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末世之不算女配的女配 第73章:不可言传

重生末世之不算女配的女配

四月樱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5361

    连载(字)

15361位书友共同开启《重生末世之不算女配的女配》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3章:不可言传

所有人都疯了。

他们在大漠里时,对于方继藩,虽有记忆,却并不深刻,可自打来了这里,任何一个师生,哪怕是西山最寻常的农户,或是在书院里兜售红薯的小贩,提及到了师祖,都是一副眼睛放光的样子。

好吧,不找理由了,其实……方继藩只是想干他n的!

“……”

他此前只想着,自己好像和一个功劳,失之交臂。

便是太子,也有干系。

弘治皇帝微笑:“是啊,继藩,这有些想当然了。”

“你……你这逆子,你……你这是要让朕,失信于人哪!”

弘治皇帝身躯一颤。

弘治皇帝背着手,来回踱了几步,面上掠过了冷色,咬牙切齿的道:“好,太子,萧敬,现在陛下回来了,你们还不快快接驾。”

哐当一声,匕首落地。

萧敬一瘸一拐的来。

萧敬随后,惬意的闭上了眼睛,还不忘道:“吉时就要到了,齐国公慢走。”

“来来来……”方继藩也有些忍不住了,将自己的蛤蟆镜摘下,戴在王守仁的鼻上。

他冷笑:“学便是了,再多,本宫也学的来,这学习语言,可是有诀窍的,每一种语言,都有其语法,先懂其法,再背诵它的常用词句,寻几个土人来,让他时刻在你身边,你每日与他对谈,用不了三五个月,便大致可以正常交流了,怎么,你想学?来,喊一声师父,我教你。”

这认购的过程,极快。

步入其间,和寻常的大宅,没有任何的分别,既没有贴金,也没有光怪的琉璃,却多了几分清幽,典雅。

方继藩听罢,倒是动了心。

王首富亲自来,那么……就是一颗钉心丸哪。

生活天翻地覆,有时觉得这样醉生梦死的生活,很是讨厌,这完全不符合自己的性情。

这是奢侈无度啊。

弘治皇帝憋红了脸。

可是……虽然镜面是黑的,眼前的事物,大抵竟也能看个清晰。

王不仕没有说话,只朝他们点点头,又重新戴上墨镜。

脑海里,满是各种各样的数据。

他开始怀疑人生。

方继藩不由解释道。

可凭这一点,大致可以清楚,弘治皇帝即便身为天子,他所能做的,也是有限了。

“这是继藩说的吧,而后呢,你再来说说看。”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

弘治皇帝随即瞪了朱厚照一眼,冷哼着从鼻孔里出气:“朕听说,蒸汽机车,还在改进?你的蒸汽研究所,可要加一把劲,争取在铁路贯通之前,弄出一个更好的机车来,运力要大,要能装载更多的货物。”

既然太子主动请缨,那就让太子来吧。

“噢。”

探险队里,还幸存着十几匹马。

京畿一带的地势,都是平原,铺设铁路起来,工程的难度很低。

方继藩面带微笑,看着王不仕。

这样的风气,若是依旧盛行,还有人敢买股票,敢投入作坊里吗?

王不仕:“……”

王文玉激动的颤抖。

王文玉身边的扈从,已经越来越少了,许多人,都离开了他。

大家都是聪明人,他方继藩和欧阳志的手段,摆明着,就是空手套白狼,大家怎么看不出?

“呀……”弘治皇帝一脸惊讶:“朕转眼之间,就挣了……两百多万两银子。”

刘瑾身躯颤抖。

朱厚照大叫道:“来嘛。”

这是朱厚照的专长,朱厚照道:“父皇,保定府、通州,还有京师,这三条铁路,都是儿臣规划的,由通州和保定府筹款……”

方继藩能明白弘治皇帝的心情。

那公爵沉默了片刻,他眼皮子,几乎要抬不起来了。

公爵觉得自己已经气力了。

欧阳志像木桩子一般,站在此。

债务缠身,税收虽是日益的增加,可开销也是越来越大。

刘瑾来此,是被朱厚照召回来的。

刘家也没办法啊。

梁储拂袖:“好了,送客吧。”

成日方公子所讲的那样,医学是最容不得出差错的学问,其他的学问,说错了,做错了,尚还可以改正,可以弥补。可医学一旦出了纰漏,就是误人,是要死人的,人死不能复生,因而务必心思细腻,既要大胆决断,又要谨慎,更要一次次的学习和练习。

…………

“他带着数十人,继续东行……”

弘治皇帝摆摆手:“罢了,只是可惜,若是此人,死在冰原之中,两个葬身之处,都没有。也罢,不说这些吧。朕听说了外头,有不少闲言碎语,说是那些女医,平日都和你关系暧昧?”

香儿欲言又止,本想说定是女医们走了,整个人都如失了魂一样,想到好似这些话不能说,便俏皮的笑了笑。

方继藩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继续道:“你们是什么东西,也高攀的上我这徒孙?”

至少不会害人,还是能让人学到真本事。

弘治皇帝心情格外的好,陪了皇祖母半宿,这皇祖母一再说着要知恩图报的话。

这是一封中旨。

刘家在岭南,虽也算得上是大家族,自大明开国,已是历经了八代,可这八代,也不曾听说过,得赐过石坊。

更没有想到,原来竟被一个叫梁如莹的女医所救。

对了,还有这个青年人,也是举人,将来若是他能高中,凭着陛下对他和刘家的好印象,将来,平步青云,还不是信手捏来的事。

“到底是怎么了?”

那刘焱,已是面如死灰,听到叔父二字,他身子打了个哆嗦。

接着,便是无数双芊芊玉手,竟是下意识的掐住了方继藩,无数的白衣天使们,朝方继藩身边依偎而来。

若是在后世,一个大夫,不但需要系统的学习,想要寻到给人治病或是手术的机会,对于一个经验不足的人而言,是极难得的事。

这不是实在没有憋不住吗?

朱厚照咕哝,敢情自己白安慰了方继藩老半天哪,这样一想,便觉得好似吃了大亏似得。

他与刘健等人对视一眼。

这也是问题的关键。

便连方继藩,都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脸,觉得丢人现眼。

先皇帝,自然是太皇太后的嫡亲儿子,成化天子。

张皇后眉头一扬,很是好奇的问道。

张皇后却追问道:“你那未婚的夫婿,现在可有功名吗?”

张皇后却只当是她娇羞,女孩儿家嘛,总是难免会害羞,未出阁的女子,不都如此吗,她此时,心里已有了计较。

刘焱点头,显得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