的笑微僵了一下,但是随即再次慢慢的上扬,虽然那声音故意装出几分嘶哑,但是他却仍就听的出,正是她的声音。

真够狠的。

月儿毕竟不放心自家小姐,所以很快便将茶端了进来。

凤阑绝的眸子中漫过明显的笑意,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意外,而这次他也明白,她之所以出面,其实也是为了帮他减少一些麻烦。

而她只感觉到此刻自己的胸口似乎有着一种什么要冲出来般,竟然有些控制不住了,快要发狂了。

“恩。”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这种时候,她的确需要帮忙,而夜无痕是最好的人选,所以,她此刻也就不再跟他客气了。

“此刻,你拦的是绝王的王妃,或者,下一刻,她就是你们的皇后,你可要想清楚了。”夜无痕是何等联明之人,一下子便明白了上官云端的心思,而且,他对于这种事情,是最了解的,最清楚如何的应付这些侍卫。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看到远处那些侍卫时,心中微沉,这样的戒备,可见那人是事先早就做好了准备了。

所以,太上皇还可能是被人挟持,为人威逼,而且,她甚至怀疑,会不会去大殿的那个太上皇是假的,而真正的太上皇,还在自己的寝宫中。毕竟这古代的易容术可是十分的了得的。

特别是他此刻唇角那丝轻笑,更是让人有着千万的不解。

似乎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太上皇离开的消息。

“凤阑绝,这儿真的好美呀。”上官云端一脸欣喜的喊着,一边在那山水间跑着,如同一只快乐的小鸟。

那些人可都是武功高手,跟踪的本事,更是一流,若不是他们早就料到凤阑锐会让人跟踪,而且一路上,仔细的观察,说不定很难发现他们,原先在京城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发现那些人的跟踪。

“哼。”凤阑绝微微的冷哼,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看来,这场游戏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隐听到凤阑绝的话,自然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遂再次低声道,“王爷,属下已经在王府的各个方位都安排了最可靠的人,若是那人有什么行动,一定可以揪出他。”

但是,在看到站在上官云端身边的凤阑绝时,脸色微变,双眸似乎也下意识的圆睁了一下,很显然是认出了凤阑绝的。就算他的脸画的再平常,那股气势都是无法隐藏的。

夜无痕微愣,眉角再次下意识的一挑,她这样问,能问出什么?只要李玉随便找个借口就搪塞过去了。

丞相暗暗冷哼,脸上也隐过几分嘲讽,这个年轻人这哪儿像是审案,只怕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认识,巴结他。

她此刻真的有些好奇这窗口上有什么东西?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凤阑绝再次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沉声命令道。

“王爷,属下把素容带来了。”隐再次低声说道,打断了凤阑绝的思索。

“是,属下明白。”隐的身子微微的一僵,连连恭敬的应着。

“我当然知道你跟此事没有关系,所以,我们让你来,只是想让你帮忙。”上官云端看到这丫头的反应,心中有些不忍,再次连连说道,不过,听说她跟那个死去的丫头关系不错,心中暗暗一喜,如此一来,事情已经会更顺利一些。

上官云端便重新坐回了凉亭下,说真的这儿的环境不错,如今那些女人离开后,更是极为的安静,她倒是挺喜欢这儿的。

“上官小姐,请跟我来:”那宫女再次对着上官云端恭敬地说道。

只能转向老夫人,沉声道,“娘亲,这丫头竟然用狗来咬我们,根本就不把您当长辈,我们还是离开吧,到时候若真的伤了您就不好了。”

“皇兄,不是。”凤忆希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着急,再次急急喊道。

只是心中感激着凤阑绝对的体贴,爹爹现在这个样子,她的确不忍心这么离开。

连连的吩咐下人取来了上等的好琴。

手指微动,美妙的琴音便顿时传开,优美,熟练,动听,不得不说,南宫雪的琴艺的确不凡……

原本在休息的上官傲天,听到动静也急急的赶了出来,看到疯狂的让人害怕的上官凌雨时,不由的惊住,雨儿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这样的?

“滚开,滚开,都给我滚开。”此刻的上官凌雨虽然也有些怕了,被人割了舌头,那她就不能说话了,她的脸已经被毁了,再被割了舌头,那还是个人吗?

“不管怎么样,你现在没事,雨儿却伤成这样了,你还不放了雨儿,你还想怎么样?”二夫人的脸上,却仍就是一脸的仇恨,不由的怒声道。

“来人,先把上官凌雨的武功废了。”凤阑绝望向一边的侍卫,冰冷的脸上同样是让人不敢违抗的狠绝。他一旦出手,只怕比夜无痕更狠。

上官傲天也是微微的有些惊讶,但是望向二夫人的情神时,便瞬间明白了一切,看来,是这个女人偷偷的让雨儿学的武功。

但是,感情的事情,却是谁也说不准的,他与她终究还是错过了。

上官傲天的身子微颤,眸子也更多了几分沉痛,是呀,再怎么说,都是他的亲身女儿呀,他怎么忍心看着自己的女儿变成一个废人呀,但是,让他求情,他却也说不出口。

上官云端透过轿帘看到外面的情形,唇角不断的上扬,意料之中,却仍就有些意外,夜无痕竟然直接的来了个闭门不见,不待见她,那是意料之中的事,可是,今天这迎亲的可都是皇上按排的,直接的将皇上的人都关在门外,摆明了是不给皇上留半点余地。

所以父皇虽然下令让四哥捉拿夜狐,但是四哥一直没什么真正的行动。

刚刚收拾妥当,一个丫头急急走了进来,看到她,微愣了一下,低声道,“王妃,王爷让你过去。”

那丫头被她打愣了,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等过回过神时,便只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又急又怒,急声道,“我没有打你,明明是你这个傻子……”

刚开始蓝岚背的时候,皇上一直都认真的看着。

似乎那些字就在她的眼前,她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来的。

她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过失败,今天竟然败在了这个女人的手中。

刚刚那些捣乱的男子都被凤忆希清理干净了,那个女人此刻也淹没在这人群中,根本就没有她说话的份了,她此刻只怕也无话可说了,而且她再说什么,百姓也不会再听她的了。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还把王妃拦在城门呢。

那声音极为的响亮,而且还带着那种真心的欣喜与钦佩,此刻,他们每个人的臣服都是心甘情愿的。

“哈哈哈。”凤阑绝突然的放声大笑,那笑声没有丝毫的掩饰,极为的爽朗,极为的开心,一直传出很远,很远。

“你们在做什么?”轿子里,阴冷的声音突然的传出,更带着明显的狠绝。

前面坐在马车上的凤阑绝与上官云端却并没有注意到后面的轿子,此刻,两个坐在马车中,说说笑笑,他的笑声,时不时的传出来,而她的笑意,也伴着他的笑声传开。

“主子什么时候都很美。”依琴白了她一眼,闷闷地说道,她跟流萧可是见过主子的真正的样子的,只是,她也有些不明白,主子明明那么美,为何要伪装成这个样子,今天可是她与绝王成亲的日子呀。

“我突然想到,你刚刚不是给我擦了唇红吗?现在若是喝水,肯定会擦掉了,所以还是不喝了,更何况我现在也不渴。”上官云端将手中的茶递到了她的面前,一脸轻笑地说道。

今天为何不见母后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