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平台

在下本无良-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089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3章:鼎铛玉石

在下本无良 10893

“芳华小姐!”二人连忙一礼,“多谢你相救!”

    “我不喜,厨子一直是不放的。”谢云澜道。

    “好了,蜜饯也不能吃太多,吃一半就行了。吃多了腻得慌,下次你该不想吃了。”谢云澜见她一直闷头吃,碟子里的蜜饯下去了一半,

他伸手挑开了帘幕。

谢芳华在落梅居闭门不出,已经喝了七日的汤药,这一日,秦铮休课,闲在府中。

“当年,他是与我一起,从京城地界进入的无名山队伍,言宸则是在临近边境地界,这很能说明问题。”谢芳华道,“轻歌定然不是北齐人。”

谢芳华闻言道,“这是昨日发生的事儿”

她上有三个兄长,奈何姊妹只她一人。

卢雪莹一愣,没想到秦浩突然翻脸,他不是看着这些婢女惊艳吗,有点儿心思吗否则刚刚也不会在她说让他们抬头时看那一眼了。可是为什么变脸

卢雪莹骨子里是个强硬的女子,可是在床笫之欢上,他即便再强硬,也不及男人。尤其是不及秦浩这样惯于会玩到变态地步的男人。

3号了,亲爱的们,爬到大婚前夕了,有票么有票么你们懂哒~nn~ ~ 现代永久免费新文今天十点更新第二章,别忘记等更新哦。么么哒

“他可带来了那个婢女?”皇帝问。

英亲王不答话,其他人自然也不搭话。

“就在九年前,我爷爷寿辰的时候,燕小侯爷和人打了一架,被打得见了血,爷爷寿辰见血,实属不吉利,这种事情,自然不能宣扬,我正巧碰到,帮助他包扎了伤口,隐瞒了下来,不想从此以后我就得了怪病,这不是应了血光之灾吗?”谢芳华声音不高不低解释。

这天下间,没有谁能阻挡他和她相爱,哪怕天地九泉。

金燕心下气闷,一直盯着前方的大火,盯着盯着,她忽然眼睛一亮,须臾,不敢置信地看着前方,喃喃道,“莫不是我眼花了?怎么看到了表哥?”

谢云澜不看他,继续看着前方道,“皇后怒闯金殿,以死相逼,右相从中求情,最后被废黜皇子身份,贬到漠北无名山。恰逢无名山被毁,他趁机落脚在了漠北军营。”谢云澜又道,“两国边境多年未起纷争,今年除夕之夜却是大动干戈。但不说起因如何,只说结果,就是四皇子一己之身,平息了两国边境纷乱,立下了大功,皇上恢复其四皇子身份,应诏回京。”

...官道上积水颇深,大雨噼里啪啦地打在车顶上,发出连串的响声。

孙卓立即走向马车,看向车夫被刺入胸口的匕首,面色一变,颤抖着挑开车帘,看到里面被匕首插兄已经断了气的孙太医,大叫一声“祖父”,刚要上前去抱他,想起谢芳华的话来,又顿住手,“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起来。

谢芳华点点头,转身往回走。

“给我开门!”秦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秦铮只能跟进了屋,又道,“下棋吧!”

“待我很好!”秦浩道。

&n

“她就是听音姑娘吗?”一个陌生的少年好奇地打量谢芳华。

林七摇头,“还没有,都准备好了,正要做。”

谢芳华脚步一顿。

“我说她这是小产了。”谢芳华道。

谢芳华想起秦铮,心下一暖,“我送您回去。”

想必紫荆苑几乎翻塌了天,落梅居甚是安宁静谧。

谢芳华来到床前,看了一眼秦倾,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放到他嘴边,“吃下。”

只见秦倾抱着胳膊躺在床上,疼得打滚,脸色白得跟纸一样。

谢芳华想着秦倾的那间房间竟然也进去了毒蝎子,她看着被她杀死的两只毒蝎子,想着这种剧毒的毒蝎子,一般大夫怕是解不了毒。而且毒顺着血液走动得奇快。不消两盏茶就会到心脉。只要毒到心脉,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了。大夫来不了那么快。她看向秦铮,“救他吗?”

“这可怎么办?”程铭声音急了,“快,快叫大夫!这里怎么会有毒蝎子?”

“是!”飞雁连忙扛上包裹,迫不及待地向外走去。

谢芳华自然明白秦铮是故意这般对待秦倾,也好解除程铭对他身份猜疑的疑惑。如今这样一来,将自己归结为江湖人,程铭自然也就打消疑虑了。

“你威胁我?”秦倾竖起眉头。

谢芳华扫了一圈哭成一片的姑子,正如金燕所说,十多个人,又扫了一眼废墟,问道,“这房屋是什么时候榻的?”

谢芳华点头。

大长公主想了想,后怕地说,“我们幸好早一步下了山,这若是我们也在山顶上?会有什么后果你们两个可想过?都先坐下。”

“大姑姑,咱们刚出了丽云庵,丽云庵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总要有人去看看。更何况,府衙官兵既然去了人,到底是天灾,还是**,都会弄清楚。毕竟我们刚出丽云庵,若是**,也脱不了干系。”谢芳华道,“您放心吧。有云澜哥哥陪我带着人去,不会出事儿。”

谢芳华点点头,恭敬地请孟棋坐下。

小泉子想着皇上果然发火了,大气也不敢出,立在门边,为这两位大人祈祷。

郑孝扬无奈,“一起去就一起去,反正我有未来的岳母和未婚妻罩着,大不了,搬救兵。”

“所以说

小泉子也惊了一把,没想到小王妃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可是皇上真一点儿消息也没得到。他连忙应了一声,就要跑出去。

英亲王妃扒拉开小泉子,冲进去后,几步走到秦钰桌前,对伏在玉案上的秦钰气喘吁吁地问,“华丫头怀孕,你是不是也瞒着我了?”

“回小王爷,是我。”那个领秦铮和谢芳华进来的将士道。

谢芳华伸手捏起韩述身上的衣衫,对秦钰道,“韩大人昨日夜里,应该是起来打开了窗子。”

“侯爷确定真没动静?”谢芳华回头看永康侯,“一点儿的动静都没有?”

“那好吧!”谢芳华放下筷子,“我们走吧!”

“谢氏米粮很缺钱吗?”谢芳华偏头看着他,径自天真地道,“天下谁人家的人都可以说缺钱,谢氏米粮若是说出去缺钱,你就不怕被人笑话?两顿鱼而已,怎么就能吃光你的银子?云澜哥哥,别告诉我你是守财奴小气的很。”

“另外,没有

“你们也累了,下去歇着吧!我真的要睡一觉。”谢芳华吩咐完了,便摆摆手。

十八人齐齐退了下去。

因为谢氏暗探秘密的丝网太大,足足交接了两个时辰。

谢芳华点点头,“说不准。”

“进来!”秦钰声音传来。

秦铮看了他一眼,目光定在他身上,猛地顿住,眼神顿时凌厉了几分。

“你以为不打草,蛇就不惊”秦铮挑眉。

谢芳华看着他,本来以为二人有多少话要谈,如今就这么完事儿了

“那辆碾碎了情人花的车。”秦铮说。

谢芳华摇头,“娘,不用把脉,我的身子我知道,回头我开一副药,吃下养着就好了。”话落,她道,“太医看不了我的诊,还是我自己来吧。”

内室的门紧紧地关着,她们在内室说话的声音小,外面隔着几间屋子和画堂,若是规矩地守在门口,应是听不见。

春兰应了一声,连忙扶住谢芳华。

不过无人敢问。

英亲王妃怒道,“西山军营也就罢了,堂堂英亲王府,竟然也有人对婢女下了虫盅之术,惨死在我门外。”话落,她道,“去请王爷立即回府。”

英亲王府高门大院,仆从众多,足足点了一炷香的时间,喜顺从将名册点完,交还给英亲王妃,“回王妃,人都在,除了已经死了的翠荷,以及跟随王爷和大公子的随从外,都到齐了。”

“是。”侍画垂首,见谢芳华不再吩咐,立即去了。

谢芳华笑着跟在他身后,一起出了宫。

秦钰和谢芳华翻身上马,一行人出了宫,向城门而去。

二人一起向忠勇侯府走去。

金燕顿时笑开了颜色,拿起一对十足金的玲珑孔雀簪环来,左看右看后,对谢芳华问,“这个漂亮吗?”

言下之意,若是你喜欢,你就要。

金燕羡慕的情绪顿时消散,脸色明媚得如牡丹绽开,立即抓住机会揪着秦铮确认,“铮表哥,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可真的放开手买了啊!”

掌柜的又拿出房四宝,金燕显然对这些不感冒,谢芳华看中了一方砚台,偏头问秦铮,“这是蓝溪林海的玉砚,你要不要?”

挑罢后,金燕看着一堆东西感叹,“我今日可是赚了,不花自己的银子,却买了这么多好东西。”

    谢芳华几步便来到了谢云澜面前,伸手去摸他,眼圈发红,声音轻颤,“云澜哥哥,你这是在干什么?怎么……怎么这副样子……怪吓人的……”

    “我不会有事儿!你出去等着我,我一会儿就好。”谢云澜哑着嗓子道。

    赵柯颔首,“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公子的病,一旦发作,只需要一碗女子的血就好。可是公子自从三年前实在厌恶了女子的血,便再不沾碰。本来这些年由在下施针,压制住了。可是不知道为何,自从公子接了您来,见了您之后,他体内的恶气便抑制不住爆发了。大约是因为压制三年的原因,所以,这次来势汹汹。我施针也压制不住。公子又倔强执拗,执意不用您的血,也不让我去外面找女子的血来。所以,如今公子昏过去了,我不能看着公子有救而不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