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平台

在下本无良-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089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0章:后顾之忧

在下本无良 10893

管家离开后,书房再度安静下来。

秦浩快步跟着已经踹开门的崔意芝进了书房。

“是!”那人应声,退了下去。

谢云澜眸光亮了亮,“你这是分而化之!化整为零?”

今日的谢芳华比往日动情,因为情动,她紧紧地抱住秦铮,软软绵绵地偎着他,将她自己悉数交给他。

谢芳华闻言道,“这是昨日发生的事儿”

“也就是说,这是秦铮所为了秦铮如今在荥阳城”谢芳华道。

又怎么不知道他外面养了个外室,还生了一个儿子

“燕小侯爷不说,说要见到皇上再说。”公公看了一眼永康侯道。

谢芳华想着多日不见,皇上没因为四皇子秦钰回京被暗杀,百多年的古桥被炸毁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焦躁心烦震怒,反而如此和悦,心情看起来不错,让她想着天子到底是天子,帝王有着八风不动的本事。当然,除了秦铮能将他气得跳脚掀桌子外,恐怕还没什么大事儿能让他震怒,想起秦铮,便想起了老夫人的话。她收敛心思,淡淡道,“皇上说得是不错,到底同姓一个谢,是一个祖宗繁衍下来的子孙。寻常看着疏远,一旦有事情,还是要靠一家人。不止是谢氏,秦氏也是这样。我听说裕谦王和两位公子快要进京了,带了许多的寿礼,裕谦王虽然远在岭南,多少年不见皇上,但是兄弟情分可没忘了。”

英亲王见皇帝不语,看着谢芳华,平和地问,“华丫头,秦铮那臭小子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实在忍不住,板起她的头,低头对着他朝思暮想的温软唇瓣吻了下去。

郑孝扬这次彻底的清醒了,顿时不干了,嚷道,“喂,秦铮,你的良心真是被狗吃了。小爷差点儿以为你们死了自杀啊,你们没死,怎么那么半天没声没息的不吱一声?”

她面色一沉,刚要催动功力,在她旁边的谢云澜忽然挥手,顷刻间,一股大力打了回去。

玉灼面色大变,“这是孙太医?他被人杀了?”

谢芳华还没说话,城门方向一阵马蹄声踏踏而来,马蹄声急促,似有好多人。

谢芳华看着他,那日他说从小到大他就没喝过药,这回就能试出真假了。

秦铮拥着她,深吸一口气,又深吸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气息极其不规律。

他一眼,蹲下身看熬着的药。

秦浩闻言沉默不语,脸色有些难看。

秦铮又“嗯”了一声。

燕亭顿时干干一笑,回头对三人道,“看见了吧!我说的没错吧!什么主子找什么样的婢女,这个听音姑娘脾气可大着呢,跟秦铮兄一个样,眼睛在天上,想理谁就理谁,想不理谁就不理谁。”

除了三皇子、五皇子外,皇帝还有三位小皇子,分别是八皇子,十一皇子,十三皇子。八皇子刚刚十四岁,十一皇子和十三皇子分别十岁和七岁。

秦铮轻哼一声,“你以为人人都如你一样,见个女人就喜欢?”

“呀,那是小白狐!”秦倾忽然转过身,惊喜地喊了一声。

英亲王妃冷哼一声,也懒得再骂她。

三人吓得身子一软。秦倾是跟着他们出来的,若是他出了事儿,死在这里。那么他们也脱不开干系。闻言齐齐让开了床前。

程铭伸手指着秦铮和谢芳华,“你……你们……”

“等等!”秦铮拦下她,对她道,“你明明知道有人要对我不利,偏偏我来了没将白莲草的事情知会与我。为了将功补过。你就辛苦一趟,跟着飞雁去一趟杀手门救人吧!”

秦铮一言不发地带着谢芳华离开。

那一群姑子立即扑上去,哭成一片。

金燕见谢芳华都这样说了,虽然不甘心这事儿不查下去就这样回府,但还是依言去收拾了。

不多时,侍画、侍墨匆匆回来,脸色发白,“小姐,是丽云庵。”

金燕一噎,看向谢芳华,“芳华妹妹!”

小泉子哀求地表情看着秦钰。

李沐清瞥了他一眼,“虽然是黄金打造的椅子,但是夜夜坐到三更。你觉得皇上真好?”

“说不准。”李沐清道。

“进来!”秦钰声音有些沉,听声音显然是心情不好。

不知如今状况如何?

秦钰一怔,“我看他这般死去的面相,和卢艺没有不同。怎么会不是虫盅之术?那他是如何死的?”

“他是死于金针刺中了后背心的穴道,一针刺穿了心。”谢芳华道。

谢芳华淡淡道,“军营的殿舍房屋构造都极其的结实,若不是大的动静,一个人下床,打开窗子,这种细微的声音,隔壁若是不特别注意,凝神静听,还是很难听见的。”

“因为他和衣而睡,里衣上的褶皱不全是睡觉压的,而是淋了雨。因为昨夜下的雨大,他不曾踏出房门,否则,就不会仅仅是沾了些雨,染了些潮气了。我猜测,他半夜应该是打开过窗子,时间不太长,风夹着雨顺着窗子吹进来,他身上穿的上好的锦衣沾了些雨气水汽,染了湿潮,才是如今这皱皱巴巴的样子,尤其是衣服摸着手感发涩。”谢芳华道。

“他为

谢芳华虽然睡着,但是凭借她在无名山多年的练就的本事,自然是没睡得极熟。她能调整呼吸,任谁也看不出她其实心里是略微清醒的。

谢芳华立即趴在了他的背上。

谢芳华坐在床上,踢了鞋子,立即扯过被子,钻进被窝里躺下,露出两只眼睛看着谢云澜,“谢谢云澜哥哥,还是床舒服。”

“是。”月落看向那十八人,只见人人面上罩着面纱,他点了点头,“皇上放心,属下定不遗余力,护他们周全,若是有人出手,定合力击杀,不予放过。”

秦铮冷哼一声,回头看向谢芳华,“回去收拾你。”

秦钰摇摇头,“就算如今我脱下来给你,你还要”

“你以为不打草,蛇就不惊”秦铮挑眉。

“去敲门。”秦铮对外面吩咐了一声。

秦铮看了管家一眼,慢悠悠地说道,“我听说,右相府的车轱辘碾碎了情人花”

“什么车”右相询问。

谢芳华被他拉上车,他动作极快地落下了帘幕,车夫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右相府。

英亲王妃抿唇,想了片刻,点点头,“她是我的陪嫁丫头,进府后,嫁给了王爷身边的喜顺。王爷和我信任他们夫妻。否则也不会什么事儿都交给他们了。”

“王妃。”翠荷来到门口。

英亲王妃偏头看向谢芳华。

春兰说不出话来。

立即有府中的侍卫从暗处现身。

“春兰,去取府中所有人的名册,我要点人。”英亲王妃又吩咐。

英亲王妃点点头,将名册递给他,“你去点名,看看府中的所有人,都到齐了吗”

顺着那一百三十二名北齐暗卫死士的线索,如一百三十二根绳,一步步一点点地深入摸起。

“是,小王妃,奴才一定乖乖的听您和小王爷的话。”小橙子立即激灵地表态。

谢芳华笑了笑,不置可否。

她的声音虽小,虽然对谢芳华附耳,但是却瞒不过耳目聪透的秦铮。

    春花和秋月看着谢芳华出来,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谢芳华一怔,怀疑地看着他,“这么简单?”

    虽然如今在谢云澜体内冲撞的气息显然比秦钰对她施咒的那一根线粗。但隐隐的,让她却觉得,性质怕是一样的。

五人似乎并不是被秦铮强迫而来,面上都挂着笑意,她给五人见礼,五人给她还礼。

谢芳华站在冷风中,梅花落在她头上身上,她轻轻打了寒颤,驱散了几分莫有的情绪。

谢芳华收了笑意,抱着篮子进了屋。

屋。

“还没有。”侍画摇头。

两名太医似乎束手无策的样子。

右相皱眉,“哭什么哭我看该出去的人是你。你这样子,打扰诊治。”话落,他隐着怒气说,“清儿,先扶你娘出去。”

“就是不能了”李如碧追着问。

谢芳华一时没说话。

金燕露出果然的情绪,又盯着她,“荥阳郑氏是不是背后做了什么事儿,威胁南秦江山”

玉案瞬间被砸碎了一角。

谢芳华心中升起一丝苍凉叹惋,秦钰的心里怕是现在真的极其不好受吧!可是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真的是由不得自己,全凭心。

“既然如此,我也陪你进宫。”谢林溪道。

“怕什么笑话”谢云澜道,“百姓们不知道这其中阴险关联,可是满朝文武焉能不知道谁爱笑话谁笑话。若是让你自己进宫,我也不放心。”

谢墨含无奈,“既然如此,只能这样了,皇宫又是重地,而这事情又不能抗旨,时间又太紧迫了。”话落,他低声道,“稍后你随太子进宫,我暗中去找秦铮。”

谢芳华点点头,“嗯,想好了。”

不多时,谢芳华穿戴妥当了,回转身,见他也已经打理好,往日鲜衣华服,凭地有一股张扬。今日月白织锦,致尊贵。她咳嗽了一声,移开眼睛,见他没打有出去的打算,则绕过他向外走去。

谢芳华眉目动了动,又问,“休沐之后,还是要去西山大营?”

秦铮“嗯”了一声,“兰姨,抬一桶

谢芳华伸手拽住他衣袖,“你给我画。”

谢芳华睁开眼睛,看着镜中明丽如水,清艳绝伦的自己,愣了一下,心下暗叹,有的人太过聪明,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秦铮就是这种太聪明的人。

侍画见她打定主意要坐在这里,只能去了。

谢芳华直到累得手指头都抬不起来时,秦铮才放过她,拥着她睡去。

秦铮蹙眉。

秦铮没言语,眼睛盯着自己按在谢芳华手腕上的手。

他和她的孩子?

再多的深情似海,似乎也不及这一场大婚她对他的信任和托付

谢芳华一怔,感觉红盖头处落下一片阴影。她微微抬头,忽然感觉额头处的红盖头湿了一小片。她心下一紧,顿时惊得呆住了。

秦铮慢慢地抬起头,抱着谢芳华继续向喜堂走去。

今日朝中也来了不少朝臣,以左右相为首,六部尚书,翰林院御史台,几乎都来了。

毕竟,忠勇侯和谢墨含打破了古来惯例,前来男方家观礼,如今这是等于两家合办了大婚之礼。一旦一对新人拜完堂后,两家联手,流水宴就会摆上个七日。

她看了一会儿,啧啧了两声,有些吃味,“嫂子,你长得也太漂亮了这样穿着嫁衣更漂亮的不像话。若是让人都看了你,以后这南秦京城的女子还有人娶吗?”

有月票来铺床么……nn~ ~ ...我是萌萌哒的存稿君,某个女人去参加年会了,这是第一天的存稿,关小黑屋无数天后,终于将我给放了出来,大笑三声,左扭扭,右扭扭,腰摆摆,腿弹弹,某个女人说了,让我不要太得意,若是我这么萌都没有人给月票的话,就不要我了……/(tot)/~ ~ ------题外话------

“听说你抓了初迟?”秦钰见谢芳华不语,笑着问他。

春花、秋月各自撑了伞跟在谢芳华身后。

秦铮更是气笑,又重新地拽过她的手,让她看着他,恼怒克制地道,“你可真是有气死我的本事,那三箭看来不是我落下了心结,而是你落下了心结,致使你从此后半点儿也不信任我了。”

谢芳华眼眶发红地地看着他,“你对我的心是没变过,你要的根本就不是我,是那个养在深闺只知风月不知乾坤的谢芳华……”

谢芳华盯着他,“那你告诉我,前世那几年,我陪云澜哥哥待在寻水涧,你在做什么”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因那三箭,之后,你关于我的记忆竟然慢慢苏醒。”秦铮低声道,“好的,坏的,悉数涌来,让我一时无所适从。”

秦铮静静地抱住她,“前一世,英亲王府的秦铮,只不过是被宠坏的小王爷,被皇祖父和皇祖母悉心教导,守护南秦江山为己任,父王当初因为体残无力继承南秦江山,皇祖母一直引以为憾。她怎么会甘心将江山给皇叔甚至给皇叔的儿子她真正要培养的是我,拨庶正嫡,她要我有朝一日,承袭江山帝业。”

看着她,他的怒火就怎么也遏制不住。

“你最后在哪里见到的他?”永康侯又问。

“你今日来这里,不就是想弄清楚燕亭离开的事情始末,想知道我对他说了什么,而他又对我说了什么吗?好,我就原原本本地告诉你。”谢芳华看着永康侯,声音沉静且清冷,陈述道,“你儿子九年前见了我,对我有意,一直念念不忘。而我九年里却是将他忘得一干二净,对他半点儿意思没有。你们永康侯府的门庭是高贵,在你的眼里,你儿子是好得天下独一份,但是在我眼里,永康侯府的门庭骑马追个万里也赶不上忠勇侯府的门楣。而他不过就是永康侯府的小侯爷而已,若不是跟我哥哥有交情,那就是分不值的一个人。”

永康侯闻言僵硬的面色再次沉聚上怒意,额头青筋跳了跳,死死地看着谢芳华。

谢墨含看着她,抿了抿唇,目光从她的脸上,落在她手中晃动的茶杯上,“而其他人,程铭、宋方、郑译、王芜等人昨日都在各自家里过年,并不知晓燕亭离开的事情。都是今日才知。秦倾在宫里,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就算有心,也是无力。剩下的人里,唯独一个李沐清。但是依着右相府中庸的门风,以及李沐清的聪明,他才不会去染手永康侯府邸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儿。”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不得不说,她的哥哥是聪明的,而且太过聪明。

谢芳华看着谢墨含走进暖阁,自己也站起身,走到画堂西角不远处的书橱上拿了一本书翻看。

侍书快步走了出去。

“臭小子!就算你爹想别的女人,你也不能说出来!你让娘的脸面往哪里搁?”英亲王妃虽然骂了秦铮一句,听起来像是恼人的话,脸上却无半丝恼意,也没真的想教训儿子。见英亲王脸色青了青,她也不理会,转过身,拉着谢芳华往里面走,边走边道,“这个时节,尤其是一早一晚,风最是生冷,快进去,铮儿说得对,你身子骨差,禁不得这样的冷风……”

英亲王妃想起早先那亲眼所见的一幕便有些后怕,听闻是谢氏长房,脸色蓦地沉了下来。

谢芳华见哥哥看来,想了一下,缓缓开口,“这件事情既然不止是谢氏长房自己要害我,那么,既然还牵扯了别人,就要彻底地查清楚。”话落,她看着皇上道,“皇上,没查清楚之前,不能只凭一个王财就做定论。不管是谢氏族里用族规,还是交由皇上处置,我觉得都要先查个水落石出,再做处置。”

皇帝对忠勇侯府忌惮,对谢氏忌惮,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想要除去忠勇侯府的心,这京中多少人都心里明镜一般。秦铮身为英亲王府嫡子,且脑子好使得狠,怎么能不知?

不多时,吴权带着那死士回来,对皇帝禀告,“除了早先铮二公子的人早先拿到的那个墨珠和第二个脚趾皮层里印着一束柳条的花纹外,老奴再没什么发现。与一般死士别无二样。”

秦铮见他这回不再检查要人,痛快地点头,对外面喊了一声。

------题外话------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阿弥陀佛。”燕岚双掌合十。

谢芳华又对燕岚伸出手,“我也给你把把脉吧。”

谢芳华慢慢地点

“不用拦太久,只要拦到秦钰登基就行。”谢芳华道。

谢芳华道,“我如今不想见到他。”

谢芳华挑眉。

拦截在玉辇队伍前的两顶宫中的轿子被人挪开,仪仗队打头,向宫里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