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天价小娇妻:第70章:门户之见

豪门天价小娇妻 作者: 殇桃儿

“偷窥我的气机,到这里消失了?”苏放沉吟,淡然道,“不过,确实无误,对方就在这座山上!只是,用了什么方法,掩盖了气机!”

这个年轻男子皮肤白皙,好似光洁的脸庞上,五官如同雕刻一般。双目有神,好似星辰。浓密的眉毛,薄厚均匀的嘴唇,俊美至极。

最后,连自己视为挚爱的女人,也投向了其他人的怀抱!

因为海面还被笼罩在漆黑中,留守军港的广州新军并不知道这些马达声意味着什么。

留下第三军主力常驻东北三省,第二军主力马上集结坐火车赶到大连,然后登船南下。

新年元日,众诰命进宫觐见皇后,宫中嫔妃也一一进椒房殿请安。

她怎么敢!

鲜花着锦,不过如此。

盛鸿和谢明曦果然只饮了两杯水酒,便进了新房。

……

再内向孤僻的少女,也需要朋友同伴。

男子多风流自赏,纳美妾亦是常事。凭什么谢皇后就有这么好的运道,自己的夫婿甘愿自损名声,以荒唐的举动对抗俞太后,为谢皇后挡风遮雨?

谢云曦。

哪怕林微微和陆迟青梅竹马情意相许,平日也时常见面来往,也不及谢明曦和七皇子这般黏糊……主要是七皇子太黏糊了,一副一日都离不得谢明曦的架势。

她们急有什么用?

太医被丁主事的遍体鳞伤吓了一跳,反射性地探了探丁主事的鼻息,然后将太医院特制的上好参丸接连塞了几颗进丁主事口中。

淮南王从无尽的悲痛中惊醒,挣扎着爬起来,跪在建文帝面前,老泪纵横:“皇上,我有罪!”

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吴尚书已经是黄土入半截的人了,自不会和正当少年意气风发颇得圣眷的皇子争权。也因此,四皇子接受兵部颇为顺利。短短一年多,已足够四皇子在兵部安插不少人手。

明眼人一看便知,七皇子遇刺之事,和皇储之争有关。身为普通官员,压根没掺和的资格和必要,待在一旁等着看好戏便是。

也就是说,四皇子待谢云曦平平……话说回来,便是她和四皇子新婚时,也未见过四皇子热络殷勤体贴。

身后忽地响起谢明曦义愤填膺的声音:“去就去!我问心无愧,父亲护着女儿也无错处。便是见了外祖父和大舅舅,也无需畏怯!”

丁姨娘眼巴巴地等了一个上午,此时见父子三人一同归来,又是欢喜又是忐忑。小心翼翼地问道:“老爷,二小姐考中书院了吗?”

陆迟俊秀的脸孔如笼罩着一层冰霜,寒气逼人:“李默,你什么都别问了。我已和四皇子斩断昔日同窗之谊,今后永不来往。你若心疼四皇子妃,不愿再登陆家的门,也随你的便。”

话音刚落,假山外又是一阵脚步声。

在厨房里烧火做饭的两个老嬷嬷,压根没将点翠放在眼底,将淮南王府那点事当笑话一般说了出来。

廉姝媛扭过头,以袖子擦了眼泪,然后转过头来,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盛鸿,谢谢你。”

不管何时,他都谨记着闽王的吩咐。没有闽王之令,绝不可枉杀朝廷命官。

“启禀殿下,小的找到了一处密室。那密室建在地下,有众多逆贼看守。皇上和几位藩王殿下,理应就在密室里。”

单独进密室?

谢钧很快反应过来。不管如何,总归是好事一桩。他以后也不必忧心永宁郡主暗地里给谢明曦使绊子了。

谢钧家境贫寒,谢老太爷是个穷秀才,和续弦继子住在一起。这么多年来,谢钧每年只送些银子回去,绝口不提将谢老太爷一家子接到京城来。

“你有冤屈有不满,为何不当朝奏对?为何要动手?你殴打当朝重臣,大闹金銮殿,所图为何?”

当晚,建安帝去了萧语晗的寝宫,张口数落呵斥:“谁让你为梅太妃张口求情?”

太医一诊脉,果然是喜脉。

廉夫子正要点头,六公主却道:“不用了,我参加比试无碍。”

罢了!已经被谢钧知晓,也没了遮掩的必要。

而时常自称“哀家老了”的俞太后,占着身份优势,紧紧攥着不属于自己的权利,丝毫无放手之意。甚至连至交好友也不肯放过,阴险卑劣,无耻之尤。

说她笨,这个时候倒是伶俐起来了。

……

是李默和陆迟!

三个好友,沉默相对。

“子毓,你什么都不必说了。”李默深深呼出一口气,俊美的脸孔绷得极紧:“事情真相如何,只有殿下最清楚。”

待看清来人脸孔,李湘如脸上的笑容顿时淡去。

堂堂李家嫡女,惜败于区区谢家庶女之手!

李湘如:“……”

方若梦无言以对。

闽王没有再吭声,沉默着将她又搂紧了些。

淮南王这般看着他,该不是察觉到了什么吧!

这种感觉,真得很好。

六公主压低声音应道:“我是在笑,除了相貌,你和你父亲全然不同。”

身后随之而入的颜蓁蓁母女自然也见到了这一幕。

当年,她女扮男装,和建文帝成了同窗好友,日久生情。

事实上,自建文帝死后,俞太后从未有一夜安眠过。时常被噩梦惊醒。

昌平公主怒哼一声:“我怎么可能应下!事关瑾儿的终身,岂能任由母后摆布!”

盛鸿淡淡道:“顾家这些年一直跟在俞家后面摇旗助威,眼看着俞家垮了台。如果不是看在山长的颜面上,我岂会这般轻易就饶了顾家。”

时间一晃,又是半个月。

昌平公主深呼吸一口气,将心头的怒火按捺下去,轻声道:“母后别说气话了。”

可千万别被气昏!

朝思暮想的儿子未能养在身边,退而其次,丁姨娘对她这个女儿的衣食起居倒也尽心。春锦阁里的各色陈设名贵又不扎眼。

话音未落,丁姨娘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眼前:“明娘!”

永宁郡主看在眼中,心里暗暗心惊。

盛鸿恶狠狠地在心里发狠。待成亲后,他定会好好和她“算一算账”。

这个少女,正是杨夫子的女儿杨凝雪。

三皇子也是憋屈。和自己弟妹计较吧,有失身为伯兄的风度。不计较吧,又着实气闷。思来想去,只得来找盛鸿了。

然后,拉起亲弟弟的手叹道:“我也不想瞒着你了。这几日,你三皇嫂一直和我怄气。七弟妹要是再送人来,我这内宅是没消停之日了。”

盛鸿的退让,必须有底线和原则。否则,最终只会变成砧板上的鱼肉,任人欺凌。

为了这一日御马比试,她整整苦练了两个月。

更令人心惊的是,首告之人正是俞淑妃的亲爹俞光正。事涉殉葬的俞淑妃,更牵扯到俞家内部争斗,十分棘手。

然后,在李太后的身侧坐下。

他们也各自被亲娘教导过,自己的爹已经死了……原因各自不同,总之,都是没爹的孩子。

盛鸿未着龙袍,穿了昔日的玄色锦袍,长发纶起,面容俊美。在场诸多美人,竟无人能压过盛鸿的美色。

芷兰依旧沉默着,为俞太后掖好被褥。

看到溺水身亡被泡得浮肿的孩童尸首的那一刻,梅妃肝胆俱裂,嚎啕恸哭,整个人几近崩溃。

“六公主”扑通一声跪到地上,满面泪痕:“母妃,我是鸿儿。”

绝不能说出真相!

“你回府去,代我向淮南王告罪一声。以后再有此类事,恕我不便‘相助’。”

两人不约而同地瞪对方一眼。

这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顾山长却置之不理,定定地看着练功场上的三个少女。

万万没想到,两人没被送往蜀地,而是被送到了闽地。

顾山长略略皱眉,正要说什么,忽地想起俞皇后略有些无奈的脸孔,心中暗暗叹了一声。到了嘴边的话又改了:“她既是对击鼓感兴趣,你便好好教导她。待过些时日,再看她表现如何。”

嗯,肯定是他的牙被酸倒了的缘故。

徐氏笑得嘴咧至耳根:“好好好,实在是太好了!我就知道,我们明娘这般聪慧厉害,定能拿第一。”

盛鸿看在眼底,不由得暗暗心惊。

……

然而,年少的平王何其无辜?

赵长卿心中已起疑,此时出言试探,见鲁王不愿多言,更是暗暗心惊不已。平王忽然在灵堂行凶,背后定有怂恿挑唆之人。奈何平王身边的人全被杖毙,也没查出个究竟来。

“赵太医所言也有道理。”过了片刻,便有太医出言附和。

一众太医很快达成共识,开始低声商榷药方。

现在,他已经彻底清楚了。

看着俞皇后眼中露出的落寞,顾山长心中微微一痛。

他们三个堂堂七尺男儿,竟然不敌一个十一岁的黄毛丫头!

谢明曦充耳不闻,动也没动。

六公主挑眉,语气中流露出傲然:“他胆敢再来,我就再痛揍他一顿。”

廉夫子不但擅长刀法,轻身功夫同样极佳。脚步悄然,落地无声。谢明曦浑然未察,六公主却蓦然转过头来。

谢明曦也随之转身,恭敬地喊了一声:“见过廉夫子!”

在危急时候,一个人的本能反应骗不了人。六公主这般在意她的安危,宁肯自己摔倒,也要护着她。

六公主力持镇定地回视:“明曦,你为何这样看着我?”

然而,心意是否坚定如磐石,只有叶秋娘自己心里清楚。

或许,这其中另有缘故……

俞太后万万没料到,自己宣召周氏,来的却是王氏。

没了权势,只能苟延残喘低头祈怜。没了命,就什么都没了。

谢明曦看着盛鸿。

盛鸿这才骑上宝马离开。

上有四个兄长,下有两个年幼的弟弟。他这个七皇子,既无得力的外家,生母又被幽禁,显得颇为尴尬。

不对,林微微若真的出了事,陆迟绝不会随意离开陆府。照此看来,林微微是侥幸躲过了这一劫,已经平安生下孩子。陆迟是来报喜了……

祖孙见面,没等陆阁老张口发问,陆迟已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哽咽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启禀皇后娘娘,”玉乔恭敬地前来禀报:“淑妃娘娘前来请安。”

父皇怎么能这般对他!

众皇子心里暗暗腹诽,面上一团和气。

“心直口快”到这等地步,便是尹潇潇也自叹不如!

“今日洗三礼,一个个当着你的面有说有笑,背地里不知要怎生编排你!一想到这些,我就气得脑门疼!你还指望着兄嫂登门给你撑腰,撑什么腰!怎么撑腰?”

自从四皇子被封了什么宁王之后,在朝中声势一落千丈。不知多少人在看四皇子的笑话。便是李阁老,提起孙女婿也少了以前的亲热。

李湘如嗯了一声,有些不安地看了四皇子一眼:“大嫂去了七皇子府,大哥今日有事,无暇前来。”

六公主全凭本能反应,如闪电般避让。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