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末世之不算女配的女配 第16章:千仞烈

重生末世之不算女配的女配

四月樱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5361

    连载(字)

15361位书友共同开启《重生末世之不算女配的女配》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千仞烈

秦浩看着崔二老爷,见他神情不像是说假,他道,“你可是看清他们的样貌了?将他们的样貌给我现在就画下来。”

进入庵中后,又有女尼迎出来,与大长公主说着这几日燕小郡主被送来,开始好好的,不明白为何,从昨日响午就昏睡不醒。早上时,以为她只是抄经书累了,便没喊,直到中午还没醒,这才急了,喊不醒,赶紧给大长公主府传了信。

“谢芳华,你说,你到底还要让我等多久?”

随着无名山被她筹谋多年引天雷毁掉,她回京后,最不愿意回忆的便是那些每日里不见血不能活的日子。那些九死一生,从鬼门关里不知道踏进踏出几遭的日子。那些肩负着重任辛苦酸楚执念等等,想来如一梦,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

英亲王妃早已经收拾妥当,见二人来到,笑着说,“我也有好些日子没进宫了,今日跟你们一起进宫。皇上给了我一个好儿媳妇儿,我不去谢谢怎么行?”

所以,保了三皇子和柳妃,保了柳氏家族,杀了四皇子,也是为了她自己。

棋局博弈,江山为赌,美人心计,粉妆夺谋。

永康侯脸色一僵。

燕亭又后退了一步,身子不停地轻颤起来。

英亲王脸色僵了僵,一时间,骑虎难下。

等在屋外的谢振和那中年妇人似乎发现了不对劲,立即挑开帘幕冲进了里屋,当看到老夫人已经去了,谢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沉痛地喊了一声“娘”。那中年妇人在谢振身边跪下,也哀痛地喊了一声“娘”。

就在谢芳华声音未落,千钧一发之际,她手心凝聚的青峰之剑光瞬间刺破了上面玄铁铸造的板牢,“咔”地一声巨响,生生地被劈开,同一时间,谢芳华拽着秦铮与郑孝扬飞身冲起。

“不要多说了,届时进了京城,见机行事。你再不准多嘴坏我事儿。否则,我真会后悔带你来南秦。”言轻道。

玉灼见他不乱动,还算懂事儿,便躲回车前避雨。

“他身上的血迹没了,但是车下的血迹却在,即便下着大雨,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洗刷不了血迹,尤其这处存水。你们可以看看车下,水坑的水有多红,对比孙太医所在的位置,车下没多少血迹,就能看出来。”谢芳华道。

谢芳华看了那仵作一眼,还没说话,远处又有一阵马蹄声而来,伴随着马蹄声来的,还是车轱辘压着地面快速行进的声音。她转头看去。

清河崔氏的下人都比寻常家的公子身份高一筹,更何况他那日管英亲王妃叫小姑姑,显然不是清河崔氏的下人,而且在她面前嬉皮笑脸,应该是个公子,才有资格喊王妃姑姑。

秦铮接过来,一口气喝了,将空杯子递给她,醉浓浓地道,“困死了,睡觉。”然后慢慢地仰倒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谢芳华见他连外衣都懒得脱,不过她才不给他动手脱,为他落下帘帐,扯过杯子盖上,转身走了出去。

一副药煎完,谢芳华依然没睡意,便将第二副药洗净,又放在火炉上煎。

秦铮盯着她看了片刻,忽然垂下眼睫,问道,“药煎好了吗?”

谢芳华眼皮翻了翻,让开了门口。

谢芳华眸光动了动,她还没喝。

她刚躺下,秦铮忽然又从里屋走出来,直奔她的床前。

来到书房门口,他对里面喊了一声,“父王!”

“听音啊,你可醒了,公子说昨日你为了帮我煎药,熬夜太晚,今日睡得沉了,他为了不惊扰你睡觉,从窗子出的门,拉了我去练剑。我多日不陪公子练了,如今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听言抱着剑对谢芳华诉苦。

秦铮径自洗漱,之后自己梳了头发,也来到厨房帮她烧火。

“果然不愧是秦铮兄,都说君子远庖厨,你这根本就不是君子嘛!”燕亭道。

秦铮看了他一眼,“记得!”

谢芳华想着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耍燕亭!

“别呀,铮哥哥,你知道我喜欢白狐,一直想看活的。”秦倾的模样恨不得立马看到。

也就罢了。可是如今,她是你八抬大轿娶进门的媳妇儿,是堂堂左相府的闺女,你说说你,这是要干什么?”

刘侧妃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

英亲王妃点点头,“可是传出去,总归是件没脸的事儿,别人不会说她娘,反而会说我苛责庶子,给养歪了。”

想必紫荆苑几乎翻塌了天,落梅居甚是安宁静谧。

秦铮点点头。

“看来还得回来福楼一趟!”秦铮对谢芳华道。

程铭当看到秦铮和谢芳华一怔,“怎么是你们?”

她们显然是被秦铮用这些绝顶的好东西诱惑来了落梅居。

李沐清不反对,“叫上程铭、宋方,也吓吓他们。”

郑孝扬无奈,抱着脑袋想了半天,将他和李沐清回京前,将秦铮、谢芳华身边发生的事情都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

半个时辰后,小泉子气喘吁吁地带着李沐清和郑孝扬进了皇宫。

“臭小子,你少跟我装蒜!别告诉我华丫头怀孕了,你不知道?”英亲王妃竖起眉头。

秦钰一怔,抬头看向英亲王妃,“怀孕?”

英亲王妃扒拉开小泉子,冲进去后,几步走到秦钰桌前,对伏在玉案上的秦钰气喘吁吁地问,“华丫头怀孕,你是不是也瞒着我了?”

秦钰依旧在批阅奏折。

秦铮看了一眼吴权,他立即让开门口,“太子殿下正在里面等着呢,可怜了韩大人,不知发生了什么,竟然就这般悄无声息地死了。小王妃快进去看看吧。”

“嗯?”秦钰一愣。

“可是韩大人窗外到底能有什么动静?我就在他隔壁,为何我没听到动静?”永康侯道。

秦铮点点头,“既然如此,昨日守卫你的百名隐卫,你都要给我留在这儿,另外,拟一份这些人的名单。你身边带来的所有人,都要留在这里。”话落,他道,“包括月落和吴公公。”

秦铮对外面打了个响指,吩咐道,“青岩,送太子回京,未来一段时间,你跟在太子殿下身边。”

“谢谢云澜哥哥!”谢芳华顿时对他绽开笑意。

谢云继笑着放下手,缓步下了马车,背过身子,对她和煦地道,“上来吧!”

谢芳华立即趴在了他的背上。

谢云澜点点头,“是!”

赵柯听罢后惊异不已,“你说公子竟然由得她靠得如此亲近?”

秦铮也饿了,止住话。

右相夫人本来就有气,怎么也忍不住,看到秦铮,更想起她痴心的女儿,她恼怒道,“铮小王爷,看了半天,你看出了什么没有”

右相府门口一众人面面相耽。谢芳华喝了一杯水,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你守着门,没有我的吩咐,不要让人进来。”英亲王妃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