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平台

在下本无良-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089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1章:按捺不住

在下本无良 10893

“可她欠我一个人情。”裴淼心笑笑,“梁大太太是个聪明人,其实先前我之所以会提议梁冠东转送别的东西给她当生日礼物,就是因为在‘青苗会’的一次活动里边,她隐约暗示过自己懒得跟二房争东西,但又不想做得太难看,让别人以为她无力抗争。”

用了六年都捂不热的男人的心,她早就不想捂了,真是累了。

“那就五分钟!五分钟好不好!难道我们之间这么多年情分,到现在连这五分钟都换不来?!”她站在原地看他越走越远,红着眼睛,轻吼出声。

烦闷地从沙发上一坐而起,刚才的会议从中午持续到晚上,到现在还让他头晕,只是回来跟她说说事儿而已,把事儿办了,他还有别的地方要去,也还有别的家,要回。

睡得最不安稳的时候,好像腰间一轻,一阵旋转,又回到了自己温暖舒适的小床上面。

裴淼心想要挣扎,曲耀阳的大手已经绕到她腰间用力一拉,直接将她的睡裤褪到膝盖,拉下自己的同时用力向前,让自己的坚硬如铁直直抵上她最敏感的来源。

她想了下,说:“我承认自己对待翟俊楠的感情有些突兀,我不该跟他出去吃饭,也不该把他带回家来。”

“为什么会来找我?我以为我们之间的一切之前应该已经说清楚了。”

她这一声轻唤就跟带着蛊似的,曲耀阳一听,再被她一夹,立时就受不住地开始摆动虎腰,前前后后推挤着她早就粘黏不堪的腿心。

可是他不要她。

他蹲下,弯唇,“芽芽喜不喜欢?”

她一怔,走在前头的严雨西正好听声音回头,高高兴兴奔上前,“豪哥,这就是我跟你说要这次跟我们一块到这来的新人,阿淼。阿淼,豪哥就是这次邀请我们到丽江来的大老板,姐妹几个的衣食父母,往后可都指着他了。”

她点头,“可是我对思羽有愧疚,他才出生没有多久。”而且前段她也因为思羽身世的问题而没有好好照看过他,现在想想儿子白嫩嫩的小脸,睡着的时候总爱撅着小嘴吐泡泡的模样她就心疼。

曲母仍然气不过,说:“这好好的婚事,怎么就黄了?”

天亮以前,肆掠了整晚的狂风大雨似乎慢慢消停了下来。

“不用了!”她冷着脸低着头,拒绝。

曲母这时候冷哼,“你肚子里怀的是不是我们家的孩子我还有怀疑,包括军军,像你这样的女人真的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现在就给我滚出这个家去,我自然会找一处房子重新安置你!而你就给我在那房子里待着,等到把孩子生出来验过dna再说!”

“……淼心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哥上午因公去了马来西亚,现在正在想办法往回赶,这边的事我还得先撑着,你的事等我忙完了再跟你细聊你说好吗?子恒这下可是闯了大祸,喝了几瓶红酒还开车上路,在学府路那把一个大学生给撞进了重症监护室,他自己也伤得不轻。”

她掌心触上一处高耸,坚硬滚烫且炙热得像要穿透她的灵魂与皮肤。

曲耀阳还是失控拉了她去开房,就在科研路小巷子里的一间客栈,要了一间最角落的房间,也不去管他人眼里自己猴急的模样,急急拉了她进房,门都还没来得及关就去解自己的腰带。

吃到一半却还是忍不住抬头,带着有些幸灾乐祸的语气道:“哦,对了,因为你太长时间没有回来,所以我都忘记了你最不喜欢吃素,尤其是素到一点荤腥都找不见的菜。可是怎么办呢?今天我就只想炒这两个菜。”

她那样子,就像是在警告,警告裴淼心如果不识时务地在此时此地说了不该说的话,她的两个孩子必不会好过的。

曲臣羽似乎兴致高昂,他说:“那就买一盘吧,露天太热了,又多病菌,咱们带回家吃去。”

她仰头看他的时候冲他笑笑,说:“我帮你洗吧!”

曲耀阳的脸色一瞬有些阴沉,挑了下唇角,“为什么?”

可是,大笑着的裴淼心早就没了踪影,与他错开身子光脚奔出去的时候,她只是笑弯了腰道:“大叔,我肚子饿了,快做饭给我吃。”曲耀阳心照不宣,“陈行的消息果然灵通,可是现在国家严控房产性质的项目审批贷款,即便是‘宏科’,也不好贷啊!”

这王燕青是苏晓的朋友,也是“青苗会”曾经的干事。当初若不是她自动请缨辞去了干事的职务,这活也不会落到裴淼心的身上。

招了辆出租车,把她往里边塞,“你先回去!”

她在大床上辗转反侧,脑袋里反反复复都是白天在曲家大宅里遇到聂皖瑜的情形。

曲耀阳抱了芽芽上车,为她系好安全带后才回身,“定的什么时候的飞机?”

裴淼心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这点裴淼心并没有否认,可她拿着叉子的左手还是有些轻微的颤抖。

爷爷一向习惯了十点之前上床睡觉,所以待到九点一刻的时候,宾客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妈,虽然我知道这话并不该说,但是我现在对您,还有这个家,一点印象都没有。而我只记得心心一个人,我是因为她,才想要回来的。所以就算是当着我的面,也可不可以请您善待她?”

裴淼心只好将她一把拉到跟前,“芽芽,你以前不是这样,以前麻麻跟你说什么话你都会听,现在怎么越来越不听话了啊?”

“怎么教孩子我用不着你操心!更何况这里是我家,你以为你抢得了我儿子还能抢我的孙子孙女?我告诉你这里是曲家,你要走你就自己走,他们谁你也别想带走!”

这电梯是直达底下停车库的,他正是独自拿了钥匙去取车,那小姑娘跟几个朋友悄悄告了别后突然跟上前来,又在他身后唤了一声。

她的模样似曾相识,只是一眼,却似乎让他的心脏紧了紧。

从医院大门口一直向马路边走,曲耀阳搀扶着着夏芷柔站定在车前时,还是听到阿成有些不太自然地唤了一声:“先生,太太。”

“你别不识好歹了,曲婉婉,我说那些话都是为着你好,你也不看看现在像你这样的傻瓜到底还有多少,说被穷屌丝骗了就被穷屌丝骗了!现在外面的屌丝哪个不知道你爸爸是本市的市长,你哥哥是‘宏科’的总裁?你以为那些屌丝是真喜欢你吗?他们不过是想骗你们家的钱和地位,就你这傻瓜还巴巴地把脸往别人的屁股上贴!”

曲婉婉这下没有站稳,往前踉跄了几下脚尖一绊,直接就跪坐在了地上。

他的脚上穿着骑马要用的皮靴,靴子的前端比一般的皮鞋都要硬。他那一脚踢在她腿上,她适才摔倒,腿本来就疼,再被他这样一踢,腿脚一软,直接就歪坐在地上。

苏晓连声冷笑,连连后退,她说:“我也很想要信你,可是你们这样到底算是什么?你既然已经决定嫁给臣羽,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地只做他的妻子?如果你现在真的觉得后悔觉得难过,那何为当初就不给曲耀阳一个机会重庆开始,以至于现在祸害了他们两个!”

“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难过,当初我同耀阳离婚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此生往后不论如何,我一定不会再跟他有所牵扯。而后来我嫁给臣羽的时候,他也是真的对我好,我只是……不知所措。”

“哎呀哎呀,裴淼心,你这还没嫁呢,就开始心疼你老公的钱了?再说了,你把咱们这群弱质女流当成什么了,咱们不过想刮他一层皮罢了,伤不了他的,你这就心疼到恨不得马上冲出去嫁了?”

“裴淼心!”他叫了她,泡面才拆到一半,还是求救似的叫了她的名字。

裴淼心一边喝水一边回身,看着他的眼睛。

“冰箱里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你平常在家里都不需要做东西吃?又要叫我回来吃晚饭,又要留我在这过夜,可你这什么都没有,你诚心整我的是吧?”暗夜里的寂静无声,明明是不该,却莫名地还是让他询问出声。

直到站定在她的门前,他仍然没有想好见面以后应该同她说些什么。

裴淼心赶忙上前将他拉住,“大叔,大叔别这样,大过年的你对妈大吼大叫的不好。”

曲耀阳拿着车钥匙从看守所里出来,却叫裴淼心一夺,“我来开吧!”

他盯着她笑了一会儿,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今天你也很累了,陪我看尽这么多人事冷暖。”

“曲先生,差、差不多六年了吧!”阿成被这一吓,腿软得差点就要摔坐在地上。

“是、是的,曲先生,还有我父亲前年住院开刀的费用,也是您给免的。关于这点,阿成一直十分感激,也一直、一直在找机会,想要报答先生您。”

“先、先生,阿成人微言轻,有些事也是身、身不由己的……”阿成早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平常最怕曲耀阳这种说话只说一半还要让你猜来猜去胆战心惊的男人。

她快步从医院里走出来,一把挽上他的胳膊娇嗔:“耀阳,人家护士说了,不让你在这抽烟的意思是,医院门口跟我面前都不能抽!宝宝现在虽然才两个多月,但是你在我面前抽烟还是不好,万一影响到孩子未来的健康那可怎么好?这是你跟我好不容易才等来的宝贝,你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

“淼淼,我爱你,我……我想吻你,可以么?”

“我知道。我知道他能够做到,可是‘玉奇’是臣羽留给我的东西,我知道他想要我把公司做好,只是可惜我现在的能力有限,我没有办法仅凭借自己的能力将它发扬光大,甚至完成那么大间跨国公司的基本运营我都成问题,我只有把它交出去。可是,‘玉奇’是我的责任,不是曲耀阳的。”

裴淼心想了想先前在那办公室里遇到的高定部主管,那主管看到她在他房间里逗留的神情已经颇为警惕,可能他也有从外间听说,她在外经营着自己的高定公司,若是两家公司合并,“心工作室”完全接管了“玉奇”的高定部的话,他很有可能就会失业。

这一句话就跟点燃了火药似的,空气中自然蔓延一声“吱——”。

“护士小姐!”裴淼心一声急叫,慌忙打断曲耀阳还没来得及脱口而出的话语,“我马上就收拾,你一会再叫人过来打扫房间行不行?”

裴淼心简直受宠若惊,便面前的景象搞得一头雾水,却还是伸手接过了卡通熊递来的鲜花。

过不到一会儿,陈妈已经打头端了几盘菜出来,而跟在她身后的,除了跳跳闹闹也要帮忙,却捧着自己的塑料小饭碗奔出来的芽芽,还有一个长发飘飘的年轻女孩。

“还在这楞着干什么,陈妈,赶紧的,把该上的菜都给上了吧!还有,皖瑜,快别忙活了,进去洗洗手就出来吧!耀阳指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

等到曲臣羽绕完一圈发现姗姗来迟的曲耀阳时,这才赶忙牵着裴淼心的手过了来,“哥,这一杯,我跟淼淼一起敬你,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们的照顾,还有上回她在家里昏倒,也是多亏了你送她到医院里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睁着双无辜的大眼睛伪装得毫不在意的样子,她是因为有了新的男人新的目标,所以现在才那么不把他当一回事?

先前抢亲时闹得极为热闹的雷佳明、乔榛朗等人又来,像是同先前那群伴娘团卯上了似的,一见这对新人过来便揪着不放,直要让他们评评理了。

看着曲臣羽和裴淼心手拉着手去向在场的各位宾客敬酒,他觉得自己呼吸冰寒,血液也似不会流通,凝固地卡在血管里把他冻得全身都疼,咽喉处更是被那辛辣如玻璃渣的感觉弄得像要咳出血来。

想到儿子跟女儿的小脸,他本来冰凉的心才渐渐温暖了一些,“过段时间,等我处理完a市的事情,咱们搬到国外去住一阵子吧!去你爸妈那里,或者去伦敦。那里不是有你成长和生活过的记忆吗?我想芽芽一定会喜欢那里。”

“从前我一直都很敬重你,因为你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你是我永远追不上的脚步,所以我又羡慕你又嫉妒你。”

曲耀阳猛地一推,将曲子恒撞得背抵墙面,带着不顾一切的愤怒和痛恨道:“曲子恒你给我把话听清楚,我不许你这么说她,你听见了没有!”

曲耀阳被弟弟的问题弄得一怔,还是向后退了一步,放开对他的掣肘。

“不用等到明天,就现在,我要你放弃‘宏科’所有的股权。”

“爸,对不起,恕我不能从命,虽然我不知道您想要‘宏科’的股权做什么,可是那是臣羽留给两个孩子的东西,我只是暂时代为行使权益,他们不是我的。”

“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明明是你要来找我,嗯……”

裴淼心笑开了怀,“芽芽回我说‘我又不是母鸡,公鸡叫了关我什么事情!’”

她坐在椅子上喝汤,小家伙则赖在曲耀阳的怀里手舞足蹈地跟他说着她这几天遇到的事情。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滑行,小家伙被裴淼心抱在怀里仍在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那你是要把军军还给他的亲生父母?”

“怎么你以为我是故意到那去落井下石还是看你笑话的吗?”他质问的语气已经让她觉得不痛快了。

“不管你是在诓我还是诓你自己,我们已经不再是朋友,你……只是我丈夫的哥哥而已。”

她说:“我没有怪你,也没有对你表示不满,我只是不明白,夏芷柔是你的妻子,可你刚才却把她陷入那样的境地。你知道刚刚都发生了些什么吗?她怀着身孕,又刚才警局里面出来,周围全部都是记者,不只说话难听,还直接将她推撞在地上。”

“疼你也得给我撑着,总之今天这堂课是我好不容易才发现的,你就算死了都得给我把场面撑着,撑下去,不然你就彻底败了,你这辈子都得这么过了!”

苏晓用力拉了站在门边不愿意进去的裴淼心,她帮她选的是一套淡紫色上衣搭配银白色腰链和长裙,清新淡的颜色让后者看上去清纯美丽得像只小精灵。

该吼的该骂的,甚至连拳打脚踢裴淼心都用上了,可男与女之间的那点力量悬殊还是让她拿面前这该死的男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不知道这是否称之为爱情。

几个人正在亭前说着话,曲市长不知正招呼着什么要客,过来招呼了一声,就将曲母给叫走了。

绝望到深处的时候她甚至连挣扎都没有了,只是不声不响也不动弹地立在那里,任他为所欲为,就像已经失了灵魂的破落娃娃。

“我不要钱……”颤颤抖抖的声音,他也不过是个刚到二五的年轻人。

他知道,是臣羽的失踪让她失了控,再加上前段曲家同她争芽芽的事情,他已经极力在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可一切到底都避犹不及,它们还是发生了。

可是她说,附大二院,还有这个boss……也就是说臣羽他已经出现并且回来,而且裴淼心现在就在去见他的路上了。

裴淼心说着,情绪都有些激动起来。“没有。”裴淼心摇了摇头,

“我爸妈那边,能暂时先不说吗?”裴淼心咬唇,这一次却赶在他生气前赶忙说道:“我的意思并不是想要隐瞒什么,而是,咱们两人现在的关系毕竟有些尴尬,他们可能没那么快能够接受,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想想再同他们说好吗?”

前一刻他才要火热的心,这一刻却被她的一句逐客令弄得生生卡在那里。

裴淼心见他久久没有反应,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有些奇怪地道:“耀阳,你还有什么话想同我说吗?”

“……那你就不需要再多找个人陪你住在这里?我的意思是,多一个人在你无聊或是寂寞的时候陪你说话,这不好吗?”

耍无赖就耍无赖吧!反正他今晚是不想走了。

“大叔!我叫你大叔!你不是比我大十岁吗?现在好多韩剧里边的女主角都这么称呼比自己大的男人,而且到了最后,这个女主角一定是会和这位大叔在一起的,所以我就叫你大叔,这个你放心,绝对没人跟你一样的。”脑中闪过这既荒唐又邪恶的念头,不过瞬间,他立刻制止住自己,不要再去想了,该放下的一切,总归,是要放下的。

刚刚走到走廊,一抹身影正好从卧室里出来。

手臂一紧,身体猛的向前一倾,也不过是瞬间,她的眼前一黑,等感觉到他拽在她臂上坚实的力道时,她的双唇已经被他用力一压,紧接着便是辗转不停的凶猛的吻。

裴淼心的双腿开始发软,头也开始目眩神迷。

他闭了闭眼睛,说:“你在哪里?”

kity胆战心惊地抬眸望了一眼裴淼心,“可是……我是michelle的助理,而且我手上也有报告没有做完……”

裴淼心走上前,弯唇,“曲太太,好久不见。”

裴淼心好一阵吃惊:“东西都要洒了,你……”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他在她头顶喃喃自语。

光是这样的想法已经快要让他整个人燃烧沸腾起来了,可是看着她,此刻正专心致志地打开所有的饭盒准备吃饭的小女人,她怎么……就半点反应都没有?

她难道不明白一个男人的克制和渴望吗?

他让她有什么不明白的直接去找年婷……她想着心头就有些堵,赌气般觉得,她才不会去找什么年婷。夏芷柔不依,慌忙用手擦着自己的小脸,“没有!我没哭!我、我就是胃太疼了……”

热血沸腾,从疯狂被碾压的双唇一直到白长的脖颈和因剧烈呼吸而疯狂起伏的雪白山头。

她在欲望里起起浮浮,两只纤细的小手死死抓住身下的床单,抓得床单全都褶皱起来。

她的身体如水蛇一般向上轻耸的瞬间,还是听到他俯低在自己耳畔:“没有,我没有碰她,你才是我的女人……”

“你觉得这现实吗?你觉得就我们俩,还有戏吗?”

怒到极致痛到极致,心口反而有了一丝麻木。

听她说,她只是因为生气想要报复,所以才假装不再在意。

“……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孩子?”

她越说越狠,他的心仿佛被人狠狠揪紧,崩溃到极致的时候,用力一把,恶狠狠咬上她的唇——

从公司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外头的雨势已经见停,叼着根雪茄的年轻男人正背靠在一辆银灰色的跑车前头,边翻看手上的人事档案边头也不抬的询问:“你是a大设计学院毕业的,怎么会跑来做卖珠宝这种事情?”

“你……”

“问这个干什么?”

他称那个他和夏芷柔的地方为“家”,那自己这地儿,对于他来说顶多就是个客栈、情人窝罢了。

可是现在的境况到底是要怎样?

收拾完了东西又进浴室洗漱,这一番折腾以后,裴淼心也没管还在客厅里的男人正干什么,转身绕到自己的卧室掀开被子就躺了下去。

她要他送她回家,在小家附近的商场前停下来,她侧头说:“你等着,我下去买点东西!”

另外一边,曲母显然并不想让这件事情平安度过,只是冷着声又重复了一遍,“我再问你一句,你想要陈述的究竟是什么事实?那些记者喜欢无中生有,你们也是一样的人吗?我总以为今天能到这里来参加梁老太太寿宴的人,至少都是有身份有地位,懂那么点礼数的人。可是二位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了,我们家老二是刚离世不久,可这也不是你们故意重伤我儿媳妇的理由!”

曲市长一派威严地走到所有人的前边,也拉起裴淼心的手道:“外面那些不实的谣言是什么人传出,又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我们家都已经不想再做追究。可是,今天,曲某也想向各位澄清,不要以为我儿臣羽过世以后,老二媳妇搬出去住便不算是咱们家的人。”

裴淼心说得动情动景,娇俏可人的模样看得曲耀阳心底一动,忍不住捉住她两只小手,倾身上前就是一吻。

裴淼心下意识地躲开,“没有,我只是想起一些从前的事情,但其实你一点都不需要知道,因为那些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了。”

而这大半年的时间里面,她们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

裴淼心深呼吸几下,待稳住心神,还是侧过脸来对他,“你爱信不信!”

几乎是在下意识里,她迅速明白过来那道背对着她的身影是曲耀阳——某些年岁里,她还是那样熟悉过他的身影。

裴淼心捂住双唇久久没有回应,那一刻,却像是哭尽了这世上所有的伤心难过。

不可否认,那女孩活泼开朗爱笑爱动的性情,确实多多少少像极了多年前的裴淼心。

进屋的时候聂皖瑜也在门边,似是在楼上听到动静,所以穿着睡衣也奔下了楼来。

尤嘉轩笑而不语,回身去揽了揽曲婉婉的腰道:“好了,皖瑜也没有什么恶意,再说了,北京不是她的地盘么?她来接我们也是好意,你别跟她过不去,听话。”

“今天这饭局是你主动要过来的,还是谁逼你的?”曲耀阳的眼里现在只得裴淼心一个人。

胸口越来越痛,越痛便越抓不住方向盘,就连头也开始有了些发晕的迹象。

他醒来的时候,紧张如年婷,颤颤抖抖地总以为他会挥手打她,他的眼睛却怔怔被床单上的一点红印得刺目——那夜是她的初夜,就算是不愿,他也得把这女人的一切负起责任。他照顾她,在国外留学的日子里也一直只跟她一个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